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灭天君详情
寂灭天君

寂灭天君

玄幻奇幻 | 已完结
2021-02-24 08:22:20
推荐指数:
《寂灭天君》这本书的主要内容:嗡,他的脑子里像是回应他的想法,他看到一只黑色的甲壳虫停留在自己的脑袋里,好像沉睡着一动不动,这让他大吃一惊,这是该死的无脑虫在他的头里,他该怎么取出来,总不能把脑袋劈成两半。接着他又想起自己怎么能看到脑子里的情况,听说透视自己体内的经脉只有达到武师才能做到,可他现在却能够清晰的看到头脑里的所有状况,难道是这只虫子在自己的脑子里做了什么手脚?
章节预览

寂灭天君:学院欺凌

烈阳国天枫学院清晨艳阳高照,学院里学生的晨练声朝气磅礴,整个校园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这里是天枫城强者的摇篮,以后想要有一官半职最少也的是武师级别,这也是天枫学院毕业的基本标准。

十二岁的百尺浩正在校园的广场上打扫卫生,他拿着扫帚无奈的扫地,谁叫自己是学校里出名的蠢货,脏活累活都扔给他来做。

“百尺浩给我过来,这是你扫的地?这地下的洞为什么还有虫爬出来!”

一个女子清脆如黄莺的叫声把正在扫地的百尺浩喊了过去,这个女孩是百尺浩班上的班长慕容新月,一头柔顺乌黑的长发,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贝壳珠花,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副铃铛,此时美貌的瓜子脸上美貌微皱看向百尺浩。

百尺浩看着刚才扫过的地下擦了擦鼻子说:“地下有洞我也没办法,难道我还能把洞给平啦?”

“没用的东西,老师让我们练的轮炎指把这些虫子烧成灰还不是小菜一碟,你都上了几年二年级,难道还不会轮炎指?”

慕容新月不屑的看着百尺浩,伸出一根葱葱玉指对准地下的小洞一弹,一道火光从她的手指上钻入洞中,片刻洞口周围的蚂蚁全部蜷缩一团,再也没有蚂蚁爬出。

“赶紧给我打扫干净,今天天枫学院班级评分,要是我们班因为你清洁扣分,你就等着做板凳吧”慕容新月转身离开,要不是关系班级荣誉,她才懒得跟这个蠢货废话。

百尺浩看着地下的蚂蚁尸体,把它们扫回洞里又用泥土填埋上,叹口气伸出一根手指学着刚才慕容新月的样子使用轮炎指,可是手指被挤得通红也没有一点火光出来。

他是天枫城城主三少爷的私生子,这身份在贵族层里只是个笑话,八岁之前一直跟母亲家里生活,直到忽然有一天被城主府的人接走,他的父亲安排人检测他的体质却是最低等的铁星体,就把他送到了天枫学院呆了四年却连最基本的赤火决都没练成,被老师称为学院以来最蠢的笨蛋。

其实他已经很努力的修炼赤火决,奈何即使他按照课本上一字一句的武法口诀运行真气的时候总是突然中断,这使他要消耗比别人多百倍的气力才能差强人意的达到老师的要求。

这四年来他的身体几乎被全部掏空,所以现在他在大家看来又瘦又小,这其中所吃的苦根本是外人想不到的,但是他不想放弃,他想成为武师在天枫城办置一份家业把母亲他们都接来享福。

百尺浩又试了几下发现自己确实无法施展出轮炎指,只好悻悻的收回指头扛起扫帚继续打扫广场上的落叶。

在广场旁边的小树林里,正有三名少年趴在地上屁,股高高的翘起,口中大声的喊着:“快,加快速度,它快不行了。”让人热血沸腾的某栏子里经常飙出来的话。

百尺浩扫到这边的时候,其中一个少年站起来扔掉手中的树枝气急败坏的说:“这是什么青眼蝈,狗蛮子竟然骗我,害我花了十两银子,回去一定要找到他把他的腿卸了。”

“竺兴远,想跟我的常胜将军打,你还是去台丘坝去找吧,快把赌注给我,输局不输面,你可不能欠钱啦。”另一个脸胖的跟个球一样的少年站起来得意万分。

“放你个屁,你竺爷爷从来都不欠账,司徒康你也别得意,下次我一定会打败你,让你吃我的都吐出来。”竺兴远狠狠的瞪了对方这个死胖子一眼,自己这个月的零花钱又进到对方的口袋。

“百尺浩你这个混蛋,都是你扫地给我扫来的晦气,你给我过来!”竺兴远看到不远处正在扫地的百尺浩,气不打一出来,就要找他的麻烦。

百尺浩知道自己逃不走,竺兴远和司徒康是天枫城另外两大家族的子弟,他们也许对百尺家别的族人会忌惮,可对自己却百般的刁难,他们明白百尺家是不会为了自己找他们麻烦。

“你他玛的几天没吃饭了,走个路那么慢,怨不得被称为学院里的耻辱,你说害我输了20两银子怎么办?”竺兴远上前一把拉过百尺浩的衣领,黑着脸朝他喷着口水骂道。

百尺浩紧紧握住扫帚说:“我在这打扫卫生不知道怎么打扰你们啦,你找我要钱,要不我给你写欠条,你去找百尺家要。”

“滚你玛的,你当老子是白痴,拿你的白条去百尺家人家根本就不认你,你这个野种也不知道百尺过看上你娘哪里,怎么就把你给射了出来,谷经你说该拿这小子怎么办?”竺兴远将百尺浩狠狠的推倒在地,一只脚在他身上不停的踹着,问旁边的狗党。

谷经就是竺兴远的跟班,在天枫学院仗着竺兴远的背景,平常狐假虎威欺负学院里的平民子弟,在很多人眼里甚至比竺兴远还可恶。

“公子,既然他害你的青眼蝈死了,咱们就让他尝尝无脑虫的滋味,听说这玩意儿会放很臭的屁,不知道让人活吃还能不能放屁!”谷经一双狭长的细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对竺兴远谄媚道。

竺兴远哈哈一笑,拍着谷经的肩膀笑道:“还是你小子鬼点子多,少爷我也从来没见过人活吃无脑虫,你去抓几个无脑虫咱们让百尺公子享受美味。”

百尺浩听得脸都绿了,无脑虫是玄青大陆非常常见的一种甲壳虫,这种虫子总是喜欢往火堆里跑,被烧死时放出一股难闻的气味,所以被称为无脑虫,他没想到谷经竟然会出这么骚的点子来整治他,他挥舞着手中的扫帚拼命挣扎,想要从竺兴远的脚下逃走。

可惜竺兴远已经是高阶武士,比起他这四年的毫无进展还在初级武士强大的多,对方的一只脚就像山一样压在他的身上,让他拼尽全力都没法挣脱。

竺兴远看着百尺浩越挣扎就越高兴,百尺家别人他得罪不起,能够在这个废物身上出气也算让自己有了出气的地方,反正只要不弄死他就没事。

谷经很快就抓了几只无脑虫跑了过来,兴奋的递给竺兴远,只要竺兴远玩的高兴,他就会有赏银,无脑虫也不可能闹出人命,这点他还是有底线的。

百尺浩紧紧的闭着嘴唇,他绝对不会吃虫子的,就算打不过竺兴远反正对方也不敢对他下重手,似乎看出百尺浩的想法,竺兴远嘿嘿一笑一拳突然重重地打在他的肚子上,百尺浩情不自禁的哀嚎一声,竺兴远迅速扒一只无脑虫塞进了他的嘴里,并且捂住了他的嘴说:“你不是喜欢闭嘴吗,现在就闭着吧。”

百尺浩感到嘴里一只虫子顺着自己的喉咙就钻了进去,不过这只虫子并没有钻进食道,反而向上顺着鼻孔钻进了他的脑子里,然后在他的脑子里夹住了什么东西一口咬了下去。

啊,百尺浩发出了撕心裂肺的痛叫声,他捂着脑子在地上不停的打滚,在无脑虫咬下的那一瞬间他感到自己的脑袋被针扎了一般,那种疼痛不只是被人打了那样,它延续到自己的整个神经,就像是无数的针不停的扎着身体,这种痛苦让他无法忍受,他甚至想把脑袋撞烂啦。

“这是怎么回事,百尺浩你少在这里装,就算你把老师引来了,也没有人会为你出头的。”竺兴远被百尺浩的症状吓了一跳,在看他鼻子耳朵都渗出了鲜血,整个人就像一只抽搐的大虾,这可比他预料的情况要糟糕很多。

竺兴远看向了谷经喝问:“你究竟给他吃的是什么?他要是死了,你就等着被抽筋扒皮吧。”

谷经早已经吓得六神无主,结结巴巴的说:“那就是无脑虫啊,这玩意也没有毒,谁知道他怎么有这么大的反应,咱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到时候就说是他自己馋吃下去的。”

司徒康已经拔腿就走,刚才他也是顺便看个热闹,但要是百尺浩死了哪怕他与这事没有关系,百尺家很可能也会牵连上他,他心里已经骂了竺兴远上万遍,这个混蛋平常欺负这小子也就算了,百尺过的两个哥哥是怎么死的大家都有猜测,这么一个人能放任自己的私生子就这样被人害死!

竺兴远和谷经迅速把他们的脚印擦干净离开了这里,百尺浩的惨叫声惊动了路过这里的老师,他们很快把他送到学校的王大夫处,就像所有人知道的那样,百尺浩可以在学院里无所事事被当作废物,但是他要是死在这里天枫学院肯定要给百尺过一个交代,天枫学院虽然是烈阳国办的但在人家的地盘上多少会受制一些。

王大夫一时也看不出百尺浩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身上也没有重伤的痕迹,查看血液也没有中毒,只是脉象非常不平稳,看着像是癫痫之类的症状,于是他赶紧开出镇定药方给百尺浩喝下,慢慢使百尺浩平稳下来一直昏睡过去。

寂灭天君:脑海异变

“我怎么回事,这是哪里?”

百尺浩慢慢的从睡梦中醒来,他的脑子还是像被刀切了一样的疼,张开眼睛茫然看向四周,他渐渐的回忆起自己在广场上打扫卫生,后来被竺兴远强行喂自己吃无脑虫,然后自己疼晕了过去,他摸着自己的头,不知道那个虫子还在不在?

嗡,他的脑子里像是回应他的想法,他看到一只黑色的甲壳虫停留在自己的脑袋里,好像沉睡着一动不动,这让他大吃一惊,这是该死的无脑虫在他的头里,他该怎么取出来,总不能把脑袋劈成两半。

接着他又想起自己怎么能看到脑子里的情况,听说透视自己体内的经脉只有达到武师才能做到,可他现在却能够清晰的看到头脑里的所有状况,难道是这只虫子在自己的脑子里做了什么手脚?

百尺浩想了半天也没有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加上他现在脑子还很疼,只不过清醒了一会儿,又沉沉的睡了过去,他并不知道天枫学院正因为他的事情在全面调查,百尺过派来了百尺家的管家,要查明到底是谁敢对百尺家的人下毒手。

竺兴远三人知道百尺浩没有死,索性一推三不知:“我和司徒康斗蝈蝈,百尺浩也过来看,我们也不知道他怎么回事,突然倒地像发了羊癫疯,我们害怕就离开了那里,真的不关我们的事情。平时我们是欺负他,那不过是同学小打小闹,可也不会对他下死手。”

百尺家的人来了一趟就回去了,既然百尺浩没有死,竺家和司徒家对自己子弟的行为找到城主百尺赢送出了表达自己歉意的礼品,这些礼品没有一份到百尺浩的手上,一场风波突如其来的掀起,又悄无声息的结束,只有躺在病床上的百尺浩至始至终都没有百尺家人来看。

反倒是慕容新月知道百尺浩出事后,赶到治疗室看了下他,问了他的情况后,留下一枚药丸给王大夫,让他给百尺浩服下,只是百尺浩一直处于昏迷中并不知道。

一天后百尺浩离开了王大夫的治疗室,他没把脑子里有虫的事情说出来,难道让王大夫把他的脑袋劈开取出虫子,百尺家甚至都没人来看他,他不想被人当做怪物看。

回到学院里上课,这节课是田老师继续讲轮炎指的功法,田老师是一名四十岁的中级武师,在轮炎指上有自己的造诣,他首先让所有的学生演练了一下前段时间学的轮炎指,慕容新月作为班长首先使出轮炎指,她运功于指尖朝一米外的木板一指,木板被烧出一圈黑色的焦炭,很多学生发出了惊叹声。

田老师也满意的鼓掌道:“看到没有,慕容新月做的非常好,能够在初学就有这样的进步,这就是你们的榜样!”

轮到百尺浩的时候全班人都嗤笑的看向他,每个人都抱着看笑话的态度,百尺浩也不负众望,他的指头都快被他甩得冒烟儿了,屁大点儿火星儿都没看到,他郁闷的听着周围窃窃笑声,私下里他不知道已经试过多少次结果都是一样。

田老师淡淡的说了一句:“好了,你可以下去了。”

对于这个全校公认的蠢货,田老师不感到意外,反正一年级百尺浩就上了四年,不出意外二年级还会要教这个小子好几年,现在要是生气的话估计自己被气死了,这小子还在二年级。

田老师开始仔细讲解轮炎指接下来的运行口诀,百尺浩一字不差的把老师说的话记了下来,哪怕他现在练不好,总有一天他会练会的,就像一年级学赤火决用铁杵磨成针的毅力花费了四年终于练了下来。

田老师的课上完之后,百尺浩回到了自己的宿舍里,虽然很多人都嘲笑他蠢但有不少人暗地里羡慕他是百尺家的私生子,别的不说起码他在天枫学院的衣食住行完全都有百尺家包了,像他这种单间宿舍也只有天枫城里的贵族子弟才能够享受。

回到宿舍百尺浩还在坚持的练习轮炎指,他不停的回想田老师教的轮炎指过程,明明自己完全按照老师教的做,为什么别人就可以从手指上逼出真气,自己却始终无法达成!

慕容新月又是怎么做到真气指力外放,难道她有什么窍门,百尺浩脑海中想着慕容新月为什么能够这么容易学会轮炎指,没有注意到他的头脑里一动不动的无脑虫从他的耳朵里钻了出去,张开翅膀飞向屋外,然后顺着某种气味不停的飞,直到飞到某处跟百尺浩差不多的房间外停了下来,它从窗台钻了进去,屋里一个小萝莉一样的九岁女孩正是慕容新月,此时慕容新月也正在锻炼田老师教的轮炎指。

与百尺浩不同的是,慕容新月明显已经完全领略了刚才上课教的轮炎指,她的指力在空气中不停的留下一道道烟痕,比起百尺浩简直是十万八千里,慕容新月站起来奇怪道:“这个明明很简单,为什么那个傻子就是练不会,难道真的与人的资质有关?”

她没有看到在窗台上的无脑虫正盯着她,此时的百尺浩眼睛前突然浮现出慕容新月的影子和一堆莫名其妙的数据。

“9岁骨龄,百火灵体,资质70,血脉80,成长指数60,可吸取灵性10,是否吸取?”

百尺浩看着近在咫尺的慕容新月,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怎么会来到她的房间,而且对方好像还看不到自己,可吸取灵气是什么玩意儿,百尺浩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说吸取。

然后他感觉自己好像张开了嘴,对着慕容新月吸了一口气,接着他看到自己飞出了慕容新月的房间,在学院里自由翱翔,直到他飞回自己的宿舍看到了自己张开嘴飞了进去,然后百尺浩浑身打了一个寒颤清醒过来,在看自己的双手双脚,他突然意识到刚才飞出去的是自己吞下的那个无脑虫,而且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无脑虫。

自己怎么能够看到无脑虫看到的东西,还有刚才在自己眼前闪烁的数字是怎么回事,他记得有个吸取灵性又是什么东东,百尺浩现在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中邪了,他从来没有听说过无脑虫还有这种奇特的作用,坐在地上苦苦的思索半天也没有头绪,索性想着刚才在看慕容新月时好像还看到了她练习轮炎指时一股真气在她体内流动的情况,现在何不照着她的方式再练习一遍。

百尺浩想着就做,出乎意料的是这一次出奇的顺利,最后他竟然把轮炎指使了出来,看着地上一圈淡淡的指印,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趴在地上瞪大着圆滚滚的眼球足足看了一刻钟,直到眼睛酸的流下了泪水,他才确认自己真正的成功啦。

他发出了喜悦的嚎叫,这是压抑在他心中四年的苦闷,他终于能够顺畅的使出老师所教的武技,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但是百尺浩愿意付出任何代价让自己能够拥有现在的成果,他隐隐觉得这与自己吃下的无脑虫有关系,可那又如何,只要自己以后都能够像现在这样,他愿意承受无脑虫所带来的痛苦。

百尺浩附近住的一些人听到他的嚎叫,只是不屑的瞥了一眼这个方向,认为是他的羊癫疯又发作了,没有人过来看他,除了在附近正在捡垃圾的一老一少两人。

“爷爷,浩哥哥怎么啦?我听学校里的人说他有羊癫疯。”一个脸上脏兮兮小女孩穿着满是补丁的衣服担心的望着百尺浩的房间问。

旁边满脸褶皱的老人,嘴里叼着一个破烟斗,里边的烟丝黑的发霉,老人抽了两口叹气道:“常年生活在这种地方,就算是正常人也会逼成疯子,可惜他的命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谁叫他姓白痴呢!你把这颗安心丸给他送过去,这对心神不宁的人有用。”

小女孩高兴的接过爷爷手里的药丸,蹦蹦跳跳的来到百尺浩的宿舍前敲响门:“浩哥哥,你没事吧。”

百尺浩刚刚出完一口长期憋在心里的闷气,正在高兴的在屋里试验轮炎指,看是不是自己无意中撞了大运才能使出,不过他现在已经能够确定自己确实掌握了轮炎指的初步使用。

听到门外的小女孩声音,他高兴的打开门说:“小烟啊,我刚才是头疼忍不住喊了一声,现在已经没事儿了,进来坐吧。”

百尺浩从桌子上拿了几颗糖果给小烟,小烟眼睛眯成了月牙形,速度剥了一颗放进嘴里口齿不清的说:“浩哥哥,这是我爷爷让我送你的药丸,说对你缓解头痛很有帮助。”

小烟还有些泥巴的小手拿出药丸递给了百尺浩,百尺浩也不嫌脏接过后直接吞服了下去,这是他跟这对爷孙俩的小秘密,小烟的爷爷似乎会炼制一些药品,普通的小病吃了他的药丸都会好,百尺浩这些年可是吃了不少,不然他生病可是没有钱去看大夫,学院里的治疗室也不是免费的。

完本试读结束。

点击获取全部章节

孝礼少爷点评:

《寂灭天君》是很棒的一本书,虽然一开始没看过类似的书,但总体来说还是挺优秀的小说,让人挺热血的呢,作者足少大大加油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爱在风干泪痕后

爱在风干泪痕后

五年的婚姻,是他对她的恨之入骨,是她对他的一往而深。他为了心上人的孩子,不惜用她刚出生的女儿去做交换,眼睁睁看着她活活烧死……直到有一天,唐浅疯了,从他的世界消失了……战深才明白,世上无人再像她。...
神经西西
已完结 现代言情
狼胎入梦:养夫为患

狼胎入梦:养夫为患

六年前,我误入山洞,被银狼破了身,本以为事情过去,不想六年后我竟莫名怀孕。我本想打掉孩子,狼要杀我全家,要我家破人亡,为了活命,我答应为他出马,只是……狼竟也有七情六欲,不但要生孩子,还要一起睡觉。...
鬼眼姐姐
已完结 灵异科幻
璀璨星空

璀璨星空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耀在城市上空的时候,标志着新的一天开始了,同样也代表着城市又将焕发出生的气息。...
天边花落
已完结 都市情感
第一霸宠:少帅的心肝宠儿

第一霸宠:少帅的心肝宠儿

落魄名媛慕佳云这辈子做过的最丢脸的事,莫过于被逼着给订了娃娃亲的富家公子送订亲信物,但是送成了她的小肚兜,更可怕的是后来还发现送错了人。当知道这个男人身份的时候,她彻底惊悚了。从此,她就没过上一天安稳日子,抢婚,强娶……于是,她罢工潜逃,却被十万大军追击,当场被逮捕回去。某少帅气势汹汹,“做我的老婆委屈了?从今天开始你的用途只有一个,做好少帅夫人。”某女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摊上大事儿了……少帅求放过啊。...
顾言言
已完结 总裁豪门
满堂空留梨花泪

满堂空留梨花泪

她一介戏子,偏偏真心相付,却累得亲人送命!林木青,做过的事都要付出代价,你的命,你的家族我一个都不会放过!可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儿时玩伴会成了名满国家的少将?自己的孩子竟然也是他的!种种交易背后隐藏的究竟是什么……...
生何往
已完结 都市情感
续写不尽的爱恋

续写不尽的爱恋

这世上或许终究有这么一人,你从来未曾得到过他,却早在心里失去了他千百次。在我心里,陆铭臻就是这样一个存在。从十岁那年的惊鸿一瞥,我余生中所走的每一步,都是为了更接近她。可爱情这种东西,爱对了是刻骨铭心。爱错了,便是粉身碎骨。当这个男人亲手将我推向死亡,我终于是死了心。“陆铭臻,我不爱你了,再也不爱你了。”男人将我紧紧拥在怀中,嗓音温柔怜惜。“对不起,对不起。”可是陆铭臻,我要的从来不是你的道歉。如果你爱我,你就不会对不起我。...
南风向北
已完结 现代言情
男人不低头

男人不低头

男人有泪不轻弹,人到中年万事休。三十五岁的陈重,遭兄弟暗算,身陷囹圄,公司破产,娇妻出轨。利益驱使下,趋之若鹜的人们面目狰狞。绝望中,我扬帆起航,搅动商海风云,掀起惊涛骇浪,铸就一代商业传奇。...
白马不喝水
连载中 都市情感
先婚厚爱:靳先生情深手册

先婚厚爱:靳先生情深手册

嫁给他,是她唯一处心积虑过的自私,痴痴守着无爱冰冷的婚姻两年,受过敷衍,经过谎言,忍过屈辱。“沈言渺,到底是为了什么才能让你死死守着这么虚伪恶心的婚姻?”靳承寒不止一次这般怒不可遏地吼过。每一次,她都将谎言出口成章,为了钱,为了虚荣,为了一切,就是不说为了爱情。婚姻的坟墓里,她失了身,失了尊严,最后……失了心。...
水果硬糖
连载中 都市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