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权色:代嫁之独步宫廷详情
锦绣权色:代嫁之独步宫廷

锦绣权色:代嫁之独步宫廷

穿越重生 | 已完结
2021-01-09 10:11:07
推荐指数:
《锦绣权色:代嫁之独步宫廷》主要说的事情,看看凝月醉是怎么讲的:月晚擦一把脸上的泪,吸了吸鼻子,跺着脚分辨道:“姐姐。没有。我记得清清楚楚,从那次上香之后,我就把手链给放进了锦盒里,没有再戴过了!怎么会给弄丢了呢?”“晚儿,不哭,晚儿。既然不是你弄丢的,就是被谁给偷了去了!你先别哭。姐姐给你问问!”说着,伸手抽出锦帕,将月晚脸上的泪痕擦干净。一回头,变了脸色,厉声对柳妈说道:“柳妈,你是晚儿的贴身妈妈,到底什么人来过?你还不从实招来!”
章节预览

锦绣权色:代嫁之独步宫廷:一颗心 一个人 一辈子

水寒星的眸子骤然收紧,五指紧紧的攥在一起,伤痛和不甘紧紧攫取着他。

“晚儿,难道我给你我的心,还不行么?”一字一顿的吐出这几个字,艰涩难言,痛心难当。

月晚轻轻的转身,面对着窗外迷蒙而粼粼的明心湖,清眸已是泪雾滂沱,咬唇将眼泪逼回去,幽幽说道:“我用真心守候爱情,用痴心等待爱情,用耐心邂逅爱情,既然爱了,就爱得彻底,一颗心,一个人,一辈子!”

水寒星心里似翻起滔天巨浪,一颗心,一个人,一辈子!可……自己……他无法给她,真的无法给她!他该怎么做?该怎么做?

屋内静默,时间滴答……

半晌,水寒星踱到窗前,长身玉立,站在月晚的身侧,脸上已恢复了朗月清风,迎面而来的暖风,拂起他的发,飘逸若仙。“晚儿,不是要去泛舟么?咱们走吧!”

“星哥哥,我……”月晚转身,委屈的抬眸看他,张了张嘴,终究什么也没说,低下头。

再抬起头时,已是灿烂的晴天,好似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唇角微挑,欢快的说道:“星哥哥,我们走罢!”

“好!”轻轻答应一声,他抓过她的手,感觉到她轻轻一颤,没有挣脱,他还是她的星哥哥吧!?

两人下楼,结账,然后步出怡心茶楼,一起往渡口走去。

看到这两人,一个俊美轩昂,柔和的眼眸泛着淡然的光泽,而另一个娇美俏丽,灵动的黑眸确实如一汪清泉,任你看上一眼,就要深陷其中。一双璧人,不时的惹来众人的回眸与注视,更有痴迷者走着走着就忘记了看脚下的路,撞到迎面而来者……

“星哥哥。”月晚突然止住脚步,抬头,眉角挑起,继而又拧着眉哀叹道:“看来我们不能在这儿随意走了。”小嘴嘟着,清亮的大眼飞快的掠过刚刚相撞的两个人。

“噢。晚儿可有什么好的建议?”水寒星一双暖眸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性感的唇微微勾起。

“有,我们。跑啊!”一声欢叫,月晚一手提裙,一手拉着水寒星疾步往前跑去。水寒星一愣,俊脸笑开,提步跟上!

“哎,哎,小姐,二小姐。您小心,不要摔倒了!”敏儿一看,赶紧喊着跟上。

道旁的人突然被这一对玉人给弄呆愣了。大瞪着两眼,张着嘴看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待早已不见了二人的身影后,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问一声:“发生什么事儿了?”皆摇摇头,不知道。

小跑着到了渡口,月晚已是气喘吁吁,小脸也红润起来,咯咯笑着,挣脱开水寒星的手,一下子坐在台阶上,待气息渐渐平稳下来,才回头对立在自己身侧的水寒星调皮的眨了眨眼睛,说道:“星哥哥,你猜猜,他们会怎么想咱们?”

水寒星宽容一笑,蹲下身子,拉起月晚,轻轻拍打着她身上的尘土:“晚儿,地上凉,不能久坐!”边说边拉着她往下走去,状似思考一番说道:“我想他们都在想,这两个傻瓜在干什么?发生了什么事儿了么?”

“星哥哥,晚儿以为,他们一定在想,这两个人长成这样,太可惜,太可惜了!”月晚一脸严肃,眉头蹙着,叹息道。

“怎么可惜了?”水寒星大惑不解,止住步子,回身看着月晚问道,不知道这个丫头又有什么突发奇想!

“他们可惜这两个人都是疯子!”月晚眉眼含着忧虑,愁容满面,哀声说到。

水寒星一个没忍住,噗的一下就笑喷了,继而整张脸抽搐了几下,苦笑一声,叹道,晚儿啊晚儿,你损人就不能利己么?

而月晚乐得前仰后合,笑软了身子,弯下腰去,蹲在地上。

水寒星只是眉眼染笑的注视着眼前的小丫头,伸手将无力的她圈在自己的怀里。纵容的看着她的一颦一笑,心里眼里,满满的!

月晚终于止住了笑,可突然发现自己和他之间的姿势如此的暧昧,双手紧紧的抓着他胸前的衣服,伏在他的怀里。听着他有力而强壮的心跳,月晚呆呆的一动不动。仿佛呆痴了的石雕一般。小脸也开始烫起来。

“晚儿!”低低唤了一声,动情的音色,顿时让月晚心头一颤,赶忙一把推开他,脸色绯红,眼眸乱撞,半晌,才结结巴巴的说道:“星,星哥哥!我,我不游湖了,我要回去了!”说罢,也不等他答话,转身跑上台阶,轻轻唤道:“敏儿,我们回去!”

水寒星呆呆的站立着,刚刚还温香软玉在怀,而转眼怀中佳人离去,眼眸里尽是伤神与不甘,张嘴想要唤她留下,可是终究还是放弃了,对身旁跟着的下人吩咐道:“保护小姐回去!”

下人答应一声,转身跟上月晚。

目送着娇小的身影急急忙忙的消失在视线里,水寒星的脸色开始严肃起来,凝重的眸子闪射着坚定,本就淡泊的眸子更加的了然与彻悟。

回到马车上,月晚仍然不做声,只是紧蹙着眉,紧紧咬着唇,不发一言。敏儿几次欲要说什么,可死看到月晚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色,只是张张嘴,又把话给咽了下去。

回到丞相府,月晚的情绪才恢复原样,搭在敏儿的手上下了马车,提裙走上台阶,似是想起了什么,回身看向明儿,低声叮嘱道:“敏儿姐姐,今日之事不要告诉娘亲,事情我会处理好的,娘亲的事情已经够多了,我不想让娘亲担心!”

“是,是,二小姐!”敏儿从未发现二小姐如此的严肃过,赶紧点了点头,连声答应着。

进了府里,月晚又到李心田的院子里玩了半日,一起用过午饭,才告退回到碧月居。

坐在镜前,将头上的银钗一应拔去,只是挽了个简简单单的发髻,用父皇送给自己的白玉发簪轻轻挽住。

之后,转身目光落在屋内的请柬上,矛盾重重,想起那个遥远的似乎要淡去的记忆,记忆中寒哥哥的那句“丫丫,等着哥哥来接你!”可如今自己已经长大,可寒哥哥你为什么没来接我?

缓步走到衣柜的前面,自从上香时被锦衣发现了七彩玲珑石的手链后,就没有再带过,担心娘误会自己,心里伤神!

拉开衣柜,见最里面的锦盒取了出来,捧着来到妆台前,轻轻打开,可,她突然就愣住了,浑身似乎骤然被雷击了一样,手链不翼而飞。

锦绣权色:代嫁之独步宫廷:谁是真正的贼

月晚瞪着大开的锦盒,空空如也,她不相信的拿起锦盒往外倒了倒,还是失望,急忙站起来,呼啦一声拉开衣柜门!将里面放置的东西一件一件往外扔着,明明记得就放在盒子里的。怎么就会不见了呢?

渐渐,她的手颤抖起来,柜子里的东西都已经清空,可是手链的影子也没有!俯身,又将地上的衣物翻检了一遍,浑身上下如坠冰窟,没有,什么也没有?

不顾地上乱七八糟扔着的衣衫,抬脚跑到门外。“柳妈,柳妈!”大声喊着,眼睛搜寻着柳妈的身影。

“哎哟,二小姐,您叫我!”刚刚从外面提着一篮子水果点心的柳妈,听到呼喊,急忙应着就碎步走了过来。

“柳妈,最近有没有人,有没有人,到我的房间里来?”月晚心思急切,可是平日里自己总是一幅嘻嘻哈哈的神情,担心柳妈会看出什么来,如今一着急,有些结结巴巴。

“怎么了?二小姐!”柳妈一愣,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的神色,可想到月锦衣的警告,打了一个寒战,赶忙否认道:“二小姐,。每天我都守在碧月居的,并没有见到什么人进来啊?小姐怎么这么问?难道是不相信柳妈么?”

月晚没想到柳妈会突然这么说,脸上有些尴尬,可是想想自己这儿除了柳妈。平日里也就是娘亲来这儿瞧瞧。偶尔爹爹也来一次。怎么手链就凭空消失了啊?也太离奇了。

“柳妈,你不要将什么罪名都往自己身上揽,这个话我可没说过,而且我相信你,因为你跟着我这么多年,小时候还不是你一点一点的伺候着我长大?我怎么能够怀疑你呢?我就是问问,你有没有看到有人进过我的房间,除了爹和娘意外的人任何人!”

“这个……”柳妈的话差点儿就脱口而出了,可是突然那句“我让你全家尸沉明心湖”就跳入了脑海中,激灵灵一个冷战,赶紧拼命的摇了摇头道:“二小姐,白天柳妈一直都在碧月居,除了去送些换洗的衣服等,从未离开过半步!”

月晚盯着柳妈瞧了一会儿,面色一黯,垂眸微微一叹,道:“算了,既然你如此说,就算我没问算了,不过你还是要仔仔细细的回忆一下这些日子,有没有什么人来过碧月居!”

说着,转身就进了屋里。

“是,二小姐,我,我一定好好想想!”柳妈心虚的保证,面色尴尬,不敢抬头,真是做了亏心事,白日怕暗鬼!

低头看到手里提着的篮子,赶紧提步跟上月晚,卑微的弓着身,走到月晚的面前。将手里的水果篮子捧到月晚的面前,恭顺的说道:“二小姐,这个是太子殿下让人送来的,夫人和大小姐让给二小姐您送来。”

月晚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篮子,冷笑一声,还真是周到,什么都有!原来这个太子也不是个冷得见面都要杀人的主儿啊,可偏偏对自己是痛下杀手!哼!“柳妈,水果你拿着吃吧!我不喜欢吃!”

赌气的转身坐回到桌前,微微蹙眉,轻咬着嘴唇,竭力回忆着这些日子发生的一切。可是没有丝毫的蛛丝马迹!难道,难道就是夜半的时候贼给偷走了。可是,她重新站起来,拉开衣柜,检查了一边,又回到妆台前翻看着首饰盒里的首饰,一件不少!

这是奇怪了,为什么偏偏要拿一个手链呢?

凝眉思索着,柳妈呆立在一旁,眼光偷偷的跟着月晚的身影滴溜溜在转,心里也一直的忐忑着,不知道二小姐会不会怀疑自己!

“晚儿,晚儿。晚儿在不在?柳妈?”突然,清亮的喊声在门外响起,转而就到了门旁。

“姐姐!”月晚听到锦衣的呼唤就给赶忙哭丧着脸走了出来。

“晚儿。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儿?”月锦衣紧走几步,将手里捧着的一个锦盒放下,过来拉住晚儿,紧紧皱着眉头,关切的问道。

“姐姐,晚儿。晚儿娘亲给晚儿留下的那个石头链子,不见了!哇……”月晚张嘴就哭了起来。

“晚儿,晚儿,你再找找,是不是放到别的地方去了?还是你忘记在哪儿了?或者是你戴着的时候给丢了?”月锦衣关切的拉着月晚,一脸担忧,可心里冷笑一声,你娘亲给你留下的?差点儿就给你骗了,没想到你这个平日里天真的小丫头,竟然蛮会撒谎的,那好,我就让你有口难言!

月晚擦一把脸上的泪,吸了吸鼻子,跺着脚分辨道:“姐姐。没有。我记得清清楚楚,从那次上香之后,我就把手链给放进了锦盒里,没有再戴过了!怎么会给弄丢了呢?”

“晚儿,不哭,晚儿。既然不是你弄丢的,就是被谁给偷了去了!你先别哭。姐姐给你问问!”说着,伸手抽出锦帕,将月晚脸上的泪痕擦干净。一回头,变了脸色,厉声对柳妈说道:“柳妈,你是晚儿的贴身妈妈,到底什么人来过?你还不从实招来!”

柳妈身子一抖,膝盖一软就跪了下来,不住的叩头辩解着:“大小姐,二小姐,饶命啊,柳妈确实不知啊!我每日里就守在这儿,可是什么人也没发现,而手链又不见了!是我的错,我没有尽到责,可是我确实什么都不知道啊,就连,就连二小姐说的什么手链,我也是没见过的!大小姐,您,您明察啊!”

“我看你是强词夺理!这个碧月居,难道还有其她的人不成?还是你要告诉我,是晚儿监守自盗,冤枉了你?”月锦衣目露寒光,凶狠的盯着柳妈,一步一步逼近柳妈。

“我告诉你,你休想搪塞过去,既然落到我月锦衣的手里,还不从实招来!”说着,一只手死死的卡着柳妈的下巴,逼着她看着自己的眼睛,而她要告诉柳妈的就是:你全家的性命都在我的手上!

“大小姐饶命啊,大小姐!我真的没拿,也没见,没见什么人来过!”一身冷汗的柳妈吓得跪坐在地上,额头已是冷汗涔涔。

“啪。”的一声,一道利掌打在柳妈的脸上,顿时五道红色的指印毕现,“还嘴硬,今天我就要看看,到底是你的嘴硬还是你的脸皮厚!”月锦衣一甩手,啪啪啪清脆的响声震动着碧月居。

“说不说?”月锦衣声色俱厉,凶狠异常。吓得月晚身子一抖,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大小姐,大小姐,您饶命啊,您就是把我打死,我也不知道啊!二小姐,二小姐,我真的不知啊!”柳妈跪扑向月晚。

可月锦衣一脚将她踹到在地,又狠狠的打了起来。

没一会儿的功夫,柳妈的脸就红肿起来。可月锦衣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月晚心里一寒,赶紧站起来,一把拉住锦衣的胳膊,“姐姐,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我不找了。不找了!”月晚痛哭失声,一直哭得肝肠寸断,耗尽了全身的力气,疲软的双手渐渐松开锦衣的胳膊,捂着脸瘫坐在地上,寒哥哥,以后你再也找不到丫丫了啊!

完本试读结束。

点击获取全部章节

一只滨海呀点评:

作者凝月醉大大,我一直在支持你的书,很好,尤其是人物沈[刻画,写得非常好,还有自创诗句,搞笑幽默,我会一直支持你的!直到永远……!!!!!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总裁爹地是大佬

总裁爹地是大佬

一场大火,宋妍代姐入狱,在监狱里生下一个“死胎”。  出狱之后,她抹去过去的痕迹想要重新开始。  却在医院里被一个小白团子给抱了大腿?!  小白团子黏上她是因为她有母性的温暖。  只是为什么她身后还跟着只大白团子?!  还扬言要把她吃干抹净?  小念念:“阿姨阿姨,萌宝买一送...
小甜心
连载中 现代言情
总裁又在求负责

总裁又在求负责

“你‘伤’了我,得负责!”作为商业帝国的神秘总裁,英俊多金,却嚷着要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女人负责。为此,他坑蒙拐骗机关算尽,总算用红本本拴住了叶漫漫。婚后,林星辰更是用尽心思实力宠妻,成为行走的狗粮仓库。“老板,有人说林小姐丑。”“瞎,送去眼科!”“林少,请问您看上叶小姐什么?”“肤白貌美大长腿!”“辰总,夫人说您涉嫌坑婚骗婚要起诉您。”“告吧,她没证据。”叶漫漫气势汹汹甩来‘判决书’,双手叉腰地怒吼道:“林星辰,上天判你宠我一生,强制执行!”“好!”...
连载中 总裁豪门
填四川

填四川

★本书是第八届茅盾文学奖提名作品,改编的由秦岚等主演的同名影视剧将于今年上映。★小说自四川荒芜告急康熙颁布“填川诏”开篇,以主人公宁徙离闽进川遇飞人夺子为线索,以川东小城荣昌县为主场景,浓墨重彩地描述了进川移民的大起大落。全篇贯穿了宁徙与土著士绅赵书林、闽西武士常维翰惊世骇俗的生死爱情,栩栩如生地描写了土匪、戏子、族人、商贾、官宦、皇室等各色人物的善恶心态。人生的百般磨难,创业的万般艰辛,演绎出大悲大憾的人间悲喜剧。填四川与闯关东、走西口、下南洋是中国移民史上的重大事件。长篇小说《填四川》艺术地讲诉了一个客家母亲和家族悲欢离合的故事,一个复苏泱泱大省的史诗故事,一个小人物成为大英雄的故事。...
已完结 出版图书
重返16岁

重返16岁

一觉醒来陈洛意外的发现自己居然被老天爷一脚踹回了1997年。这一年,陈洛还只是个普通初三学生。这一年,周杰伦这个改变乐坛的绝世天才还没现世。这一年,网络三巨头全都还没创立……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而陈洛的重生,注定要开启一场不平凡的人生。...
灯草
已完结 都市情感
甜心萌宝带回家

甜心萌宝带回家

“这男人是有多闷骚,这都能忍得住?!”一觉醒来,她从狩猎场被人救出,没有任何犹豫的机会签了卖身契。回想当初,她把渣男当个宝,父母双亡,落得个狩猎场生不如死的下场;幡然悔悟,她虐渣打脸好不痛快,毁她?辱她?糟践她?不好意思,本小姐智商上线了!...
叶情长
已完结 现代言情
东风不解相思意

东风不解相思意

第一次,南宫玄求易落放血救柳柔儿,易落笑着去做了;第十次,南宫玄命令易落落胎救柳柔儿,易落哭着去做了……第十九次,南宫玄逼易落把命给了柳柔儿……他以为他可以永远赢,可原来没有了她的爱,他输的那么彻底……...
木林
已完结 短篇
捡个娘子来种田

捡个娘子来种田

陆曼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成为穿越大军中的一员,还正好赶在男友出轨的那天。一对比,这乡下汉子比那个渣男帅,比那个渣男暖,还比那个渣男纯情。那还纠结个屁,果断扑倒。从此以后,种田发家,虐渣渣。人生不要太惬意哦!...
浮生
已完结 古代言情
我只能陪你到这里

我只能陪你到这里

余安默默跟在谭胜廷身边三年,她以为自己会成为感情的上位者,没想到爱到最后只剩殇。她决绝的斩断跟他的一切,谭胜廷却突然慌了。旧文链接:《高攀》http://www.ruochu.com/book/134391《现在去见你》http://www.ruochu.com/book/127336《念念不忘》http://www.ruochu.com/book/86093《我的男友小心眼》http://www.ruochu.com/book/81812...
二斗
已完结 现代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