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牌灵医》完结版精彩试读,《杂牌灵医》最新章节目录

分类:灵异科幻 发表时间:2021-02-24 07:38:42
杂牌灵医
督宝
已完结 | 灵异科幻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全文>

杂牌灵医从头甜到尾啊!会套路的小姐姐,情商低的小哥哥,彼此之间的相处与摩擦,很爱!

《杂牌灵医》章节试看:

“摩擦,摩擦,在这家庙之中摩擦,是魔鬼的惩罚……”

  我一时兴起,居然哼哼起调调来。

  在看她全身冒汗,貌似大招过后,进入了虚弱期。

  “这,这不可能?你不是坚持不住了吗?怎,怎么我用尽全力,你,你都还没……”

  “虚虚实实,假假真真,你会对你的对手说真话吗?真是天真的可以,你们这些精,哎!实在是……你用尽全力了吗?可我还没尽兴呢!看招!”

  之前一直躺着的我,突然坐了起来,指间五根银针,“噗!噗!噗!噗……”

  直扎入她面门五处要穴之中,若是将银针放大几倍细看,就会发现那纤细的银针了居然勾勒出复杂的符咒线条。

  “啊!啊!你这是?我,我怎么无法脱离了……”

“是不是感觉脱不了身了?本元宝结合镇魂符自创的银针定魂厉害吧!嘿嘿,没想到第一次使用就如此成功!现在求饶还来的急,快!告诉我是谁指使你的?”

  她是想害我,但我清楚的很,幕后推手绝不是她。

  “我,我是不可能告诉你的,就算你能暂时将我困住,你也奈何不了我,大不了我住在她身体里不出去了。你要知道人如果长时间被上身,元气会被慢慢消耗干净,到那时候你就是杀死她的凶手!”

  她话一出,我反到一愣,不过她说的确实没错,若是她在那小媳妇体内呆个五六天,阳气耗尽,此女必死。

  “哼哼!本不打算对你发狠的,我意成佛,你却逼我入魔,那就休怪我无情!”

  记得二太奶奶曾特意叮嘱过我体质的特殊性,腎阳之体太过于阳刚,正常情况下做那种事,不会对对方有太大危害,可以用来控制和暂缓爆体,是通过女方的阴性体质来综合过刚的狂暴。

  可若是主动释放腎阳之体,那就另当别论了。

  这次起身的我直接将她推倒……

  “说吧!谁指使你的?告诉我,你还能活!”

  “我,我真的不能说,我若是说出他的名字,我立马就会死,他在我的本体上下了咒,我发过誓的!我,我只能说他少一根手指,其他的真的不能说!”

  我可以从她那无助的求饶眼神中,看到一丝真诚与可悲,到了这种生死关头,她没必要再骗我。

  “哎!你也是个可怜的精,可可怜之精,必有可恨之处!若不是你上了根子媳妇的身,估计也不会有后来的遭遇,更不可能受制于人,我说的没错吧?”

  “你,你怎么知道我是在第一次上人身后才被那人控制的?你,要比我想象中恐怖的多……”

  面对她的不可置信,我只是笑了笑,本来之前都是推测,可现在也算是能够确定了,既然她不能明说,我就得侧面套话,没想到应验了。

  “就这样吧,咱们的账一笔勾销,不过,这几个小媳妇你怎么弄来的,还得怎么弄回去,衣服啥的也得穿戴整齐,让人家好好过日子,不许在上她们身了,更不许你再祸害村里的其她人家,能做到吗?若是再敢犯,我让你形神俱灭!别以为我寻不到你本体的藏身处,东南方一百二十里,还需要我细说吗?”

  我开口间,取下了扎在她头上的五根银针,淡淡的道。

  “我,我,你,你居然什么都知道?我会按照你的吩咐将她们不知不觉的送回家的,我不会再来你们村了,好可怕!不,不过,临走前你能够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此刻起身的她回复了一丝气力,面色潮红逐渐消去,带着一丝不解的问道。

  “额?什么问题?能说的我都可以告诉你。”

  “为啥你战了那么久都没事?正常情况下就算你体质特殊,可事不过七,更何况我都动用了两大绝技?”

  “额……这事?我也不是太清楚,不过那人只告诉你,我体质特殊,元阳充足,适合你采补吧?它肯定没告诉你我特殊体质到底特殊在哪,当然别说是他,就连我自己都还没完全搞懂。”

  “好吧,谢谢你的答案……”

  我目送七个小媳妇起身消失在家庙之中,我拿起手中的紫铜罗盘,自言自语的道“呵,有点意思,没想到真的能通过她的精魂连接测出她本体的大概方位,当然前提是她是被控制住了,要不然哪能那么轻松的测出目标?”

  七场大战到此刻,足足花费了八个多小时,尤其是最后那场想想都觉得费劲!不过额喜欢……

  说来也窍,之前上的香也刚好着完了。相对于此刻的宁静,谁又能知晓,之前凶险的车轮大战,唯一能证明之前的确发生过啥,就只有那一地的狼藉。

  我不想家里人知道这些事,进行了简单的打扫。

  看看表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从家庙高墙爬出的我,偷偷跑回家中,穿上了备用的成人礼服,再次折回家庙。

  那一刻我才算是彻底放松了下来,依旧跪在蒲团上的我,居然忍不住笑了,这一夜过的太过离谱,就跟做梦一样,短时间内我再也不用担心爆体的危险,同样短时间内也不会再肚子疼。

  是福是祸冥冥中自有天意,难怪二太奶奶只说我这天是一大劫,只要扛过去必会大吉大利,却没告诉我到底该如何破难,也许她老人家早就算到了什么,只是她不能说破而已。

  “嘎啦,嘎啦,吱……”

  天刚蒙蒙亮,也就五点多一点,爷爷就来给我开门了。

  “呀!傻孩子!跪一会儿就得了,不过是走个过场,你爸妈没教你?先祖们没那么小气,不会怪你心不诚的,来!快起来!从今以后你就是正真的男子汉了,走,回家!”

  我只是冲着慈祥的爷爷笑了笑没吭声,我心道,爷爷你说的没错,我不仅成人礼成,还做了一回真男人,一次就是七个,厉不厉害?没给您老人家丢脸吧……

  “对了,明天就要开学了,爷爷知道你喜欢看病,但学业可不能耽误,懂吗?”

  一听又要开学,又要去那种无聊恐怖的地方,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杂牌灵医》章节试看:

暑假结束,我再次开始无聊的高中生涯,依旧喜欢帮同学们看个小病扎个针什么的,唯一区别就是我觉眼神更加清晰了。

  “子腾,大家都说你医术精湛,你能不能帮哥们个忙?”

  “额,张超咱们也同桌两年了,有啥事你说。”

  我的同桌叫张超,又矮又瘦,眼睛不大但很精明,我很难理解他是怎么和我并排的。

  “那个……其实,我一直有个遗憾,海拔这东西是天生的吗?你能不能帮我扎几针或者配点啥稀奇中药,我要求不高,只要能在长一公分就行!如果能长高我绝对有信心去追求咱班的校花!”

  我看着他期盼的眼神,真是不想打击他。

  “你快拉倒吧!遗憾谁还没点?我就是个小赤脚,又不是神仙,想追就上啊,跟身高有半毛钱关系。”

  我和他聊天之时,有意无意的撇了一眼那个号称校花级的女生,穿着校服都无法遮掩她有料的身材。

  “咦?”

  “子腾,什么意思?咦个啥?有办法了是不?”

  张超那小眼睛,一下子冒出了金光。

  “额……没辙,你还是多吃点钙片吧!”

  我无心打理张超,我疑惑的是当我看到那班花脸时,总觉得有点问题,这与长相无关。

  这些年来我研究那些玄学之类的书,花费的时间要远多与课本上的东西,重点是此刻她的征兆,就仿佛书上所讲述的实践版。

  “你不是很喜欢她吗?我给你个搭讪的机会,你把这个纸条交给她,有啥事你都推我身上,怎么样够意思吧。”

  “啊?我,我从来没,没主动,这这样真的可以吗?你纸条上写啥了?”

  张超盯着我手里的纸条,又用他那小眼睛迷恋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女神。

  “切!看你那点出息!纸条写啥你不用管,我就问你是不是男人?机会给你了,看着办。我可以告诉你,她没种还会和你来个亲密接触对你另眼相看,干不干?”

  我知道张超的性格,别看个子不大,但最要脸面,激将法对他很管用,更别说这样的机会他其实内心是希望的。

  “还能亲密接触?那,那好豁出去了,干就完了!”

  张超的速度超出了我的想象,眨眼功夫儿,他就将纸条塞到了校花面前,那速度绝对可以参加校运会……

  “啪!”

  “你才有病呢!滚!”

  那一声极其清脆,再加上向来都温文尔雅大家闺秀级别的校花居然爆粗口,全班同学的目光都被吸引。焦点当然是一手捂着脸,半天没反应过来的张超。

  “啊?啊那个不,不是这样的,这,这纸条是子腾让我交给你的,跟我没关系,上官漫雪你别误会……”

  张超看了看近在咫尺的女神,再看看那纸条上写着的三个字‘你!有!病!’

  当他目光如炬的盯向我时,我装作没事人一样,东张西望的吹着口哨。

  “人家让你交你就交?你是不是傻?真是够讨厌!”

  “叮铃铃!叮铃铃!”

  上课的铃声来的恰到好处,张超低着头灰溜溜的逃回我身旁。

  “杜子腾!!你要死啊!居然害我,亏我还把你当朋友,我要和你绝交!下课我就废了你!”

  张超压低声音咬着牙,恶狠狠的道。

  “为什么?难道我没有满足你的愿望?是不是有肢体上最亲密的接触?你就知足吧,有多少人巴不得这样的机会呢,话说人家那小手触碰你脸颊的时候,你就没仔细感受一下是多么美妙?”

  我交给他纸条的时候就猜到结果可能不太好,没想到那校花居然真上手,也是意外的很。

  “美妙你奶奶个嘴!这脸可丢大了,确实是够亲密,我特么哪有时间体会,现在脸上还热辣辣的。”

  “额……骂我你随便,可别带我奶,小心晚上做噩梦!其实丢脸也算是露脸,最起码她会发现你的存在,要不然人家到毕业也不会记得你是谁,知足吧!”

  我和张超也算是很铁的那种,他还不至于真和我绝交,其实我何尝不是想帮他练练胆量,人嘛,总得放的下面子,受得起非议,才叫成长。

  也就是那个时刻,一道充满敌意的目光如期而至,不用猜除了她还能有谁,而我却当做什么都没发觉,认真听课。

  直到下课,张超忍了好久的小怒火正要爆发在我身上时。

  “杜子腾,请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那犹如天籁的声音,直接打断了正要出手的张超。

  “额……哎!我从小看病到如今,从不曾走眼,医者父母心,看你有病却忍着不说,实在是忍不住啊。”

  我把一副救济苍生的状态,体现的淋漓尽致。

  “哼!别在那装救世主了,你们这些男生想尽一切办法,不就是想找个理由接近我吗?可你这样的方式就有点过分了!”

  校花上官漫雪俏脸上写满了不悦,根本无视一旁犯花痴的张超,有点小怨气的盯着我。

  “额……你是自恋狂吧?我找理由接近你?你也配?别人眼中的校花在我这一文不值,我只对奇难杂症着迷,若不是为了你的病,我会打理你?”

  本来我只是好心想帮她看病,可她一开口的口气就让我很不爽,更何况我还真没对她有啥想法,不打击一下,她还不晓得不是所有人都围着她转。

  “你才自恋狂,你才有病,你们全家都有病!哼!你今天最好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要不然我就,我就……”

  能成为公认的校花,无论长相涵养家教都应该很有档次的,可此时的她双手叉腰,距离发飙不远了。

  “额……你就怎样?杀了我?还是以身相许?省省吧!还是留点力气看病吧,更何况你这病非同寻常!”

  最后四个字,我说的是很认真的,绝非玩笑。

  “你,你,你真是无可救药!你就是是个无赖,我懒得理你,再不见!”

  上官漫雪被气坏了,可又拿我没辙,以往谁会用这样的口吻对待她?淑女又不能真的彻底发飙,或者说她根本不会发飙,只能不欢而散。

  “且慢!你最近是不是总做噩梦?是不是上课无法集中精力?是不是大姨妈都推迟了!”

  我一边转着手中的2 B铅笔,一边漫不经心的道。

  “你!你怎么知道……”

杂牌灵医
杂牌灵医
已完结 | 灵异科幻
督宝
免费试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时光,许你不悔
时光,许你不悔
爆萌小妻,小叔请入怀
爆萌小妻,小叔请入怀
田园女匪:高冷王爷求庇佑
田园女匪:高冷王爷求庇佑
豪门小妻宠不够
豪门小妻宠不够
爱在那年花开时
爱在那年花开时
万象无极
万象无极
潘多拉的眼泪
潘多拉的眼泪
爆宠娇妻:大叔,你太撩
爆宠娇妻:大叔,你太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