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不像话:妖孽殿下来敲门精彩章节免费试读,齐洛儿月无殇小说大结局

分类:穿越重生 发表时间:2021-02-24 07:41:08
娘子不像话:妖孽殿下来敲门
穆丹枫
已完结 | 穿越重生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全文>

慢热型的穿越重生小说,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个觉得很甜!特别喜欢娘子不像话:妖孽殿下来敲门这种纯真有爱的甜文,没有恶毒女二和痴情男三,超级喜欢齐洛儿月无殇:

漂亮的小正太(2):

那孩子微微皱了皱眉头,眼眸中闪过一丝鄙视。

那眼光就像看一只诱惑小红帽的大灰狼,不仅不上当,反而又后退了一步。

这小孩警戒心不是一般的高!

莫非他是人参娃娃?怕我吃了他?

齐宝儿被自己这个天才想法吓了一跳,又仔细打量了一下那个孩子。

小办膊小腿雪白嫩藕似的,让人恨不得扑上去咬一口。

但他头上没有那朵人参花,身上也没穿大红肚兜……

应该不是吧?

“乖,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齐宝儿嘴里说着,足下不停,一步步上前。

那孩子眼眸中闪过一抹微光,忽然扭头就跑!

决不能让他就这么跑了!

这是齐宝儿的第一反应!

几乎是本能的,她猛扑了上去。

那个孩子动作很轻灵,跑的也很快,但他到底吃了人小腿短的亏。

他虽然拼命躲闪,也没能逃脱齐宝儿的魔爪,被她一个漂亮的擒拿,给按在地上!

嘿,一举擒拿成功!

看来自己这特种兵也不是白当的。

齐宝儿心中有些小小的得意。

她将那个孩子扭转,她也唯恐伤着这个孩子,手下自然是控制力道的:“说,你到底是谁?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哇!”手下的孩子忽然大哭起来,哭声震林,惊起宿鸟无数。

齐宝儿也吓了一跳。

这,这孩子一直老神在在的臭屁样子,怎么,怎么这个时候倒哭上了?

难道自己还是不小心弄痛他了?

看到这个孩子哭,齐宝儿心中倒隐隐松了一口气。

对嘛,这才有个正常小孩子的样子。

而且她握着这孩子的脉门,也不像是有什么妖力的样子,和普通小孩也没什么区别。

或许自己真是多疑了。

看着这么漂亮的小孩哭实在是一项罪过。

看着他的‘金豆豆’一对一双的滚落,齐宝儿的心微微揪了起来。

忙松了松手,摸了摸这小孩的脑袋:“好了,好了,乖,不哭了……”

“你欺负我,呜呜呜,你不是好人……”

那小孩眼泪大有不可收之势,手指指着她控诉她的虐童罪行。

齐宝儿只觉后脑滴下一颗大汗。

她左摸右摸,自背包中摸出一根棒棒糖:“乖,别哭了,给你棒棒糖吃。”

这棒棒糖可是哄孩子的不二法门,十个孩子有九个会因为这个破涕为笑。

却不料这孩子根本不吃她这一套,看了她手中的棒棒糖一眼,闭着眼睛继续哭:“呜呜,你是妖怪,欺负小孩子……”

齐宝儿一咬牙,豁出去了。

又自背包里掏出了自己的最爱——德芙巧克力。

在那孩子眼前晃了一晃:“瞧,这是什么?巧克力耶,你尝尝,很丝很滑很甜的……”

齐宝儿几乎连电视中的广告词也搬出来用了,只求眼前这个小祖宗赶紧关上‘水龙头’。

她对小孩子的哭最没抵抗力了。

更何况是这么漂亮不像话的小孩子的哭,害的她心里也酸酸的,几乎要落下泪来。

她知道这古装小孩一定不知道巧克力是什么滋味。

忙忙的剥开包装,掰下一小块,想塞到那小孩嘴里。

那小孩紧闭了口唇,向后退了一步。

继续抽抽噎噎的哭:“你……你这黑黑的是什么东西?你想毒死我吃肉,呜呜,我听娘亲说,妖怪专爱吃小孩的肉……”

这,这是什么逻辑?!

以为她是白骨精她娘啊?

真是好心没好报!

齐宝儿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将那块巧克力塞到自己的嘴里。

小屁孩,这么好的东西给你不吃。

那可是你自己没口福,我还舍不得给你吃呢……

那小孩见她吃的极为香甜,撇了撇小嘴,哭的越发大声了:“坏女人,有好东西自己独吞……”

齐宝儿只觉自己脑袋蓦然大了一圈。

这小屁孩,正反都是他的理啊?

这哪里是小正太,分明是小魔王嘛!

齐宝儿泪了,可对着这么个粉团子似的小孩儿,她又绷不起脸来发怒。

她好歹也算个特种兵,怎么能和这么小的孩子一般见识?

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又自背包中取出一块巧克力。

唉,这可是最后一块了,如果她真是穿越了,那她以后可是再也吃不到这种美味了……

好肉疼!再看看哭的如同梨花带雨的‘粉团子’,她豁出去了!

“喏,这可是最后一块了。你只要住嘴别哭,这块就是你的。”

齐宝儿将这巧克力在小孩面前摇啊摇的,语气极有诱惑力。

那小孩眼泪蓦然一收,小手一伸:“好,我不哭了,东西给我!”

齐宝儿大脑瞬间当机。

这,这小孩变脸也太快了吧?!

比六月天还六月天!

不过,这死小孩总算停止了对她的魔音穿脑。

让她微微松了一口气。

将那块巧克力晃了一晃,凛然道:“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你看你,动不动就哭,可不像个小男子汉哦。”

那小孩低下头去,长长的睫毛挡住了眸光,似反省了一回。

却又马上跺了跺脚,抬起小手愤愤指控:“是你看我年龄小欺负我……”

齐宝儿汗了一下。

哼了一声,顺手敲了一下那小孩的脑袋:“粉团子,就是因为你年龄小我才不和你一般见识,要不然,哼,哼!”

那小孩撇了一下小嘴:“要不然怎么样?我如果是个大人,你还敢如此欺负我?”

齐宝儿瞥了他一眼,凉凉地道:“你如果是个大人,对我如此不敬,如此赖皮,我会打得你满地找牙……”

这孩子如果是个大人,她早就对他万分防备了!

那孩子嘻嘻笑了起来。

漂亮的眼眸中闪过一抹促狭:“我如果长大了,你是打不过我的……”

齐宝儿只以为是小孩子不服气吹牛,也不和他一般见识。

笑了一笑:“是,是,等你这小家伙长大了,我也就老了,自然打不过你。你好意思欺负我一个老人家?好了,小粉团子,你还要不要吃巧克力?”

经过这么一闹腾,一大一小总算熟稔起来。

知道这孩子不过是个普通孩子,不是什么妖怪,齐宝儿放下心来。

那小孩伸出手一把抢过了那块巧克力。

仔细看了看那包装纸,漂亮的眼睛里闪过一抹诧异好奇。

伸出粉红的舌尖舔了一舔。

唔,味道是从来没尝过的。

很好吃!

将那块巧克力掰成一小块一小块的。

投到口中,吃的十分惬意。

也不知为什么,齐宝儿总感觉这孩子有时的行为实在不像个孩子。

瞧瞧他现在的吃相,简直就像个吊儿郎当的小痞子……

此时夕阳落山,眼看着天就要黑了。

齐宝儿整整走了一天,早已疲累不堪。

遥见前面黑沉沉的,似有一个山崖。

忙带着那个孩子跑了过去。

这山崖直上直下的,壁立万仞。夜色中,根本看不到上方的景致。

暗夜中也找不到能攀爬的地方。

心中有些丧气,只好先捡了一些干柴燃了一个火堆。

又自背包里取出一个防蚊小帐篷,三下五除二在火堆旁支好。

又掏出一包防蛇虫的雄黄,在周围细细洒了一圈……

在这断崖下建了个简单的宿营地。

那小孩坐在一旁,看她变戏法似的,变出许多古古怪怪的东西。

动作轻快麻利,显然受过专业训练。

不由眯了眼睛,还真是一个古古怪怪的女子呢……

齐宝儿偶一回头,见这小孩正若有所思的盯着她的背包。

不由笑了一笑,拍了拍那个背包:“这可是我的出门必备,你只要乖乖的,姐姐会给你好多新鲜东西吃。”

在里面左摸右摸,又摸出一根火腿肠:“小家伙,饿了吧,尝尝这个。”

那小孩也不客气,将那根火腿肠接在手中。

打量了一下,一口咬了下去。

韧韧的,口感有些不对劲……

齐宝儿华丽丽滴囧了。

忍不住扑哧一笑,一把抢过火腿肠。

顺手又敲了小屁孩一记:“笨蛋,外面这层包装是不能吃的。”

将火腿肠外面的包装三下俩下扯掉:“喏,再尝尝。”

那孩子接过来一尝,味道确实和原先不一样了……

“粉团子,告诉姐姐,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齐宝儿也算和这孩子混熟了,又开始套话。

她总得弄明白自己到底是掉到哪里来了?

心里还抱着一个微弱的希望,自己或许并没有穿越。

只是探险的那个山洞和这原始密林相连……

那孩子看了她一眼:“你又是怎么在这里出现的?”

囧,这孩子真不是一般的腹黑。

自己都牺牲了那么多的好东西了,还喂不熟这只小白眼狼……

说话半点亏也不吃!

她知道自己不说来历,这孩子也不会说的。

她对这孩子的来历倒不怎么感兴趣。

她只想知道她到底是不是真穿越了……

想了一想,决定还是不说实话。

不然给这个小屁孩讲解什么是穿越又要啰啰嗦嗦说一大堆。

想起穿越小说女主惯用的伎俩,她决定运用一次:“姐姐不小心撞了一下头,以前的事全记不得了。”

“你瞧,姐姐给你这么多的好吃的。在这个原始森林里,如果没有我罩着你,你这么个粉团子早晚会被野兽吃掉。”这是恐吓招数。

“瞧瞧姐姐对你多好,你不说来历也没关系,你告诉姐姐这是什么地方,如今当政的是谁……”又改利诱了。

那孩子歪头看了看她,眼睛眨了几眨,明显对她这一套说辞不信。

却笑了一笑,很大方地道:“好吧,我也不能白吃你的。看上去你也不像坏人,那我就告诉你。此地叫云雾山,位于唐国境内,现在的国君姓李……”

什么小泵娘,大姑娘的?!

云雾山?

唐国?

齐宝儿双肩跨了下来。完了!完了,原来她真的穿越了!

唐国,国君姓李?

她不会是穿越到唐朝了吧?

还好,还好,不是架空的!

齐宝儿的历史学的不错,她可以凭借丰厚的历史知识做个预言家了。

嗯,她要先问问现在当政的皇帝是谁,但愿是唐太宗当政的时候……

“唐国?是唐朝吧?粉团子,你可知现在的皇帝的年号?”

那小孩看了她一眼:“是唐国啊,现在的年号是开平,皇帝是唐睿帝……”

齐宝儿一呆!

不对,不对,通通不对!

她脑海里旋风般过了一遍唐朝皇帝的资料,没有能对上号的。

再说唐朝的皇帝都称为‘宗’,不是‘帝’。

这么说,她还是华丽丽滴穿到一个架空的朝代了!!!

那小孩见齐宝儿脸上忽阴互晴,瞬息千变,到最后一副被雷劈到的表情。

眼眸中闪过一丝惊奇和好笑:“小泵娘,你怎么了?怎么这么一副见鬼的表情?”

这‘小泵娘’三字生生叫出齐宝儿一身鸡皮疙瘩。

她瞪了这个没大没小的小孩子一眼:“小屁孩,什么小泵娘,大姑娘的?!你应该叫我姐姐!”

那小孩眼眸中闪过一抹微光。

小脸一扭:“哼,我才不叫。”

他小嘴微撇,脸蛋微红,长长的睫毛眨呀眨的。

五官精致的像是晶玉雕琢,这时虽然有些别别扭扭的,小模样却说不出的漂亮可爱。

他就坐在齐宝儿身边。

齐宝儿忍不住,低头在他的小脸上啵了一口:“乖,叫姐姐给我听听。”

小孩的身子微微一僵,向后缩了一缩。

两只大眼睛控诉地望着她:“你……你……”

那模样就像是一个被大灰狼沾了便宜的小白兔,无辜的很。

这样的表情,实在是太想让人欺负了!

齐宝儿故意板起脸:“我比你大的多,你正该叫我姐姐,再不叫的话,我……”

她转了转眼珠,看了看已经黑下来的周围。

开始吓唬他:“你再不叫的话,我就把你单独扔在这里,不管你了。”

“这丛林里可是什么野兽也有的。老虎,豹子,狼,狗熊,随便一个也能要你的小命……”

“……”

“你这样细皮嫩肉的,正好能做它们的开胃小菜……”

“……”

像是给她这句话造声势,远处忽然传来一声虎啸,吓得齐宝儿一哆嗦。

那个——这个丛林里不会真有老虎吧?!

她虽然是特种兵,可也不是武松,赤手空拳的,如何斗得过老虎?

那小孩眼眸中闪过一抹嘲讽,小小的身子却忽然扑到齐宝儿怀里。

嗓音微颤:“老……老虎……”

齐宝儿虽然自己也怕的不得了,但却不能在这孩子面前示弱。

忙忙拍了拍他的后背安抚:“乖,不怕,有姐姐在这里,老虎……老虎不敢来。”

她自己心惊肉跳的,自然没有察觉那小孩埋在她怀里的小脸,唇角微微上翘,笑的像偷了腥的狐狸。

齐宝儿又把火烧旺了些,野生动物都是怕火的吧?

但愿那些大型食肉动物不敢来……

“粉团子,你这么小怎么会跑到这原始密林来了?”

长夜漫漫,齐宝儿又不敢睡觉,只好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小人儿聊天。

那小孩看了她一眼,小嘴微撇:“我是这附近村庄里的,本来在悬崖边上玩,失足掉了下来。”

齐宝儿睁大了眼睛。

这小孩子是从这么高的断崖上掉下来的?

唔,这孩子倒幸运的很!

幸好有那头豹子垫底,不然这粉嫩嫩的团子就摔成小肉饼了……

嗯,看来要想出这迷雾森林,还是要从这断崖上爬上去最快……

她心里暗暗盘算。

她的背包里备有攀爬用的飞虎爪。

或许明天看看爬这悬崖的可行性。

她在现代的时候,练习过攀爬之术。

这样的笑容实在不像一个孩子呢……

她在现代的时候,练习过攀爬之术,几十层矗立的高楼,她爬起来也不费吹灰之力。

这断崖虽然直上直下的。大概也难不住她。

只是还要带着这个孩子。

背负着一个人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她瞥了一眼那个孩子,见那个孩子头一点一点的。

似乎困倦的很。

不由失笑,小孩子果然是不禁困的。

这孩子虽然精灵古怪的,但却和她甚是投缘。

见那孩子困的难受,她心中一软,揉了揉他的脑袋:“粉团子,你去帐篷里睡吧?”

“那你呢?”那小孩的眼眸晶晶亮。

“我要守夜啊,这森林里野兽这么多,可不能让火熄灭……”

齐宝儿语气里有些无奈和疲惫。

她也很想睡觉,但这里只有一大一小俩个人,她自然不能让这么小的孩子守夜。

那小孩扁了扁嘴:“可是——我好饿。”

他这一说,齐宝儿这才想起晚饭还没吃。

原本她想打个野味,但又不放心把这么小的孩子放在这里。

不由叹了口气:“还是吃存粮吧。”

自背包里拿出一包压缩饼干,递给那个孩子一块。

那孩子看了看手里方方正正的小东西,眼眸中满是好奇。

试着尝了一口,硬硬的,有些像糕点……

小小的眉头微微皱了皱。

又是甜的……

糕点太干,齐宝儿又拿出旅行杯喝了几口水。

一抬头见那孩子两只大眼睛盯着她。

确切的说,是盯着她的旅行杯。

齐宝儿自然知道他好奇什么。微微一笑:“粉团子,喝口水吧。”

那小孩接过来,喝了几口。

咦,水居然是温的。

他看了看手中这奇特又漂亮的杯子。

再看看她身边那个奇形怪状的大背包。

眉峰挑了一挑,眼眸微眯,唇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齐宝儿看到他这个表情,微微愣了一愣。

这……

这样的笑容实在不像一个孩子呢……

漫长的一夜:

那小孩一瞥眼间看到齐宝儿有些吃惊的表情。

做了个鬼脸,笑嘻嘻地道:“你身上的古怪东西真不少。我还从来没见过呢。你到底从哪里冒出来的?”

齐宝儿呵呵笑了一笑,顺手敲了一下他的脑袋:“我说了,我对以前的事都记不得了,还问!小屁孩说话没大没小,满嘴你呀我的,好歹叫声姐姐嘛。”

那小孩瞧了她一眼,拍了拍小手:“好了,我吃饱了,睡觉去喽。”

笑眯眯的钻进了小帐篷之中。

这死小孩,让他叫声姐姐比登天还难!

齐宝儿叹了一口气,又在火堆上加了几根柴。

唉,这个夜晚注定是个无眠之夜。

得找个什么消遣,来打发这长夜漫漫。

她在口袋里摸了一摸。

幸好,幸好,她的手机还在。

虽然在这个时代没有信号,但还是能打游戏的。

反正她这手机是太阳能电池的。

也不怕它以后没电。

她这手机上下载了十几款游戏,她挑几个比较感兴趣的玩了起来……

漫长的一夜终于过去了。

齐宝儿虽然不想睡觉,但她太疲累了。

临天亮的时候,还是坐在那里打了个盹儿。

帐篷帘子一掀,那个小孩走了出来。

见齐宝儿坐在那里,头伏在膝盖上,已经睡熟。

他不由笑了一笑,这样古怪的女子,他走遍三界也没见第二个。

尤其是她的东西。

每一样都是他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倒不知是什么来历……

似乎听到了动静,齐宝儿身子微微动了一动。

似乎就要醒来。

那个孩子微微挑了挑眉峰。

小手一扬,一道白光射入齐宝儿眉心。

齐宝儿嘴里喃唔了一声,又睡过去了。

那个孩子笑了一笑。

抬头看了看天色,眼眸中闪过一抹光芒。

此时东方已经发白,极限的天边有一抹曙光显现。

此时东方已经发白,极限的天边有一抹曙光显现。

随着第一抹曙光的透出,那个孩子身上也有了惊人的反应!

一波波柔和的光芒自他身上闪现,将他全身笼罩……

光芒渐渐散去,原本的孩子不见了,站在那里的是一位白衣男子。

一头墨发披散,凝脂玉肤在曙光下闪着珍珠般的光泽。

眉如烟月,眉心处一个火红的闪电标记。

如白雪中绽放的红梅,有一种震撼人心的蛊惑气息。

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眸,时而深邃如海,时而清澈剔透,光泽迷人。

唇色如霞,勾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整个人看上去慵懒而妖冶。

但周身那强大的气场却让人心生怯意,不敢轻觑。

他伸出一根白玉般的手指,在齐宝儿脸上摩挲了一下。

唇角露出一抹笑意:“小丫头,还想让本座叫你姐姐,本座可比你大的多了……”

他手轻轻一抬,齐宝儿的身子便平平飞起。

悄无声息地飞进了帐篷之中:“小丫头,你让本座睡了个好觉,本座也让你好好休息一下。”

手一抬,一道旗花般的光芒直冲天际。

过了小半晌,一道紫光,一道蓝光自天际飞来,转瞬落在密林里。

却是俩个人,一个一身黑衣,干净而利落如暗夜的蝙蝠。

一个一身蓝色衣袍,温文如赶考的书生。

这俩人形色匆匆的,刚一看到这白衣男子,脸上露出惊喜之色。

那黑衣男子慌忙上前:“王,让您受惊了,是属下等保护不周,属下该死。请王责罚!”

那蓝衣人也一躬身道:“王,昨日属下二人接到红使的告急密音,说王遭到了紫云门的偷袭,属下二人忙忙赶来。可赶到中途便不见了王的气息,属下等无能,直寻到现在……”

那黑衣男子忍不住:“王,您隐形的地方如此严密,紫云门的那些灰孙子怎么找到您的?”

又看了看周围:“红潮和黄宇怎么没在这里保护王?”

原来这白衣男子正是魔教的圣主月无殇。

一百多年前他统一了一盘散沙似的魔教。

成立了蜃楼宫,在位已逾百年。

红潮,黄宇,以及后来的这两个青风和兰萄是他的得力心腹。

月无殇有个暗疾,每过一百年,他便还童一次,变为童子后,所有的功力尽失。

这些年以紫云门为首的所谓正教和魔教势同水火。而魔教内部,也有好多魔头对他这圣主之位虎视眈眈。

所以他的保密功夫做的极好,知道他这个暗疾的,也就是这贴身四将而已。

幸好这暗疾发作仅仅一天的功夫。

一天以后就会恢复如常。

所以每到暗疾将要发作之时,他都留两个心腹在魔宫中处理日常事务。

他自己却带另俩个心腹找个绝密之地躲起来。

等暗疾发作完毕再走出来。

昨天也合该有事,他所躲的这云雾山虽然是紫云门的地盘。

但地处偏远,平时人迹罕至。

昨天也不知怎么回事,竟然碰到了紫云门的四大长老来此巡视。

红潮不小心暴露了行藏。

一场大战过后,红潮,黄宇丧生在四大长老手下。

而月无殇因为当时是个幼童,四大长老并没有认出他。

只是见他和两个大魔头在一起,想必也是魔宫中的‘魔崽子’。

他们不便对一个小小孩童下手,便把他抛下了悬崖。

美其名曰是生是死且听天命。

月无殇当时虽然失去了所有功力。

但他到底不是肉胎凡体,更何况掉下来时正砸在那头倒霉豹子身上。

早已泄去了大部分下坠力道。

掉在地上时,那头豹子又做了一次肉垫。

所以他倒是毫发无伤,也算有惊无险……

听到青风这一问,那白衣男子眼眸一沉:“红潮和黄宇已经殉主了。不过——本座是不会让他二人白死的。这一笔账本座自然要讨回来。”

又弹了弹手指,淡淡地道:“紫云门的四个牛鼻子长老功力似乎又增长不少。昨天他们忽然联袂来到这里,必有什么阴谋,倒是值得查一查呢。”

兰萄一躬身道:“回王上,属下二人在寻找王上的时候,倒是无意中打听到一个消息。”

月无殇眼眸一抬:“什么消息?”

兰萄道:“听说紫云门今年在整个唐国招收女门人弟子,据说他们得到天兆,说有天女将在唐国东南方出现,大概四大长老是为了天女一事而来。”

天女?

月无殇侧目看了看那个小小的帐篷——难道是这个丫头?

又摇了摇头,如果是天女的话,仙力会很强的。

可这个丫头一点灵力也没有。

除了装扮行为古怪了些,倒看不出有什么不同……

青风也看到了那个小巧玲珑的帐篷,隐隐的,帐篷中似还睡着一个人。

他面上现出一丝疑惑,他性子比较直率,忍不住问道:“王,这是……”

月无殇轻轻一笑:“一个小小的人类而已。不必管她。你们二人先回蜃楼宫,防备其他妖王做乱。”

兰萄一愣:“王不回去么?”

月无殇忽然笑的无比灿烂。

笑意却未到眼睛里:“紫云门废了我两大护法,这笔账本座如果不讨回来,又怎么能睡得着?”

兰萄一呆:“王的意思是?”

月无殇微微一笑:“他们不是要招收弟子么?这正是去紫云门耍耍的好机会。”

兰萄吓了一跳:“王的意思是要做紫云门的普通弟子?这怎么可以?紫云门的好多长老级的人物都和王您动过手。只怕您去了,他们就会认出来。太冒险了!”

月无殇眼眸一眯,笑吟吟地道:“这容易。”

手指一弹,一道白光闪过。

兰萄二人只觉眼前一亮,一个白衣女子凭空出现。

五官精致绝伦,肌肤吹弹可破。

一双眼睛里流光氤氲,唇角微挑,笑意流转中又透着七分妩媚。

一张脸美的惊心动魄的,让人不敢直视。

一身白色衣裙在风中飘舞,整个人看上去说不出的妩媚绝俗。

“如何?我这个样子,总没有人能认出来了吧?”

“他们不是要寻找天女吗?老子就冒充一回!我要把他紫云门搅得天翻地覆,报昨日之仇。”

月无殇漂亮的眼眸中闪过一抹狠厉。

“顺道么,老子也想看看到底谁是真正的天女。”他的眼眸中有算计的光芒。

“如能拐回我们魔教那是最好如不能么,杀了她也是个不错的主意。总要让他们的天女梦鸡飞蛋打才好。”月无殇笑容无比灿烂。

“王,这太冒险了!您是我们的圣主,怎能轻易涉险?……万一他们发现那可不得了。”

兰萄微微皱了皱眉头。

月无殇低眸一笑:“放心,紫云门的那群牛鼻子也就是云画勉强能与我一战,其他人……哼,本座要走的话,他们能拦得住我吗?”、

他又低头扫了一眼齐宝儿的小帐篷,唇角露出一抹坏笑。

慢吞吞的走过去,打开了让他万分好奇的背包。

挑了挑里面的东西。

嗬,这里面的东西,他大部分没见过,那就不客气的拎走算了!

他在身上掏了一掏,就掏出了一个其貌不扬的小袋子。

将齐宝儿背包里的东西挑挑拣拣。

把什么望远镜,指南针,保温杯,打火机,圆珠笔,口香糖,等等物品通通扔进了自己的小袋子中。

他又见一个小盒子中有一些瓶瓶罐罐,都是透明的玻璃瓶。

里面有一些花花绿绿,圆圆的,颗粒状的东西。

倒出一粒闻了一闻,这个——莫非是药?

算了,这个丫头带这么多的东西也不容易,就把这些瓶瓶罐罐给她留下吧。

这药还是不能随便吃的……

他的那两个属下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一向高贵,目无下尘的主上,此刻像个土匪似的扫荡人家的背包……

开始风中凌乱了——

月无殇他这小袋子也不知是什么做成?

装了这么多东西进去,依旧是瘪瘪的,巴掌大一团。

挑到最后,齐宝儿原本鼓鼓囊囊的大背包内,就只剩下一副飞虎爪和那些常备药。

像个被戳破的气球似的。

瘪了——

月无殇拍了拍那个背包,确认再也没有可扫荡的东西。

这才心满意足地伸了个懒腰。

好了,这丫头的行囊减轻了不少。

她这么娇小玲珑的,不必像个蜗牛似的负重了。

他老人家做了这一桩好事,就算报答这丫头的救命之恩了……

他将那个小袋子顺手放进袖中。

对着那俩个属下笑眯眯的招了招手:“你们可以回去了,回去之前,警告一下附近的小兽兽们,别来打扰这位姑娘的休息。”

看了一眼睡的忒熟的齐宝儿:“小丫头,瞧瞧本座替你想的多周到,你不必太感激我的。”

哈哈一笑,衣袂飘飘,凭空隐没……

“姑娘,醒醒。”

“姑娘,醒醒啊。”

齐宝儿睡梦里正在一片花海里游荡。

眼前忽然飞来一只大苍蝇围绕着她嗡嗡打转。

让她不堪其扰,忍不住一巴掌拍过去:“滚!”

这一巴掌,她无意中用上了跆拳道。打苍蝇那可是百发百中,手到擒来。

却不料那一只大苍蝇却滑溜的很,这一巴掌竟然拍了个空。

不但如此,那只苍蝇忽然伸出一只大手,一下子叼住了她的手腕。

让她这一巴掌再拍不出去。

“妖怪啊!”齐宝儿一惊之下,猛地睁开了眼睛。

眼前却是一张放大的人脸。

浓眉星目,鼻阔脸方,双唇紧抿……

晕!苍蝇居然有张大叔脸!

齐宝儿直跳了起来。

她跳的太快太急,险些和那张大叔脸撞在一起。

幸好那张脸鬼魅似的退后三尺,才避免了相撞的命运。

那个‘大叔脸’皱了皱眉:“姑娘,你怎么了?”

娘子不像话:妖孽殿下来敲门
娘子不像话:妖孽殿下来敲门
已完结 | 穿越重生
穆丹枫
免费试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时光,许你不悔
时光,许你不悔
爆萌小妻,小叔请入怀
爆萌小妻,小叔请入怀
田园女匪:高冷王爷求庇佑
田园女匪:高冷王爷求庇佑
豪门小妻宠不够
豪门小妻宠不够
爱在那年花开时
爱在那年花开时
万象无极
万象无极
潘多拉的眼泪
潘多拉的眼泪
爆宠娇妻:大叔,你太撩
爆宠娇妻:大叔,你太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