《爱你只有风知道》最新章节列表精彩免费阅读

分类:现代言情 发表时间:2021-02-23 17:28:37
爱你只有风知道
黑糖味
已完结 | 现代言情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全文>

这个作者黑糖味的其他文据说也挺好看,但我还没开始所以不做评价。但是由爱你只有风知道这本书来看,黑糖味写的其他书应该也不会差,是一本写作风格已经很成熟的书。

精彩章节试看:

  说这大言不惭的话的人,是一个黄毛。

  他生了一双鹰眼,细细长长,很有魄力,镶嵌在他的笑脸上,显得有些突兀。

  奕焕没有接话,不知是怕他,还是他也有撮合我跟黄毛的意思。

  “对了,奕焕,忘了告诉你,我谈恋爱了,改天带你见见未来姐夫。”

  “啊?”奕焕听到这个消息,遗憾多过喜悦。

  “怎么了?不替姐姐开心吗?”

  “当然不是……”奕焕说话时,抬头看了眼黄毛。

  黄毛的笑容敛去,面无表情。

  黄毛的神色引起了我的注意,又多看了他一眼,鹰眼配冰山脸倒是英气十足。

  光头在一旁略显尴尬地摸了摸头,露出两个小虎牙,提议道:“奕焕姐还没吃饭吧,我们去外面吃点好的。”

  “好啊,我请客。”

  路上,奕焕和我介绍,光头叫齐漆,黄毛叫尚辰溪。

  尚辰溪这个名字,我觉得有些耳熟,只不过怎么想也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

  或许是太像言情小说里的男主名字了,我也就没往心里去。

  餐厅,是奕焕选的,实惠平价。

  我知道奕焕在替我省钱……

  当年,我初中毕业,等到上高中时,为了让奕焕念上书,我辍了学外出打工。

  没有学历,年纪又小,带着爷爷吃亏上当是福的天真思想就出来混社会。结果,钱没赚到,还被黑心老板骗了个精光。

  眼看奕焕快开学了,他的学费仍旧没有着落,每天晚上都会躲在被子抽泣,恨这怨那。再后来,我堕落了,一心想赚快钱。

  经人介绍,我去了酒吧。时间过去太久,酒吧的名字已经不记得了,但我对和沈可晟初见的画面倒是记忆犹新,恍如昨日。

  “都站好了。”

  青涩的我被要求换上了兔子制服,听着酒吧老板的安排,老老实实地和几个女孩子站成一排。

  包厢里烟雾缭绕,沙发上坐着几个男人,大都喝得醉晕晕的,脸颊微红,眯着眼扫视我们。

  当时的沈可晟已经小有名气,我一眼认出了他,当然,其他女孩子又怎会认不出他?

  她们在接头交耳讨论沈可晟的八卦,而我却一动不敢动,生怕没老板选得上我。

  那几个男人挑走了几个女孩子,搂着她们出了包厢,只剩一个老板模样的人和沈可晟没有选人。

  而我们还剩三个女孩子。

  我很担心会落选,急得眼睛都红了。

  一个老板模样的人又选走了一个女孩子,搂着那女孩走出门口,停顿了脚步,回头问靠在角落里的沈可晟,“可晟,你不挑一个?”

  沈可晟摇了摇头,继续喝他的酒。

  那人见此也没有劝沈可晟,搂着怀里的佳人走了。

  酒吧老板冲我剩下的女孩子挥挥手,让我们离开。

  我登时控制不住情绪,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嚎啕大哭。

  酒吧老板丝毫不关心我为何会哭,而是嫌我吵到了客人,一脚就踢了过来,冲我怒骂,“哭什么哭?你爹妈死了?真是晦气。”

  酒吧老板又要踢第二脚时,一个磁性的声音传来,“就她了。”

  酒吧老板一愣,赶紧扶起我,态度也是一百八十度转变,说话变得客客气气,甚至和老父亲一样哄着我,“别哭啦,刚才都是老板我不好。”

  我哪敢不给酒吧老板面子再哭下去,赶忙顶着一张挂着鼻涕眼泪的脸怯怯地走到沈可晟身边。

  沈可晟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搂着我,他只是站了起来,独自走了出去。

  酒吧老板见我没有愣在原地,他看着干着急,催促了我一声,“还愣着干嘛?快跟上去。”

  “哦哦……”

  我懵懵懂懂地跟在沈可晟身后。

  沈可晟的身影高大挺拔,在走廊璀璨的灯光照耀下,真的就像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白马王子。

  情窦初开的我,心头小鹿乱撞。

  我跟着沈可晟走进了一间情趣房。

  “你哭什么?”

  在我把门关上的那一刻,他突然问。

  “因为穷。”

  沈可晟似乎不满意这个答案,他独自进了浴室。

  我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他再出来的时候,问我,“你洗过澡了没有?”

  我弱弱地点点头。

  沈可晟躺到了床上,拍拍床,让我上去。

  青涩的我什么都不会,只是乖巧地躺在沈可晟身边。

  他穿着浴袍,可酒气和烟气仍然浓重。而我却认为,那是他的男人味。

  “你多大了?”他问我。

  “17岁。”

  话刚回答他,我就后悔了,生怕他觉得我未成年,而又让我离开,我急忙加上,“过一个月就18了。”

  “哦,好小。”

  沈可晟吐着酒气,呼到我额头上,我的心随之跳得更加厉害了,心脏仿佛随时都会飞出来一样。

  我抬头偷瞄了眼沈可晟,发现他正闭着眼,感觉像睡着了似的。

  我焦灼地望着他,真诚地说:“我不要很多的,只要三千。”

  初夜,只要三千,我觉得合情合理。

  “呵……”

  沈可晟轻笑了一声,伸手摸了摸我的脑袋,“你可真穷。”

  他闭着眼睛笑着摸我脑袋的感觉,就像邻家大哥哥,特别亲切,我紧张的心也放松了下来。

  我尝试去亲吻他,他没有拒绝的动作,我更大胆了一点。

  酒吧老板给我们看过某岛爱情动作片,让我们学习怎么取悦客人。我有认真地看,就是看得头皮有点发麻。

  看的时候,有个姐姐跟我说,男人特别喜欢女人在上面,而且还要发出撩人的娇喘,那样才能让男人舒服……

  我心一横,姿势到位。

  结果……

  真痛,皮开肉绽的那种痛,比来大姨妈还要痛的痛。

  为了钱……我忍……

  沈可晟觉得不对劲,睁开了眼眸子。

  此时的我已是脸色苍白,冷汗直流。

  “下去。”沈可晟皱着眉头命令。

  他好像被我弄疼了。

  “不好意思,你别生气,我是新手。”就如玩一种新游戏一样,我坑了他,心怀愧疚地和他道歉。

  他没有说话,而是若有所思地看着我。

  “要不,少收你五百,行不行?”

  我厚着脸皮和他商量。

  “你到底有多穷?”

  “我已经两天没吃饭了……”我觉得我这样说很有说服力。

  其实酒吧老板包伙食了,在化妆打扮的时候,我狠狠啃了三只鸡腿,吃了两碗饭。我饭量不大,吃这么多,就是担心下一餐没有着落。

  沈可晟似乎很同情我的穷困,又拍了拍床榻,对我说:“你躺下。”

精彩章节试看:

  我和他之间,就好比,一道练习题换了一种解法,变得顺利了很多。

  我醒来的时候,沈可晟已经走了。

  他给我留下了2500块。

  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沈可晟还真是个实诚的人。

  也正是有了这2500块,弈焕才没有跟我一样辍学……

  “姐,你挑个菜。”

  弈焕见我坐在一旁也不说话,递了菜单过来。

  “你们挑吧,也不知道你室友喜欢吃什么。”我又将菜单递了回去。

  奕焕干脆将菜单塞给了齐漆,齐漆笑呵呵地点起菜来。“那奕焕姐我们不客气啦!”

  而尚辰溪却一直冷着个脸注视着我,视线过于冰冷,我不自在地玩起手机。

  饭至七分饱时,奕焕想起了什么,突然问我,“姐,你知道温思吗?”

  温思,哪能不知道。

  “嗯,怎么了?”

  “她明天来我们学校做活动,宣传刚上映的那部《夜雨潇潇情殇雪》电影。”

  “对啊,奕焕姐,你明天还来学校吗?我们是学生会的,可以给你留位置,还可以带你去后台看近距离接触思思。”齐漆一听见奕焕提起温思,匆匆嘴里的菜咽下,插进话来。

  “不了,我已经过了追星的年纪。”

  而且,更何况是情敌。

  “好吧。”奕焕和齐漆听我这么说也不再勉强我。

  一顿饭下来,奕焕和齐漆陪我说说笑笑,时间也过得极快,简单别过。

  可温思去奕焕学校做活动的事一直盘踞在我脑海里,扰得我的心情不大好。

  第二日,我鬼使神差地踏进了奕焕的大学。今天的校园人格外地多,各路粉丝汇聚一地。

  “大家好,我是思思,是《夜雨潇潇情殇雪》里的风蔺雪,很高兴来到xx大学与你们见面。”

  我顺着人流往操场方向挤去,远远便听到温思在做自我介绍。

  这时,不知哪里伸出一只手来,将我往看台前方拉去。在人挤人的人海里,我的身体不受控制,当我缓过神时,人已站在前排,一个可以近距离且能清楚看见温思的地方。

  “不是说不追星吗?”

  和我说话的人,是黄毛,尚辰溪。他此刻双手环胸,微笑地注视着我。

  “呵呵,在附近办事,就进来看看,毕竟温思是国民女神嘛。”我被看得很是不自在,干笑了几声,随便找了说词来掩饰自己。

  “哦……”尚辰溪将这个字音拉得极长。

  “奕焕知道我来了吗?”

  “没,他是学生会的,在后台守着。你怕他知道你来追星了吗?”尚辰溪的目光没了昨天的冰冷,而是以一副好奇的模样审视着我。

  “尚辰溪,你和奕焕关系很好吗?”

  突然被我问起他奕焕的关系,尚辰溪的目光又重新变回冰冷。

  “很好。一直都很好。”

  很好,他强调了两遍。

  “嗯,那奕焕还麻烦你照顾一下。”

  “不用你说。”

  尚辰溪这句话语气极不好。

  我不知道他为何没来由地会生气,这或许就是传说中的代沟吧。我不喜欢热脸贴冷屁股,开始仔细地打量起台上的温思。

  其实,我对温思了解的大抵不过是网上那些资料。身高168cm,体重47kg。现场看上去还真是又高又苗条,关键的是要胸有胸有臀有臀,不像我前胸贴后背,就如沈可晟说的跟根黄豆芽似的。

  人真的是怕人比人,气死人。

  难怪沈可晟会对温思那般用心,我想论谁都会选择温思的。

  情敌看完了,我打算离去,而身边的尚辰溪不知何时不见了人影。也好,省得我和他道别。

  挤出人群,往校门口走去,一辆不显眼的吉普车停在树荫下。不显眼,却眼熟,我走近一看车牌号果然是沈可晟的。

  确认之后的一瞬间,心脏跟着一沉。

  是不是我在这待久些,还能捉到奸?

  我深呼吸了几口气,平复心情。我对前几秒自己想捉奸的想法有些哭笑不得,捉奸捉奸,我有那个资格吗?

  “你怎么在这?”

  “你怎么在这?”这一句话,可能因为是鸵鸟心理,我竟听成了沈可晟的声音,着实将自己吓了一跳。好在回头一看,是尚辰溪。

  我捋了捋发丝,掩盖住自己的失态,“没什么意思就出来了。”

  “那我送你回去。”尚辰溪还真是自来熟,居然要送我。

  “不用,我还有事要去办。”我说完这句,怕他不信,又紧接着加上,“就在这附近,很近的。你回去看温思吧。”

  “她有什么好看的。”尚辰溪嘀咕了一句,转身走向树荫下的那辆吉普车。

  他认识沈可晟?

  一个疑惑自然而然地浮现在我脑海里,只不过是虚惊一场,他最终走向的是停在吉普车另一旁的黄色跑车。

  “嘀,嘀。”

  尚辰溪坐在驾驶座上,按了两下喇叭,示意我坐上去。

  没想到奕焕还有个土豪室友,就是品味差了点,令人不敢恭维。头发染成非主流的土黄色就算了,跑车还是闷骚的亮黄……

  尚辰溪见我在原地不动,发动跑车停在了我身旁。

  “上来,我送你。”

  既然他要送,那就让他送个够。我不再推拖,上了车。刚关上车门时,他就问:“去哪?”

  “步行街。”

  “还真是近。”听到我报的地址,尚辰溪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呵呵,我刚想起客户改约了地址。”

  市区的步行街离这边郊区的校园怎么说也有两个小时的车程,尚辰溪听我这么说也没再有异议,而是平平稳稳地开起车来。

  沈可晟也有跑车,我坐过一次,他开的不是车,而是刺激。一次之后,我再也不敢坐他的车了。

  或者,准确的来说,是再也没什么机会坐他的跑车了。

  想起沈可晟,脑回路自动研究起沈可晟和温思今晚会去哪里约会……

  路上尚辰溪和我说了几次话,我心不在焉就没怎么搭理。

  “到了。”不知过了多久,尚辰溪将车停了下来。

  “谢谢。”我礼貌地道谢,准备开始我的步行街大扫荡。

  女人心情不好,自然是买,买,买了。

  这也是此刻我能想到让沈可晟不痛快的方式了。想想他和温思约会的时候接二连三地收到银行卡的提示短信的画面,就觉得非常解气。

爱你只有风知道
爱你只有风知道
已完结 | 现代言情
黑糖味
免费试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时光,许你不悔
时光,许你不悔
爆萌小妻,小叔请入怀
爆萌小妻,小叔请入怀
田园女匪:高冷王爷求庇佑
田园女匪:高冷王爷求庇佑
豪门小妻宠不够
豪门小妻宠不够
爱在那年花开时
爱在那年花开时
万象无极
万象无极
潘多拉的眼泪
潘多拉的眼泪
爆宠娇妻:大叔,你太撩
爆宠娇妻:大叔,你太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