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影东落女欲归详情
柳影东落女欲归

柳影东落女欲归

穿越重生 | 刘渠水, 赵伤 | 已完结
2021-02-23 17:45:24
推荐指数:
最新小说《柳影东落女欲归》主要内容为:什!么!渠水腾的一下抬头,秀气的脸庞亮的惊人,往前走了一步,咬着牙一字一顿的问:“你说什么?”凑在一旁看热闹的小山吓得往门后缩了缩身子,担心的看着赵伤。赵伤心里也发虚,他知道打碎两个碗在这样的贫农家里是件大事,但就是不愿意在渠水面前低头,因此很坚定的挺直身姿,足足比渠水高了半尺,淡然又慢条斯理的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我喜欢听瓷器碎裂的声音!”
章节预览

15-我喜欢听碎裂的声音

他拿起菜谱仔细翻了翻,便道:“那第一步就摆个摊子,每个月顶天了租金几百文而已,自家不过买个炉子,买几张凳子桌子,再添置些碗筷,不需要花费多少。但如果要摆摊子,卖饺子就费功夫了,不如卖馄钝,这里做馄钝的也有几样,足够用了,还可以顺带卖点包子馒头。这节气越往里越冷了,我倒是觉得人人都愿意喝一碗热乎乎的馄饨汤。而且,这菜谱上有专门教人怎样做馄饨汤的,一般的馄钝店里卖的汤都是清汤寡水,从没有在汤上面好好下功夫的,如果汤做得好,就是一个特色,想必能吸引不少回头客!”

渠水和小山两个,像是两只小鸡啄米一样,连连点头,都觉得他分析得不错。

渠水还是第一次对他这么和颜悦色:“行啊你,你这么懂行的,以前你家里是不是就是做生意的?”

看他平日支使人的习惯程度,家里肯定买得起下人,说不定就是个富户。

小半个月过去,赵伤已经习惯自己失忆的事实了,因此听了也不恼,只淡淡摇头:“我不知道。”

渠水也不在意,她要是高兴的时候还是很好相处的,大人模样拍了拍赵伤的肩膀,就招呼小山:“小山,咱俩明天就动工,学包馄钝。再过一个月,咱县城就稳定下来了,可以开工做生意了。”

赵伤很敏感的问:“你怎么知道?”

渠水惊得后背生了一层冷汗,打了个哈哈:“我瞎猜的呗!流民再多,还能一直在咱们这儿待啊,肯定要往京城的方向走啊!”

赵伤认真看了她两眼,直看得渠水心里发毛,还好他没有再问下去。

小山便忙着问:“姐,那我做什么?也包馄钝吗?”

赵伤就又淡淡说了一句:“君子远庖厨!”

渠水就没好气看了他一眼:“什么君子小人的,你俩在家里都不能吃白饭,尤其是你,还欠我一百两银子呢,还白吃白喝,让我们两个小的养活你你好意思啊!从明天起,你也跟着我开始学包馄钝,以后出摊了你也要跟去!小山,你就负责烧火,咱家小山烧火是把好手哩!”

小家伙就被她夸得乐得找不着北,连连保证一定会将火烧得旺旺的。

赵伤顿了顿,才没有将那十几两银子的事情说出来,反正他一个大男人靠着两个孩子养活也确实有够丢人的,而他除了记起自己的名字外,其他的是真的记不起来,连点谋生手段也没有,还真得靠着这个看起来很不靠谱的刘家大姐。

算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他如是安慰自己。

渠水见他两个都乖乖低头受教,便很满意,袖了菜谱开始轰赶两个人:“好了,都去洗脸洗脚睡觉,不要浪费油灯,灯油很贵的,咱家没银子了,得省着点用。”

赵伤顿时无语。他很想学渠水那样翻个白眼,但终究不太雅观,只得站起身悠悠然跟在小山后面往外走,小孩子走路从来都不会安生,哪怕是小神童小山,走路也是一蹦一跳的,看着很活泼很欢快。

赵伤就不由笑了笑,扭头去看渠水,却见她正在收拾桌上的残羹剩饭。

是了,这些天他和小山早早睡下后,她一个人还要忙活很久。

洗碗,扫地,缝补衣服…简直像个小仓鼠一样,忙碌个不停。

他脚步一停,就转过身来走到她身边,淡然的伸手:“我来吧。”

这是这么多天他第一次主动做活计,之前渠水也支使过他两次,让他去砍柴,那也是因为砍柴是个力气活,而一个女孩子来劈实在太难了。

渠水就是一愣,如同秋水一样的大眼睛眨巴两下。

赵伤就有点不自然的说道:“你不是还要缝被子吗,去忙吧,碗我来洗就好了。”

渠水就没再推辞,冲他笑了笑,让他把碗筷都收走,自己则擦了桌子又扫了地,刚抬起身,外面就传来一声响烈的瓷器摔碎的声音。

渠水睁大了眼睛,急忙奔到了厨房。

盆子里满当当的水上面飘着几个碗,而灶台上也摆了几个洗好的碟子。

赵伤正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

渠水则痛心疾首的看着地上一连摔碎的两个碗:“一个瓷碗得两文钱,这两个瓷碗就是四文了,加上你之前摔碎的那些就有一摞了,你怎么连个碗也不会洗!”

好心办了坏事,又被不留情面的训斥,赵伤脸色当即冷下来,淡淡道:“我就喜欢听瓷器碎裂的声音!”

什!么!

渠水腾的一下抬头,秀气的脸庞亮的惊人,往前走了一步,咬着牙一字一顿的问:“你说什么?”

凑在一旁看热闹的小山吓得往门后缩了缩身子,担心的看着赵伤。

赵伤心里也发虚,他知道打碎两个碗在这样的贫农家里是件大事,但就是不愿意在渠水面前低头,因此很坚定的挺直身姿,足足比渠水高了半尺,淡然又慢条斯理的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我喜欢听瓷器碎裂的声音!”

那态度,说有多矜贵就有多矜贵,说有多无情就有多无情。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手指头微微一动,一个碟子就从灶台上滑下来,啪嗒一声摔在地上,又四分五裂了。

渠水气得眼睛都红了,死死咬着唇,一动不动的盯着他。

赵伤也僵硬得一动不动。

良久,小山小声叫了一声:“姐?”

渠水这才扭头拉了小山气咻咻的出去:“走,小山,咱们睡觉去。”然后像是故意报复似的,将上房的门从里面插住了。

三个人的房间都在上房几个分隔的里间,这样一插住,赵伤就进不去了。

小山小小声问:“姐,那赵哥哥咋办?”

“睡地上!”渠水的声音听起来咬牙切齿的。

“那他跑了咋办,他还欠咱家银子呢?”小山很天真的问。

渠水的脚步就是一顿,但随即又恶狠狠的说道:“跑了就跑了,我诅咒他一辈子娶不到媳妇,找不回记忆!”

小山吓得吐吐舌头,坏脾气的姐姐不好惹,他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乖乖去睡觉吧。

其实渠水此时心里却有些得意,瞧她多聪明,率先将报酬收取了,那两本书足以抵得上一百两银子了吧,就是人跑了她也不吃亏!

哼,她绝对不会向恶势力低头的!臭男人,要是受不了就跑路吧!

在她气得心肝疼的时候,在厨房里的少年则打着扫帚笨拙的将地上的碎片扫干净,一片寂静的黑夜中,只能听到他幽幽的叹气声:“真是笨,怎么又摔碎了一个!”

他当然听见上房渠水与小山说的话了,一边在心里嘀咕一句真是个坏脾气的丫头,一边决定就在书房里睡一晚上吧。

他不知道自己是谁,来自何方,就是真跑了,也不知道要去哪里,还不如就老老实实在刘家待着呢,最起码刘家只有两个孤姐弱弟,又心肠不坏,不会对他不利!

书房里连张床也没有,他只得将几张长凳子拼到一起凑了张床,九月份的天已经微微凉,这里也没有被子,哪怕将门窗都关严实,还是有凉风钻进来,他全身缩得紧紧的,好容易才挨了一晚上。

第二天他很早就起来了,当龇牙咧嘴捶着腰背从书房里走出去的时候,正好看到渠水在厨房里往外面探头探脑,猛地看到他,微微一愣后就重重哼了一声,飞快把脑袋缩了回去。

赵伤苦笑,自己去了井边洗脸,现在他已经很习惯用凉水洗脸了,也习惯用柳枝条刷牙。

然后去后院劈柴,虽然还不熟练,但是他有功夫在身,力道控制的很好,所以柴劈得比渠水的好多了,劈了一会儿,整个人身上就发热了,他蹲下身将劈好的干柴一摞摞码整齐,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渠水在家吗?”

是一个正处在变声期的男声,有点耳熟。

在刘家这几天,赵伤还从没有碰到过有人上门呢。

他好奇的探头望过去,就看见门外进来一个很斯文腼腆的少年,正站在院子里与渠水说话,大约有十五六岁的模样,长相秀气,却很瘦,似是一阵风就都吹跑一样。

而渠水显然也大吃一惊:“家明哥,你咋变这么瘦了?”

于家明勉强笑了笑:“渠水你忘了,那天在你家里吃了一顿饭后我就拉肚子了,回家后一直病着,到现在才刚好些,我才又来看你和小山。”

赵伤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那天上门被渠水整治的少年。

刘渠水故意给他吃容易拉肚子的梨,还特意做了梨汤和梨菜,也难为他能够支撑着回家。

而渠水显然也更吃惊:“你拉肚子拉了十几天啊?”

于家明的神情就很尴尬了。

“那伯娘呢?小月和家辉呢?他们吃了梨没事吧?”渠水问道,神色很是担忧,“我不是说了梨不要空腹吃,也不要多吃,免得拉肚子。”

“哦,他们没啥大碍!就是拉几天肚子,但总比饿着肚子强啊!”于家明的眉宇间就染了一抹愁苦,又略带哀求的看了渠水一眼:“渠水,你能不能借我点粮?家里实在是没有一点粮下锅了,我,我也是没办法了才来求你!”

渠水看着面前的少年,微微恍惚。

前世,好像他在她面前从没有这样低声下气的时候,因为她早在他开口之前就把什么都解决好了。他缺粮食,她主动送,他缺束脩,她就起早贪黑去城里卖菜,他缺读书人穿的长衫,她就主动去镇上买了来一针一线的缝好…

16-反客为主

而他呢,从来都是理所当然的接受!

这一世,她只是没有主动送粮而已,他就这样轻易的在她面前低了头。

于家明,你也不过如此嘛!

渠水心中冷笑,面上则微微惊讶,咬着唇,似是非常为难。

于家明秀气的眉就不易察觉的皱在一起。手心也轻轻握紧,顿了顿,才又恳求道:“渠水,你放心,等我家缓过这一阵儿,我一定还你!”

家里已经两三天没粮食下锅了,之前来刘家没有借到,就只好去借邻居的,连借了十几天,村子里已经没人愿意借给他们了,他没有办法,才又硬着头皮来了刘家。

渠水刚要开口说话,赵伤就闪身从后院走过来,打了声招呼:“渠水,来客人了?”

于家明就很惊讶,看了一眼明显气质不一般的男人,瞠目结舌了一下,才问渠水:“渠水,这是谁?”

他狐疑的目光在渠水与赵伤两个人身上来回转着。

渠水口气淡淡的:“这是我娘那边的远亲,因为天灾,他家里没了人,就一个人投靠了来,暂时住在我家。”

赵伤身上穿着是刘父在世时的衣服,粗布粗衣,腰上随意系了根腰带,扎着裤腿,脚上是一双黑布鞋,与乡下人的穿戴并无二样,但是,也不知怎的,单看这个人,就觉得他与一般的乡下人很不一样。

或许是因为他那挺拔颀长的身姿,或许是因为他那俊美得有些过分的面容,也或许是他那双淡漠又从容的眼眸…

于家明凭本能的,几乎是立刻就感受到了一股来自同性的威胁。

不管他喜欢不喜欢渠水,渠水这辈子都是他的人,他当然不喜欢她与另外一个男人走的太近。哪怕这个男人看起来比渠水要大上好几岁,年龄上根本就不般配。

他略带敌意的盯着赵伤,问渠水:“要在你家住多久?”

渠水就皱眉:“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他是我家的远房亲戚,当然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于家明一滞,脸色涨红,却直直的站在那里,一声不吭。

赵伤这才淡淡问道:“渠水,他是谁?上门来借粮的?”

渠水也同样不想搭理他,只是在有外敌的情况下,她当然要一致对外,因此就笑眯眯的说:“他是家明哥,隔壁村子的,今天来上门借粮的。”

赵伤就“嗯”了一声,态度很随意,但竟然有了几丝威严的模样。

于家明的拳头就握得更紧了。他没想到渠水对外人竟是这样介绍他的。

他明明是她的未婚夫!

“咱家的粮食也不多了,现在灾荒时候,粮食也不能随意借出去!”赵伤说道:“现在姑姑和姑丈都没了,只有你和小山两个,哪里有能力谋生,也就只有家里这点存粮能够糊口罢了,都借出去了你俩怎么办!”

这下,连渠水都面带诧异的看着他了。

咦,没想到这个脾气臭嘴又毒舌的男人说起道理来还一套一套的嘛!

哈,让他来做这个挡箭牌真不错!

不过,渠水却是打算要借于家明粮食的,所以她就对着手指,很为难的看着赵伤:“赵哥哥,这是我爹娘在世时给我定下的刘家人,家明哥就是那个…人,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不如咱们就借出去一点?”

“赵哥哥”三个字说完,不光是赵伤,就是她自己,也都被这娇滴滴的叫声给恶寒了一下。

渠水忙大声清了清嗓子,掩饰自己的不自在。

赵伤皱眉,仔细审视着她的神情,不知道她怎么回事。

从上次她与小山的对话中,他听到她准备与这个少年退亲,所以今天才会主动出头,想替她解决这个麻烦,没想到她却不领情!

都要退亲的人了,还管他们死活做什么!自家都已经穷的要死了!

赵伤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

渠水却不再理会他,眼巴巴的瞅着于家明:“家明哥,你要借多少粮啊?”

于家明瞅了下赵伤的脸色,就轻声:“三,不,就两斗面吧。”

省着点吃,这也足够于家几口吃两个月了。

渠水就温温柔柔的应了一声:“嗳,进屋来坐,我去地窖给你取去。”一边说着,一边将于家明迎进屋子,却在转身的时候,小心给赵伤使了个眼色。

赵伤心中一动,便握拳在嘴边咳嗽两声,慢条斯理的说道:“既然如此,那这粮食得借,但于家小子,我表妹是看在两家通家之好的份儿上才肯借你,你也得有个表示才行。会写字不会,自己写上一个欠条吧,并注明什么时候还粮!”

于家明的脸色变了变。

赵伤立即又往下说了一句:“虽说现在是我表妹当家,但这个家还是姓刘,将来是小山当家的,这欠条也是给他一个交代。再说了,灾荒时候,家里没粮下锅的人家多得很,要是人人都像你一样,今天你来借粮,明天他来借粮,借完就拍了屁股走人,连张欠条都不留下,那我表妹表弟岂不是要喝西北风去!”

这话有理有据,渠水先是摆手坚持不要,听到后来就也跟着点头,对于家明说道:“家明哥,赵哥哥说得有理,那你就写张欠条吧。”

小山早就醒了,一直揉着眼睛躲在里间偷听,闻言便撒欢似的跑出去:“姐,赵哥哥,我去拿纸笔来。”

于家明万般无奈,只得写了欠条,标明三个月后还,又按了手印。

赵伤仔细看了看,就慎重的收到怀里,那宛然当家做主的态度让于家明的眉心紧得几乎都能夹死一只蚊子了。

渠水就拍着手笑:“好了,等会儿我去取粮来,家明哥,要不要在家里吃饭?”

能白吃一顿当然是好的,但是上次吃饭所造成的后果于家明还记忆犹新,因此,他忙摆手,忙不迭说道:“家里还等着这粮下锅呢,我这就走吧。”

渠水也不勉强,自己下地窖里背了两斗黄面出来,四十斤的重量,于家明掂了掂都很吃力。

他本就没有吃过苦,现在又大病初愈,肚子里空空的,就更没力气了。

渠水还特意又拿了两根大南瓜:“家明哥,我家南瓜都摘了,送你家两个吃。”

于家明就更拿不动了。

欣赏了一会儿他的窘态,渠水就装着才看见,笑着上前:“家明哥,我帮你送回去吧。”说着就轻轻松松背起了两斗黄面,交代小山抱起两颗大南瓜:“小山,走,咱帮忙送到家明哥家里!”

被遗忘在一旁的赵伤就不满的斜睨了渠水一眼:“你走了谁做饭?”

渠水就悄悄瞪他一眼,嘴里却说着好听话:“我和小山不回家吃了,赵哥哥,你自己随意做点咸粥就好了,不用准备我和小山的份儿。”

哼,既然送粮食去于家,当然要在他家里吃饭,能吃回来一点是一点啊。

但是,赵伤还是想不通她为什么非要主动送粮食去,自己家里一大堆的事呢,却争着抢着要当苦力。

等送几人出门后,他一下子就明白了深层的原因。

刚刚出门,就遇上了邻居赵二娘子,她乍一看到于家明也是惊讶了下:“这于家后生瘦了好多呢!”

于家明腼腆一笑,叫了声婶子,就不再说话了。

他一向是不喜欢应酬的人,尤其是对着一群爱鼓捣闲话又臭烘烘的庄稼人,但这样腼腆俊俏的模样,又偏偏很得上了年纪的妇人们的喜爱。

赵二娘子就笑得合不拢嘴:“哎呦,你这小子,从小就是个不爱说话的,不像我家这两男娃,皮得很,天天吵得我脑门疼!”因看见渠水与小山手里都提着东西,就问了句:“渠水,你们干啥去啊?”

渠水就自然而然的说道:“家明哥家里没粮下锅了,我和小山送去些。”

赵二娘子就讶然哦了一声。

她皱眉看着三个人走远,明明是往于家送粮的,但于家明这个正主却当先一步在前面走着,渠水和小山像他的奴仆一样,背着沉甸甸的东西跟在后面。

“哎呦,作孽哦!这刘家闺女,是个苦命人呦!”

一边叹气,她一边进家将门给关上了。

赵伤也站在门口注视着这一行三个人,半晌,才无语地说了一句:“就知道这个小丫头是个心思狡猾的,哪怕是送人粮食也能送出个弯弯道道来。”

一路上,遇到了好几个同村人,当面打声招呼,夸赞了于家明两句,等他们走过去,就凑到一起窃窃私语。

沿途遇到了好几个流民,都衣衫褴褛,眼睛如同饿狼一样冒着绿油油的光,好在这个时候的流民还没有那样大胆,只是恶狠狠的看着,没有上前来抢。

于家明的腿肚子却已经开始打哆嗦了,往后退了好几步,亦步亦趋的跟着渠水。

渠水也有些心惊,没想到才小半个月,形势已经恶劣到这种地步了,但是,让她更无语的是于家明,这胆子也太小了吧,堂堂男子汉大丈夫,怎么一点男儿气概也没有,危急关头,难道还指望着她这样一个小姑娘能护住他不成?

渠水发现,当她用全新的冷静的目光去重新看待于家明后,后者一次又一次的刷新她的认知。

也不知道她上一世是怎么看上这样一个渣男的!

好容易到了于家,于家明大大松了一口气,快步走进院子:“小月,家辉,我回来了,咱娘咋样?”

十岁的小月与八岁的家辉便都冒出来,惊喜的看着于家明:“哥,有吃的了吗?娘刚都饿昏过去了。”

“娘!”于家明吃了一惊,抢先两三步进了里屋。

小说《柳影东落女欲归》 第15章 我喜欢听碎裂的声音 试读结束。

点击获取全部章节

一条小冷雁点评:

刚刚看完《柳影东落女欲归》,不错的书,看了很久,剧情也挺有新意,结局略出人意料。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爱在风干泪痕后

爱在风干泪痕后

五年的婚姻,是他对她的恨之入骨,是她对他的一往而深。他为了心上人的孩子,不惜用她刚出生的女儿去做交换,眼睁睁看着她活活烧死……直到有一天,唐浅疯了,从他的世界消失了……战深才明白,世上无人再像她。...
神经西西
已完结 现代言情
狼胎入梦:养夫为患

狼胎入梦:养夫为患

六年前,我误入山洞,被银狼破了身,本以为事情过去,不想六年后我竟莫名怀孕。我本想打掉孩子,狼要杀我全家,要我家破人亡,为了活命,我答应为他出马,只是……狼竟也有七情六欲,不但要生孩子,还要一起睡觉。...
鬼眼姐姐
已完结 灵异科幻
璀璨星空

璀璨星空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耀在城市上空的时候,标志着新的一天开始了,同样也代表着城市又将焕发出生的气息。...
天边花落
已完结 都市情感
第一霸宠:少帅的心肝宠儿

第一霸宠:少帅的心肝宠儿

落魄名媛慕佳云这辈子做过的最丢脸的事,莫过于被逼着给订了娃娃亲的富家公子送订亲信物,但是送成了她的小肚兜,更可怕的是后来还发现送错了人。当知道这个男人身份的时候,她彻底惊悚了。从此,她就没过上一天安稳日子,抢婚,强娶……于是,她罢工潜逃,却被十万大军追击,当场被逮捕回去。某少帅气势汹汹,“做我的老婆委屈了?从今天开始你的用途只有一个,做好少帅夫人。”某女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摊上大事儿了……少帅求放过啊。...
顾言言
已完结 总裁豪门
满堂空留梨花泪

满堂空留梨花泪

她一介戏子,偏偏真心相付,却累得亲人送命!林木青,做过的事都要付出代价,你的命,你的家族我一个都不会放过!可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儿时玩伴会成了名满国家的少将?自己的孩子竟然也是他的!种种交易背后隐藏的究竟是什么……...
生何往
已完结 都市情感
续写不尽的爱恋

续写不尽的爱恋

这世上或许终究有这么一人,你从来未曾得到过他,却早在心里失去了他千百次。在我心里,陆铭臻就是这样一个存在。从十岁那年的惊鸿一瞥,我余生中所走的每一步,都是为了更接近她。可爱情这种东西,爱对了是刻骨铭心。爱错了,便是粉身碎骨。当这个男人亲手将我推向死亡,我终于是死了心。“陆铭臻,我不爱你了,再也不爱你了。”男人将我紧紧拥在怀中,嗓音温柔怜惜。“对不起,对不起。”可是陆铭臻,我要的从来不是你的道歉。如果你爱我,你就不会对不起我。...
南风向北
已完结 现代言情
男人不低头

男人不低头

男人有泪不轻弹,人到中年万事休。三十五岁的陈重,遭兄弟暗算,身陷囹圄,公司破产,娇妻出轨。利益驱使下,趋之若鹜的人们面目狰狞。绝望中,我扬帆起航,搅动商海风云,掀起惊涛骇浪,铸就一代商业传奇。...
白马不喝水
连载中 都市情感
先婚厚爱:靳先生情深手册

先婚厚爱:靳先生情深手册

嫁给他,是她唯一处心积虑过的自私,痴痴守着无爱冰冷的婚姻两年,受过敷衍,经过谎言,忍过屈辱。“沈言渺,到底是为了什么才能让你死死守着这么虚伪恶心的婚姻?”靳承寒不止一次这般怒不可遏地吼过。每一次,她都将谎言出口成章,为了钱,为了虚荣,为了一切,就是不说为了爱情。婚姻的坟墓里,她失了身,失了尊严,最后……失了心。...
水果硬糖
连载中 都市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