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女匪:高冷王爷求庇佑详情
田园女匪:高冷王爷求庇佑

田园女匪:高冷王爷求庇佑

穿越重生
2020-11-30 06:36:17
推荐指数:
在《田园女匪:高冷王爷求庇佑》里面是一波三折,沈时晴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文墨备显尴尬挑一下眉,自是也想起两人初见时,花夭夭是如何搔首弄姿,笑料百出的来调戏挑逗寒宵的。“所以就因为这样,蒋风便到处借着花家的名声为非作歹,不过很奇怪的是,近三个月来,这花家大小姐却好像又突然转性般。不但开除了蒋风,还将花家一切与蒋风有关的无能人等统统遣散,请回了擅于经营和管理的粮店掌柜严守,并且不问出身的任用有才能之人任职。
章节预览

田园女匪:高冷王爷求庇佑第7章试读

既没有当中大发雷霆斥责她不守妇道,不尊女子常礼,也没有被她吓到害羞的立刻转身就跑,反倒是这般淡定从容,镇定自若,这到瞬间让花夭夭觉得自己很像个正在卖力表演的猴子。

于是乎,花夭夭只好自行放弃默默转身准备离开:“额,算了,看来公子你是真的不饿,那我也就不过多打扰了。”但谁知这时,刚转身的花夭夭,却忽然被寒宵伸手一把拉扯住。

“等一下。”

“啊?”

“把吃得留下,然后你,有多远走多远。”寒宵看也不看花夭夭,双目只紧盯向花夭夭手中呈着麦饭的饭碗,随后不等花夭夭回应,饭碗就已经被寒宵顺手抢走。

“喂,你你……”花夭夭一脸懵逼在寒宵身后气到语结,寒宵只微停一下脚步头也不回的冷声回应:“怎么,还想继续问我是否婚否,如果我说否的话……”

寒宵转脸一记冷眸射来:“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要强令我娶你吗?”

“额,这个……”一阵强大的冷凝气场瞬间扑面而来,花夭夭当即呆若木鸡立在原地。

她心中隐约有感觉,自己似乎是惹到了一个不怎么好惹的大人物,为此此刻也只剩不停地缓慢摇头,不敢再多加言语。

寒宵见她这神情倒是意料之中,随即满意的扬起一抹浅淡冷笑回头。

“文墨,给钱,这吃得,算我们买得。”紧接着寒宵冲文墨吩咐,便头也不回的大步远去,只留得花夭夭站在原地无比愤怒抓狂。

这原本想着耍个女流氓调戏吓唬一下这看上去弱不禁风的贵公子,但谁知却反被人家淡定自若的将了一军,这真是,属于女人和花家大小姐的面子,全部都丢的一点不剩啊!

“谁让大小姐你这痴女的毛病又犯了,我还以为您这彻底觉悟了,现在看来,唉!”回去的路上,碧玉冲着一副闷闷不乐状态的花夭夭嬉笑吐槽,花夭夭则噘着嘴抛来一记充满怨念的小眼神。

“额,咳咳,不过,大小姐您做得那个槐花野菜麦饭还真是好吃。”碧玉见状赶忙换个角度夸赞起花夭夭,果然一听这话,花夭夭便瞬间开怀大笑起来。

“是吗?好吃吧,我就给你说呢,我花夭夭一出手自是不凡啊。”

而另一边,寒宵在马车上以极快的速度吃完了那碗麦饭,还情不自禁的伸出舌头舔一舔唇边。

正巧这时文墨掀帘进车,一见寒宵吃得连渣都不剩的空碗,当即不可置信的大呼一声:“唔,王爷,看来这乡野小吃很对你胃口嘛。”

“少废话,我让你调查的事呢?”寒宵故作不以为然将空碗放在一边,紧接着拿起一块白绸帕子轻擦下嘴角。

“哦,大体上调查清了,这雾都城守城官王清然是通过科举上任的七品小官,背后没有什么权势背景。

不过城内有一巨富骆河,听说他的舅舅在天都兵部钱守刃手下任职,所以借着这层关系,骆家在这雾都城中可谓是暗中一手遮天,为此在有些官司上,王清然可能还得听从骆家的意思。

另外,因为雾都地处边疆,所以都城统领乃是当朝一品都护卫大将军黄耀,所以不管是王清然还是骆家也都相当忌惮黄将军。

而黄将军乃先帝生前最信任的骁勇大将,所以他应该会比较偏向我们这边。”文墨一口气解释到此,寒宵则当即陷入沉思状轻揉下太阳穴。

许久后,寒宵才缓慢开口:“既然如此,我们就在这柳岸镇定居吧。”

“啊?在这,王爷不准备去都城吗?”

“我此次称病远离天都,来到这几千里外的边疆之地,就是为了打消我二哥上位称帝后对我的忌惮。

而你刚也说了,黄将军乃父皇生前钦点的一品都护卫大将军,他驻守边疆,手握重要兵权,私心来说也会倾向于我。

所以如果我这阵前往雾都城住下,不可避免的就会引起有心之人的怀疑和关注,这就违背了我最初躲藏到此地的初心了。”

听寒宵这一番解释,文墨才算恍然大悟。

“原来是这样,还是王爷想得周全,不过,让王爷屈居在这乡野小镇,岂不是有些委屈您了?”

“为了将来的天下苍生大计,眼前这点委屈又算什么呢。”寒宵不以为然快速摇头否决,文墨当即不住点头应允。

“对,王爷所言极是,那我们在镇上定居,是否也要暂时先不透漏身份呢?”

“不,在这镇上定居,我们定要大张旗鼓,还要让镇守的官员大方宴请我们才行。”寒宵再度摇头否决。

“啊?这是为何,您刚不是还说要尽量低调。”

“因为要让我们看不见的敌人们,尽可能感觉到我们在明处才是最安全的,你真以为我称病辞行,我二哥那边就完全相信吗?

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定会暗中派人手打探监视,所以,我们必须要主动显出自己所在的方位,并且明面上要尽可能表现得只贪图享乐,醉生梦死于山水之间。”寒宵说到此一甩手中的折扇,文墨当下恍然大悟寒宵此举背后的深意,不禁更加敬佩起来。

“是是,王爷的想法果真周全,属下这就去通知镇长和镇守长官,让他们大摆宴席,为王爷您接风洗尘。”文墨行礼,起身转身欲走,寒宵却忽然想到什么再度呼唤住他。

“等一下。”

“嗯,王爷还有何吩咐?”

寒宵望一眼远处那只吃空的饭碗。

“刚刚那个丫头,我之前说去打探……”

“哦,这事啊,王爷放心,我记着呢。”文墨听到这话目光也随之望向那空着的饭碗低头忍笑回应。

“嗯,你别乱想,我只是觉得她这小吃做得不错,我们以后在这镇上时日还长,所以空闲无聊时,还能让她给做点。”

“是是,属下明白,王爷放心,属下一定给您打探到那丫头姓名,以及家住何处。”文墨最后掩嘴一笑,在寒宵一副极不自然的高傲神色下快速跳出车去。

田园女匪:高冷王爷求庇佑第8章试读

随后,待文墨提前赶往柳岸镇镇守刘子玉的住处通报顺民王即将到来,并还会在此借住很长一段时间后,刘镇守惊讶到连滚带爬的跌下自己府衙台阶,一边叫人速速通报柳岸镇镇长柳生,一边慌忙准备迎接队伍,宴席招待等诸多事项。

而待花夭夭的马车回到镇上时,镇上早就被一堆等着看看当今顺民王是何模样的老百姓围得水泄不通。

“大小姐,听说是天都来的人,当今的三皇子顺民王啊,我们要不也去看看?”碧玉望着大批攒动向镇守府衙位置的人流,当下兴奋不已的冲花夭夭提议。

然而花夭夭却极为慵懒的斜倚在马车一侧闭目养神,听闻碧玉的话,也只是大大打个哈欠连连摇头拒绝:“不,我现在困得要死,就不去凑那个热闹了。”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想得是:“迎接领导,接风洗尘那一套我在现代职场历经太多了,这好不容易来到古代了,还是有多远就躲多远吧。”

“不过,大小姐,我之前跟娘亲在雾都城逃难的那些年有听人说过,这顺民王最厌恶的,乃是烧伤抢掠匪徒之事,如此一想的话,我们彼岸帮花家到当真要尽量离他远点为好。”

“哈?还有这一说。”花夭夭瞠目哑然,但转念一想:“也是啊,哪个官家贵胄会喜欢土匪强盗啊。”

“嗨,没事了,花家现在已经不行匪帮之事许久了,再说,人那么大一皇亲国戚的大王爷,不出意外的话跟我们估计到死都不会有交集。

所以我们只要好好清理自己帮内像蒋风一样仗势欺人,借势牟利的不法小人,再安心踏实的经营自己的小生意就不会有事的。”花夭夭大手一挥,并未把这当成什么大事回应。

“嗯,大小姐这么说也的确如此。”

“所以啦,我们还是赶快打道回府别再这凑热闹了,我好困啊!”花夭夭说话间忙催促着赶车小哥加快步伐回府。

而那时的花夭夭,如果能预料到几个月后发生的事话,她绝对会极力大打自己嘴巴,警告自己千万不要立这种小旗插满坟墓般的满满死亡flag。

随后的三个月,日子风平浪静,花夭夭自从请回了严守后,果然,花家的粮店生意开始逐渐好转起来。

加之在这期间,花夭夭开除了不少之前属于蒋风手下,不做实事,整日就只知好逸恶劳,吃里扒外的一干人等,并积极善用帮里有才能,却曾被蒋风打压的有能力之士任职,很快,花家快濒临破产的高危局势,便逐渐开始出现好转迹象。

当然有关于花夭夭和花家的所有信息,文墨早就打探的一清二楚,并将这些全都如实转述汇报给寒宵。

“哦,匪帮世家的大小姐啊。”寒宵头回听闻只若有所思的转动着手中的茶杯,看不出一丝情绪变化。

“对,不过据我打听,花家自从这花夭夭的祖父辈开始,就弃匪从商了,近些年在大力发展粮食种植和贩卖,以及茶叶倒卖的生意,这几年的经营效果很是显著,花家在柳岸镇的口碑也逐渐好转。

只是,自从花家上任掌门离世由这花夭夭接手后,生意又开始有一落千丈之势,据说是因为这花夭夭除了恋爱嫁娶之事,对其余事一概都不过问。

整日就只知在镇上寻觅长相俊美的年轻公子,逼迫人家娶她,所以帮内的生意经营等一系列大事,就全权交给她的护卫蒋风管理了。

“哦?原来她这个毛病是与生俱来的啊!”寒宵听到此不由自主的发出冷哼嘲笑。

文墨备显尴尬挑一下眉,自是也想起两人初见时,花夭夭是如何搔首弄姿,笑料百出的来调戏挑逗寒宵的。

“所以就因为这样,蒋风便到处借着花家的名声为非作歹,不过很奇怪的是,近三个月来,这花家大小姐却好像又突然转性般。

不但开除了蒋风,还将花家一切与蒋风有关的无能人等统统遣散,请回了擅于经营和管理的粮店掌柜严守,并且不问出身的任用有才能之人任职。

所以这才在短短的三个月时间里,将花家之前一派萎靡不振的景象扭转过来。”文墨说到这里,寒宵自是又回忆起之前偶遇花夭夭的两次场景。

“是吗?这么说的话,这个花夭夭,可当真不简单啊,看来是个颇具头脑和城府的人。”

寒宵这边对花夭夭不禁有些刮目相看,而另一边的花家,花夭夭则正对着这月有所收益的账目单,依然还是眉头紧锁,难展笑颜。

“大小姐您怎么了?这个月粮店的生意很好啊,有了不少收益,您这怎么还如此忧愁啊?”碧玉端着茶水走进关切询问,花夭夭长叹口气,将账目薄放在桌上哀叹。

“唉,粮店的生意是不错,可是茶行这边的倒闭却还是让我觉得很是可惜啊。”

“哦,茶行这里到确实,但您当初那样对卫护卫了,现在想要重振,怕是……”碧玉当即面有难色,花夭夭一脸茫然不解。

“卫护卫?我,怎么对他了?”

“大小姐您忘了,就是卫乾鸣护卫啊,他可是从您打小起就一直跟着您的,对花家和您可谓是忠心耿耿,之前老爷还在时,每年茶叶的走商运输贸易都是他负责的。

可是之前,由于他跟蒋风之间出了点矛盾,您又一心偏袒蒋风,于是就把他赶走了,他走之后,蒋风找来的人负责茶叶贸易,不但寻得的茶品极次,而且还常常缺斤少两,所以就因为这样长此以往,才使得花家的老客户们都全部流失了。”

经碧玉这么一提醒,花夭夭很快通过之前的记忆搜寻到事件的经过,随后除了再度于心中无奈吐槽感叹外,也不知能说些什么了。

“花夭夭啊花夭夭,古有纣王为妲己误国,今有你无脑花夭夭为蒋风驱赶贤能才干啊!怎么你这赶人赶得都是能人将士啊,你还当真是自带无敌败家技能了啊。”

“哦,这样啊,那现在,要怎么找回,那个卫乾鸣呢?”随后,花夭夭只能摆出一脸自己错了的神情,可怜巴巴的望向碧玉询问,碧玉却也只能表示无能为力的摇一摇头。

小说《田园女匪:高冷王爷求庇佑》 第7章 雾都城势力状况 试读结束。

点击获取全部章节

凡霜mio点评:

看完《田园女匪:高冷王爷求庇佑》这本书,我长呼一口气,柔和的日光温柔的洒照在我的头顶,形成一个光圈,沈时晴的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惊婚失色:邪少爱妻上瘾

惊婚失色:邪少爱妻上瘾

萧复来的宠爱于她是一场救赎。*****一次酒醒,她发现和自己名义上的小叔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落魄而逃,却不想亲爸,姐姐还有刚结婚丈夫的“秘密”被她窥知。铭城各大头条上都是她和她小叔的丑闻。一场醉生梦死,她以为失去了所有,却不曾想,这才是她人生幸福的开始。...
狐狸姑娘
已完结 总裁豪门
人王殿

人王殿

五年前,他是所有人眼中的废物女婿。五年后,他为人王,执掌龙国至高人王殿,手下四大战神,横档龙国东南西北;十大殿皇,统御万里疆域!那一日……他接到女儿求救电话,携百万将士回归龙国,将最繁华的世界亲手递交于她们母女!!...
连载中 都市情感
爹地,我和妈咪要抱抱

爹地,我和妈咪要抱抱

“妈,你在饭菜里面放了什么?”俞母睁着一双焦急和愧疚交织的眼神看着俞静雅:“雅雅,妈咪真的是没有办法了,真的是没有办法了,雅雅你要原谅妈咪啊……”可俞静雅还没有听完俞母说的话,就晕倒了下去,彻底没了意识……...
山海
已完结 都市情感
情深难度流年

情深难度流年

三年的模范夫妻,乔颜逼着顾倾墨演了三年的戏。乔颜爱得小心翼翼,换来的永远都是冷嘲热讽。这场戏太累了,太伤了,不如一别两宽。“我是做错了事,我纠缠了你三年,现在,我还给了你半条命,顾倾墨,我们两清了。”...
桃小五
已完结 总裁豪门
炎黄殿

炎黄殿

北境一战!百万将士尸横片野,终将北虏赶入极北荒原!炎黄战尊载誉而归!却震惊地发现!女儿竟在垃圾堆捡东西吃!老婆竟被富二代嚣张霸占!战尊一怒,惊天动地!百万将士闻讯南下!方圆百里血流成河!...
连载中 都市情感
余生执手,与你同欢

余生执手,与你同欢

她爱他二十年,费尽心机嫁给他换来的只是一再的羞辱。当宋依然从他的生命消失,当一切真相大白,冷继尘后悔不已,势必要追回逃妻。“冷继尘,我们已经离婚了!”她逃。“宋依然,只要我没有签下离婚协议书,你就还是我太太!”...
兔子先森
已完结 现代言情
情锁冷面君王

情锁冷面君王

他是残暴的王,人人闻风丧胆,所以他可以理直气壮的抛弃从未见面的丑颜王妃。半年后,初相见的惊为天人,没有人告诉他的王妃美的像仙子,就像一只雪精灵他的眼里只有唯我独尊和天下。为了得到天下不惜用她做交易;为了救想要守护的女人不惜牺牲她的性命…直到失去她的那一刻,他才知道那是一生的伤痛,他眼眶通红,就是下地狱,也要把她抓回来。...
流年似水
已完结 古代言情
超级小医生

超级小医生

本是混吃等死的富家子弟,却家族蒙难,父母失踪,落魄街头。同学欺辱,兄弟反叛,订好的婚约无故作废!一朝觉醒,奋勇向前,我虽良善,但绝不懦弱,我虽医者仁心,但绝不放狼归山!...
真庸
连载中 都市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