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花道士》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分类:悬疑推理 发表时间:2021-02-23 18:00:15
探花道士
一蓑烟雨
已完结 | 悬疑推理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全文>

刚入悬疑推理坑被推荐的第一部小说,但第一时间并没有看探花道士,总觉得名字不太喜欢,但经不住大家的疯狂“看过绝对不后悔!”我就看了,看完之后发现探花道士是真绝对不会后悔系列的小说。

胎记:

连着爆了几句粗口,我的心情才平复了下来,接着问道:“可是你进来我的身体并没有告诉我你的事情,而且你也没有出去,这又是怎么回事?”

赵小若听到我的问话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过了半天才小声的说:“本来是想告诉你真相以后我就出去的,可是后来我心里却动起了歪心思,我不想死,我想报仇,所以我就留了下来,而且你的身体似乎比较特别,有一股力量在保护着你,我想出也出不去。”

听到这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人都是想活着,谁也不愿意死,这事情要是换成了我也难说,所以我没有去责备她,只是叹了一口气。

“你..你要救救我,外面的老道士很厉害,我很怕。”在黄光中瑟瑟发抖的赵小若用哀求的眼神看着我。

我这人就是心软,尤其是看不得女人在自己面前摆出可怜的样子,尤其是这赵小若直接触动了我心里面最柔弱的地方,让我忍不住就要把她搂在怀里呵护。

“你..你想要我怎么做?总不能把我的身体送给你吧?”幸好我的自制力还是很强的,这赵小若虽然说很漂亮身世又很可怜,可是让我就这么把身体送给他,自己魂飞魄散这种精虫上脑赔本买卖我可是万万做不得的。

“不,不用这样,晚上外面的那个老道士就会做法,把我逼出你的身体,我只求出去后不要被他打得魂飞魄散,我死的经过已经告诉你了,希望你好了让他给我做场法事,我只求能够魂归地府投胎转世就行。”

听到她的要求并不过分,这让我松了一口气,我点了点头,对她说:我一定帮你办到。

赵小若看我答应了,对着我微微一笑,这次的笑容不是以前我见到的那种诡异模样,而是充满感谢,又带着点小女儿神态的娇羞笑容,看的我心里面一阵激动。

“你可以抱抱我吗,我很冷。”赵小若说完这句话,就低下了头,虽然她现在是个鬼魂,没有脸红这么一说,不过我还是感觉到了她的羞意。

虽然她是个女鬼,可毕竟我们发生过关系,所以我的心忽然一软,走到她跟前蹲下,毫不犹豫的抱起了她的身子,把她搂在了怀里。

她的身体很轻很软,轻的就像只小猫一般,软软的靠在我的怀里,我根本没有胡思乱想,因为我感觉到她的身体一直在我的怀里不停的发抖,看来那些黄色的光芒真的对她的威胁很大。

我看着像蛇一般缠在她身上的黄色光芒,忍不住伸出手来去替她解开,可是那些黄光就像真正的光线一样,让我根本触摸不到。

“没用的,你就这样抱着我就很好。”赵小若偎依在我的怀里,对我轻声的说。

我忍不住又把她搂紧了一些,在心里叹息一声,唉,这是个可怜的女孩子呀。

此时屋子里面的父母把我放到桌子上,那老道士吩咐他们把我的衣服脱掉,说是为了待会做法方便。

不一会我就被父母剥的像只白皮猪一样,幸好是我昏迷着的,要不然肯定要丢死人。

那老道人随意的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我,就是这一眼却让他浑身一震,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突然快步冲到了我的身前,伸出颤抖的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胸部。

老道士这突然的举动把我父母都给下了一跳,要不是他刚才露出那不可思议的一手,父亲肯定会觉得这个老家伙的神经有些不正常,看着他像抚摸一件难得的宝贝一般抚摸着我的胸口,父亲忍不住开口问道:“道长,你这是....”

那老道人没有回答他,又是将头凑到我的胸前观察了半天,他身上邋遢的很,现在又是将手放在我赤裸的胸前,这场景怎么看都容易让人往不好的方面想,要是我醒着,铁定的会给这老家伙来上一巴掌。

那老道士观察了半天,突然抬起头,有些激动的用手指着我的胸口向父母问道:“这个东西是天生的?”

父母一看,原来那老道人指的正是我胸口处的一块胎记,我那块胎记从出生就有,是一块暗红色像拳头般大小的胎记,那胎记就在我的左胸口位置。

本来也没什么奇怪的地方,除了那快胎记的形状。

原来在我胸口的那块胎记,除了颜色是暗红色之外而且形状也是呈一个奇怪的人头模样,那个人头有着高高的发髻,鼻梁高挺,甚至下巴上的胡须都清晰可见,如果仔细看上去就如同一个老年的道士的侧脸一模一样。

父母见那老道士神情紧张,都点了点头,说:“是,是天生的,这孩子一下生就有这块胎记,以前没这么大,这胎记是跟着我家孩子一块长大的。”

那老道士听到这,神情显得更加的激动,一步窜到了父亲跟前,抓起他的手急切的问道:“快告诉我这孩子的生辰是多少?”

父亲见这老道的行为有些反常,心里只打突突,一时也忘了回答,倒是旁边的母亲开口说道:“道爷,我家孩子是农历二月十五的生辰。”

听到母亲说完,那老道士的一双手颤抖的更加厉害,就连眼眶中似乎都有泪水打转,父母看着他这幅怪异的模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吓的连大气也不敢出。

而那老道士此刻却是突然转过了身子,对着我大叫道:“太上道德天尊在上,请受弟子三荣一拜!”说着那老道士突然伏下了身子,对着桌子上的我就磕了三个头,听他那头触地的声音砰砰直响,显得极为虔诚。

太上道德天尊也就是道家的太上老君,道家三清之一,传说为神王之宗,下在紫薇,为飞仙之主,成了至尊天神,而且常常分身降世,无世不存,道家典籍中记载他生于天地之先,伏羲、女娲、老子等均是他的转世化身。

这次我父母已经完全被这老道士怪异的举动给震住了,看着他跪下给我磕头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不过幸好,那老道士磕了三个头就站了起来,看着父母紧张的样子,开口说道:“你们不用担心,这孩子跟我缘分天大,我一定会救回他的性命,不过只有一个条件,就是一定要让这孩子拜我为师,在这山上陪我三年。”

父母听他说一定会救回我的性命,都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又听他说要收我做徒弟,虽然心中奇怪,此时能救回我性命哪里还能管的了那么多,再说了这道士刚才露出来的那一手道法看着神奇的很,让我跟着学点本事也不错,他们现在已经完全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神的存在了所以对这道人很是恭敬,忙点着头答应了下来。

那老道看到父母答应了他,显的十分高兴,盯着桌子上的我又看了两眼,有些奇怪的皱起了眉头,向父母问道:“这孩子与我道家有些渊源,按说一般的冤魂厉鬼也近不了他的身子,他出事的时候可有什么怪异的地方?”

父亲想了想,紧接着摇了摇头说:“没什么怪异的地方,我们赶到的时候这孩子就像个死人一样昏迷不醒。”

“听他同学和老师说这孩子睡觉的时候是抱着一把桃木宝剑的,不过后来他们才发现那宝剑是用槐木做的。”母亲轻声说道。

“难怪,难怪,看来这孩子还是真的与我有缘,想不到我三荣到今天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徒弟,哈哈哈啥!”那老道士说完,高兴的仰天大笑几声,接着双腿盘膝,坐在了我的身前,向父母说道:“咱们就等着天黑吧,天黑了以后我就施法,保证能救回这孩子。”

父母听那老道士保证能救我,又见他刚才露了那一手本事,心想着老何家的独苗这回总算是保住了,心中大定,现在就等着天黑了。

天刚擦黑,领着我们上山的中年道人就送来了晚饭,众人吃完,那中年道人却没有回道观,看来他也是想见识见识那老道士到底要怎么救我。

父母虽然等的心焦,但是那老道士却一点也不心急,依然气定神闲的画起了纸符,直到将近凌晨时分,那老道士才站起身子,不知道在哪里摸出一把黄豆,示意父母和那个中年道人站的远一点,接着他的手一扬,将那把黄豆撒了出去。

道家秘术中有撒豆成兵这么一说,在封神演义里面燃灯道人就用过这一手绝活来帮助姜太公打败了朝歌的军队,咱们普通人都以为这是杜撰出来的传说,可是这种奇术却是真的存在,而会这一手的当然都是真正的道门高人。

那一把豆子被老道人撒了出去,并没有像平常人撒出去一样乱滚,而是围着我躺的桌子化成了一个圆圈,那些豆子整整齐齐的聚在一起,连一粒都没有乱滚出去。

已经躲在门口的父亲看到老道士露出这么一手,心里那是又惊又喜,惊得是没想到这个邋遢的老道人居然能会这种传说中的术法,喜得是他的儿子终于有救了,跟父亲站在一起的中年道人也是吃惊的把眼睛睁的大大的,他这个假道士还是第一次看到道家真正神奇的法术。

施法:

那个老道士撒出豆子,向着父母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走远一些,然后那老道人转身点了三柱香,插入身前的香坛中,接着他扯过一件崭新的道袍穿在身上,在墙上拿下一把黝黑的宝剑,那把剑通体黝黑,泛着奇异的光泽,居然看不出是什么材质,剑身两面都有七点黄色的光泽,组成一个北斗七星的形状。

这老道士穿上崭新的道袍,一把黑色宝剑拿在手里,哪里还是刚才邋遢猥琐的模样,只见他神采奕奕一下子似乎年轻了几十岁,整个人看上去有些模糊,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老道人随手拿起桌子上他刚画好的一沓符纸,把那些符纸围着刚才撒出的黄豆一张一张的摆好,黄豆围成了一个圆形,而那些符纸共有八张,摆在黄豆的外围,父亲在门口望去,见那符纸正好是一个八卦模样。

“道爷这是在干嘛?”父亲有些奇怪的向身边的中年道人问道。

“这是在布阵。”中年道人虽说不懂术法,但是毕竟也读了几年道经,一眼就看出这老道人布的是一个阵法,但是这阵法的名字和用途他却不知道。

画符和布阵,都是一个真正道士必须精通的法门,今天这老道士布的阵是一个锁魂阵,所谓锁魂阵就是锁住一切冤魂厉鬼,把他们困在阵中,避免跑掉。

只是现在这个阵却是一个死阵,因为不管什么阵法都需要一个阵眼,有阵眼,这个阵才能算是一个真正活阵。

老道人摆好符纸之后,转身在桌上拿起一把铜钱,想了想后却又放下,拿起了旁边一块黄色的圆形玉佩。

铜钱和玉都是道家经常用到的法器,而这个老道士最终舍弃铜钱,用玉做了阵眼是因为玉佩的性质相对于铜钱要温和许多,对鬼怪的杀伤力要小上许多,原因就是铜钱乃是阳间货币,不知道经过多少人手,上面阳气沾染的太足。

道家一般是驱鬼、劝鬼、镇鬼,但是不会轻易的灭鬼,因为鬼魂是人类的本源,可以投胎往生,魂飞魄散是人间最凄惨的事情,若是把一个人给直接弄得魂飞魄散是最大的杀孽,有违天和,一般都是劝鬼往生投胎转世,只有碰到真正的厉鬼恶魂,道人才下必杀手段,让他直接魂飞魄散,消除在三界五行。

老道人拿着玉佩走到了阵法的中心,也就是我躺着的桌前,把那块玉放在了我的身旁,紧接着他闭上了眼睛,嘴里不知道念叨着什么,而门口的三人看他的身形也越来越模糊,好像随时都可以随风而去一样。

只一会功夫,老道人停止了念叨,紧闭的双眼猛地睁了开来,就在他睁眼的一瞬间,整个人的气势陡然的爆发,让旁边众人不敢直视,紧接着那道人用奇快无比的速度抬起双手结成了一个手印。

那个手印极为复杂,在外人看来根本就分不清哪根手指是哪根手指,盘知错节在一起,组成了一个极为复杂和怪异的图案。

掐好手诀,那老道人口中又默念几声咒语,紧接着掐着法诀的双手向上一抬,口中大喝一声:起!

随着他的这一生大喊,门外的众人只感觉原本平静的房间中忽然挂起一阵狂风,那老道人举着手臂,站在房间里,风吹动他的衣裳,给人一种恍惚不清,又玄妙无比的感觉,好像这个普通的茅草屋瞬间自成一方天地,与俗世再无关系。

但是令他们震惊的事情还在后面,房间里的那股风只是刚起来就变的平静下来,奇怪的是这么大的风居然没有吹动地上的符纸半分,随着那老道人喝声停止,原本静静摆在我身边的那块黄色的玉佩却隐隐的发出了黄色的光泽,而整个房间的空气也变得越来越粘稠,让人连呼吸都觉得十分费力,就好像这房间是一个独立的紧闭的空间,连空气都没有办法渗入。

桌上的玉佩一开始只是发出淡淡的黄光,那些光线看上去极为温和,让人感觉十分的舒服,但是紧接着那块玉佩变的越来越明亮,直到那玉佩上的黄色光芒笼罩了整个房间。

而最为奇特的地方就是,在那玉佩黄色光芒的笼罩之下,原本静静的躺在地上的八张符纸居然像有了生命一般,缓缓的漂浮了起来,那些组成八卦图形的符纸就这样缓缓的飘到房顶,从上而下的笼罩住了整个房间,房顶的符纸和桌上的玉佩,将整个房间覆盖的再无半点死角。

房间里的奇异变化把门口的父母给看的目瞪口呆,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上,就连那个中年道人也给骇的大睁着眼睛,实在是想不到这个住在后山的奇怪老道士能有这一手神奇的本领。

那些符纸飘到了空中,这个锁魂阵也算完成了,而那老道士在桌上玉佩发出的黄光中身形飘忽,有如仙人一样。

这么一个大阵结成他的脸上居然看不出半点疲惫之色,双眼神采奕奕,神情平静,似乎这么一个锁魂阵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个小儿科而已。

那老道人这时又拿出一张符纸,只是这张符纸不像漂浮在空中的符纸一样,而是一张干净的没有作画的普通黄纸。

老道把黄纸放在桌上,用嘴咬破了右手食指,那指头上流出鲜红的血液,紧接着道人就用指头上的鲜血在黄纸上画起了符。

父母和中年道人根本看不出他画的是什么符,不过看着老道士眉头紧锁,一脸慎重的样子,知道这道符肯定重要无比。

画好符纸,老道等它风干,让后拿起那张用他血液化成的符纸贴在了我的胸口上,紧接着他右手持剑,左手掐诀,脚下迈着奇怪的步伐围着我躺的桌子开始一圈一圈的走了起来。

说走似乎不太贴切,因为现在老道人的步伐就好像喝醉了酒的人在跳舞一样,身子东倒西歪,但是脚下却很稳,而且随着走动,他的口中不停的念着咒语,至于念叨的什么,门口的父母和中年道人根本听不懂,在围着我走的过程中,老道人的右手平举宝剑,左手也抬到胸前,五指指交叉重叠,不停的变换着各种形态。

老道士围着我越走越快,到最后只能看到一团模糊的身影,就在门口的父亲就要看的眼花缭乱的时候,那老道人却猛地停住了身子,直直的站到了我的身前,右手向前一伸,又快速的收回,和左手紧紧的贴在一块,那原本被他拿在右手的黑色宝剑就像脱离了重力一般悬浮在我身体之上。

紧接着他伸出两只手,十指交叉做了一个法诀,空中大喝一声:出!随着喝声,两手也指向了我的胸前,此时的老道眉头紧皱,脸上神情凝重,似乎做法到了最为紧要的关头,看到这个情形,门口的三个人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出,只是紧紧的盯着房间里面的变化。

接下来奇怪的事情随着老道的喝声也紧接着发生了,只见他指出两手的法诀之后,原本平静的房间了突然平地刮起了大风,那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刮来,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刮的房间里一片昏暗,而且这阵风阴冷刺骨,把门口的父母和那个中年道人给吹得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这风邪性的厉害,就像来自黄泉地狱一般。

房间里本来只有一盏,这时又被风刮的火苗忽闪忽闪的看着就要熄灭,更让这个破旧的茅草屋显得诡异神秘,房间里的老道和我的身影也变得愈加模糊起来,门口的父亲出了一身的冷汗,咽了口唾沫来压惊,这时母亲也哆嗦这伸出手,握住了父亲的手,两个人对望了一眼,都是脸色苍白,他们哪里会想到能看到这种场面,早就给震撼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父亲嘴唇动了动,想要说些什么来安慰母亲,不过还没等他张口,房间里接着传出的声音吓得他差点就要跳了起来,背后的汗毛直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原来就在那股好像来至黄泉地底的阴风吹起来的时候,原本安静躺在桌子上的我却是突然浑身颤抖起来,紧接着我的四肢突然绷得直直的,而且还在不停的颤抖,看上去似乎十分痛苦,然后我张开了嘴巴,发出一声大喊。

这声大喊根本不是人类能够发出的动静,那声音凄厉嘶哑,又有些女性的尖利,幽幽怨怨,就像是冤魂厉鬼的嚎叫一样,听得人耳膜好像被针扎一样,而且这声音似乎有什么魔力一般,让听到的人心头一酸,差点要跟着那声音掉下眼泪。

儿子是母亲的心头肉,门口的母亲见我叫的这么可怜,立马就忍不住了,身子一动就要冲进来,父亲和中年道人连忙伸手把她给拉住,而房间里的老道人却没有什么动作,只是站在我身前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叫声停止,原本绷得笔直,不停颤抖的我也渐渐的变得安静下来,房间里的风也停了下来,只是房间里的视线还是那样模糊,空气也粘稠的可怕。

紧接着一抹幽幽的白色光团无声无息的在我的天灵盖泥丸宫的位置飘出,泥丸宫就在人的头顶正中,刚生下来的小孩泥丸宫很薄,有的一喘气都能看到那地方好像没骨头一样一鼓一鼓的,这个地方可是人最重要的命门所在。

一般的道家认为人的主魂就在天灵盖的泥丸宫,而人的魂魄进出也都是通过泥丸宫这个地方,人死后的魂魄就是在这个地方出去的,如果这个地方被邪物进入,这个人也就废了。

当初赵小若的冤魂就是通过我的泥丸宫进入我的身体的,所以现在这个老道做法就是为了逼出躲在我泥丸宫中的赵小若。

探花道士
探花道士
已完结 | 悬疑推理
一蓑烟雨
免费试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时光,许你不悔
时光,许你不悔
爆萌小妻,小叔请入怀
爆萌小妻,小叔请入怀
田园女匪:高冷王爷求庇佑
田园女匪:高冷王爷求庇佑
豪门小妻宠不够
豪门小妻宠不够
爱在那年花开时
爱在那年花开时
万象无极
万象无极
潘多拉的眼泪
潘多拉的眼泪
爆宠娇妻:大叔,你太撩
爆宠娇妻:大叔,你太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