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宠甜妻美少女详情
豪宠甜妻美少女

豪宠甜妻美少女

现代言情
2021-04-10 19:45:01
推荐指数:
《豪宠甜妻美少女》的主要情节是:“就这个?”男人抬眸,有一丝玩味。前几天还张牙舞爪,今天就这么乖觉?“我不喜欢绕弯子,直接点。”“请,请给我一份工作。”鼓起勇气,脱口而出。“我,给你?呵”像是听了一个笑话,萧余生慢慢开口:“你知道萧氏入职需要什么样的学历条件么,就敢说这样的话?”“还是,你想继续扫厕所?”忍,她要忍。“是,只要价钱合理,我愿意在萧氏当清洁工,不过我只能做晚班。”
章节预览

求你,帮帮我

一堂课,昏昏沉沉。

直到班主任敲了敲桌子:“宁希,你过来一趟。”

办公室,通着窗,风一阵阵的吹来,有些清凉。

“宁希,有同学和我反应,你在夜场工作,这是真的么?”

她这是,被举报了?

“是,不过我只是去打扫厕所。”

“你倒是承认的爽快,皇爵,那是会所,是你这个年纪的小姑娘该去的地方么,宁希,你爸爸可是一位大学老师,如果他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你觉得,你去世的父亲能安心么?”

心里猛然一咯噔,宁希咬呀,一双手紧紧的握了住。

“找个时间,让你妈妈过来一趟吧。”

宁希的成绩不算差,这样的孩子,班主任实在不忍心她走错了路。

“我知道错了,老师,带家长就算了吧。”

她不能让妈妈知道自己在会所工作,况且,妈妈的腿根本下不了床的。

“老师,以后我都不会再去了,您再给我一次机会。”

“给你机会,你能保证今后都不再去那种地方?”

“我可以。”

反正皇爵她也呆不了了。

“那行,只此一次,再有,你就亲自去院里和领导解释吧。”

出来后,天色已暗。

宁希从怀里掏出了那十五张红色钞票,看了良久,最后毅然的向着市中心走去。

萧氏,位于市中心,商贸大厦的十六楼。

这里灯火通明,坐拥整个临川最好的黄金地段,寸土寸金之下,都是挥金如土的味道。

一路捏着那一千五百块,直至手心溢出了汗。

宁希忐忑的站在楼下,告诉自己:她,一定要和萧余生认错,一定,不管他说的话有多难听,自己都一定要巴结上他!

不为别的,就当是全为了妈妈。

深吸一口气,猛的呼出,宁希几步上前,可刚到门口,就被拦了下来。

“这位小姐,您好,请问您有通行证么?”

通行证,那是什么东西。

“我,找人。”

“抱歉,如果您没有通行证不可以进去。”

“我找萧余生,我们认识,他在十六楼对不对,你让我上去就行。”

话落,一双手直接挡在宁希的面前。

“如果是找萧总,那就更不可以了,萧总非预约不见。”

“我,我是他的恩人,您就让我进去吧,我很快就下来。”

“抱歉,不可以。”

几番纠缠,却还是不得空。

一旁,加长的林肯开过,她认得这辆车,今天中午才见过!

“萧余生,萧余生。”宁希追了上去:“萧余生是我错了,对不起,你等等我。”

耳边,有些聒噪,车里,萧余生抬眸。

“出什么事了?”

言泽看了一眼车窗镜,恰巧一辆车开过,生生挡了住。

“没什么,您听错了吧。”

“还有一件事没向您汇报。”言泽顿了顿,看了一眼后车镜:“沈少爷想约您吃个饭。”

空气霎那寂静,男人的眉头一挑:“不见。”

一双手,节骨分明的握在胸前:“你倒是可以挑个姑娘送去,告诉沈卿宁,让他慢慢消受!”

地下车库,宁希在这徘徊了许久。

连连三天,都没见到人。

等,是等不到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想见萧余生一面会这么难!

兰博基迪,玛莎拉蒂,兰博基尼,玛莎拉蒂······

到底会是哪一个?

这么多豪车,总有一辆会是萧余生的吧,只要她挑出那辆最贵的,正寻思着,一辆纯黑色的超跑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这牌子,这车型!

宁希突然的两眼放光,她就堵这一把。

车库,昏暗的厉害,迷迷糊糊中,自己就睡了过去,再次醒来,已是车子启动,一股油烟气把她呛出了声。

“咳咳咳——”

“萧余生,是萧余生吗?”

车子没有停。

该死,她运气这么差?

宁希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几步上前冲了过去,死死的挡在了车前。

灯光刺得宁希睁不开眼。

良久之后,前灯减弱,车子停了下来。

宁希见状上前,拍打着车窗:“请问,是萧先生么?”

车子贴了镜膜,宁希根本看不清里面。

女人的那张脸,紧紧的贴在玻璃窗前,在这乌漆嘛黑的车库里,竟然有些骇人。

摇下车窗,好闻的海洋气息扑面而来。

萧余生坐在驾驶位上,眉头微蹙,盯得宁希半天说不出话来。

“萧,萧总,果然是您,我们可真是有缘啊。”

“有事?”男人的嗓音,带着一丝困乏,眸里似是深不见底,让人晕眩的厉害。

“有,当然有。”说着,掏出钱,宁希仔仔细细的数了一遍,才塞进车里:“上次,不知道您竟然是萧总,是我唐突了,这钱还给您。”

宁希讨好的笑着:“您数数看,一分不差的。”

“你到底有什么事?”喉结滚动,萧余生不耐烦。

“萧总。”宁希一把扒住车窗镜,那架势,生怕萧余生跑了。

“我知道,上次是我不对,您救了我我应该知恩图报,不该找您要钱,前天,我是去参加我前男友的婚礼,真的不是故意砸了您的场子的,求您原谅我。”

“就这个?”男人抬眸,有一丝玩味。

前几天还张牙舞爪,今天就这么乖觉?

“我不喜欢绕弯子,直接点。”

“请,请给我一份工作。”鼓起勇气,脱口而出。

“我,给你?呵”像是听了一个笑话,萧余生慢慢开口:“你知道萧氏入职需要什么样的学历条件么,就敢说这样的话?”

“还是,你想继续扫厕所?”

忍,她要忍。

“是,只要价钱合理,我愿意在萧氏当清洁工,不过我只能做晚班。”

随口一句话,宁希真当了真。

空气霎那安静。

“求你了,我真的需要一份新工作。”

“原因。”

“我妈妈病了,需要高昂的治疗费,家里只有我可以挣钱,萧余生,我求你了,我知道你能帮我的,我求你了。”

宁希红了眼。

几天的煞费苦心才换来今天的见面,她只有这一次机会。

扑通一声,她跪了下来。

隔着车门,萧余生看不清脸,只有身旁女人的啜泣。

“抱歉。”男人开口。

一百万的视频

车子开走的霎那,是从未有过的绝望。

回到家,宁母见她失落的厉害,担心道:“怎么,是出什么事了么?”

“妈,还能出什么事,学校有些忙而已。”

“今天,默安来看我了。”宁母笑了出来:“那孩子,来就来了,还送了不少东西。”

顺着目光看去,门后面果然堆了一堆子的补品。

“你怎么能要他的东西呢!”宁希委屈,温热的液体,一直打着转。

“你,你怎么了,默安从前不也是经常这样的么?”察觉到不对劲,宁母着急的挪动身子,起身:“你老实告诉我,怎么了?”

“他,他已经结婚了。”

“结婚?和谁?什么时候?”宁母声音颤抖:“你们,你们分手了?”

分手?她倒是想分,人李默安压根没给她这个机会就直接和别的女人结婚了。

“妈,你不要再问了,总知,他有他的前程,我们不合适。”声音越说越低:“我把这些送回去。”

花园小区,宁希打了李默安的电话:“喂,你出来一下吧。”

“我以为你不会再见我了。”电话里,李默安的声音低沉:“等我。”

夜色昏暗,连连几天的变故,让宁希难受的厉害,不过几分钟,远处就有一个人慢慢走了过来,却不是李默安。

“宁希,我真是没想到,你竟然还会来找默安,我们已经结婚了,领了证了,他现在是我合法丈夫,怎么,你就这么饥不择食的想要做一个小三?”

嘉佳穿着小洋裙,披散着头发,趾高气扬。

这女人,当真是美,卸了妆也依然有种骨子的媚。

“你想多了,我是来还东西的。”撂下手里的几包东西,转身,宁希就要走。

“等等。”嘉佳道:“我听说,你很缺钱啊?”

路灯下,一双手紧紧的握了住:“李默安告诉你的?”

“五十平方的小房子,住起来很难受吧?我和默安的这套别墅,三层,二百平,可惜啊,家里只有我们两个人,要是多生几个孩子,也热闹些,你说是不是?”

“我没空听你废话。”宁希抬腿要走。

“一百万,怎么样,买断你和李默安所有的关系。我知道,默安从小亏得你家照顾。”

嘉佳笑着,像笃定了宁希会回头般:“而且,你妈妈的手术,也需要钱,不是么?”

“你想怎么样?”宁希不相信,一百万只是换她和李默安不联系。

“求我,今天只要你跪下求我并保证不会再和我丈夫有牵扯,我就把钱给你。”嘉佳掏出了一张卡。

“密码是六个零,只要你求我,它就是你的了。”

晚风,静悄悄的。

李医生的话,还在耳边,她需要钱,可是——

咬呀,瘦弱的身影开始颤抖。

“宁希,好妹妹,我没什么耐心。”薄红的嘴角上扬,嘉佳戏虐的看着她:“趁着现在没人,赶紧啊。”

“等你挣到这么多的钱,怕是你妈妈也不在了吧?”

“对不起,是我不好。”

膝盖落地,这是她今天第二次跪下。

从前宁希不知道,原来这副膝盖这么轻贱,又可以那么值钱。

“声音大一点,和我保证,不会再纠缠我的丈夫。”

“我保证,从今往后不会再和李默安有任何牵扯,祝福你们。”说到最后,宁希强忍着眼泪,不改抬头。

她怕,怕嘉佳会看见自己欲要夺出的眼泪。

为了钱,她现在真的是什么都做得出来,有些人,活着光鲜亮丽,而她光是想要好好活着,就要费劲心力。

“好,就这样。”视频键暂停,嘉佳俯下身在宁希面前晃了晃:“这个,就作为证据。”

“现在,它是你的了。”嘉佳丢下银行卡,一只脚,重重的蹋了上去:“宁希,我眼里容不得沙子,我希望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

“如果再有,我怕你要献上的就不仅仅是你一双膝盖了,有可能是你这张脸,也有可能······”

“你可小心些。”

说完,嘉佳大笑着扬长而去。

眼泪,一滴滴的落在地面上,宁希伸出手,拿起卡,小心翼翼的在怀里擦了擦。

连夜找了一家银行,确定了卡里真的有一百万,她才终于笑了出来。

“妈,我们有钱了。”

握着那张卡,宁希喜极而泣。

次日,清晨,不过刚到学校,一群人就围着宁希窃窃私语了起来,一男孩颇为大胆的将手放在了宁希的肩膀上。

“我知道你缺钱,怎么样,陪陪我,这个数。”他伸出五根手指,却让宁希恶心的厉害。

“滚。”

“装什么啊,你不是为了钱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么,皇爵那样的地方你都去了,陪我一晚怎么了?”

一群人哄笑,宁希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起来:“谁告诉你的?”

“当个婊子还要立牌坊,你都不看校贴吧的么?”男人唾弃一声:“给我我还嫌脏呢。”

一句话,犹如冲破大脑般。

她从未这样害怕过。

几乎是霎那,宁希疯狂的穿过楼道,来到西西的班级,一把拿过她的手机。

“宁希,你,你先别激动。”

贴吧里,宁希在皇爵的照片,还有昨晚在地上跪着求嘉佳的视频,甚至还有性感的照片附在上面,要不是自己丢了手机,她不敢想,现在面临的会是什么。

“我,其实也想问你,这个视频······”西西隐忍道:“李默安结婚了,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照片是假的,他们心知肚明,可李默安,那是宁希青梅足马的爱人啊。

不仅如此,还有宁希那五十平米的小房子。她早逝的父亲,和卧病在床的母亲,全都被人爆了出来。

不透光的纸,已是千疮百孔。

“哎,你看,那个女人就是宁希。”

“卖的?”

“谁知道呢,皇爵会所的。”

“厉害啊,能在那个地方钓凯子。”

······

“够了!”愤恨的一掌拍在桌面上。

宁希猩红着眼,正要发作,身后,学生会的主席却走了过来。

“宁希,院里领导叫你。”

完本试读结束。

点击获取全部章节

立群郎点评:

作者道有清河的《豪宠甜妻美少女》这本书写的很不错,构思好,情节引人入胜!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限量婚宠总裁请放手

限量婚宠总裁请放手

酒店包厢内,男人单手撑着头,一脸玩味的看着身边装睡的女人,那目光好似一台扫描仪,扫得她不得不睁开眼与他对视!“黎总,您…您怎么会在我床上?”她故作惊慌的问。“夏小姐,我为什么会在你床上,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想爬上我的床的女人太多了,但你确是最胆大的一个,竟然连我也敢算计!”“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是吗?既然你的初次给了我,我自然会帮你得到你想要的!”她本以为她的小心思能瞒得过任何人,却唯独瞒不过他黎霆琛!当她顺利的拿到补偿费后,她本想去过一阵逍遥自在的生活,没想到却是从一个火...
薄荷馨香
已完结 婚恋生活
冰山总裁专宠契约糖妻

冰山总裁专宠契约糖妻

一回义工,两回戏言,三回假结婚。喻茗希只是想着不过是演一场戏,报个恩,救个人,谁知道最初约定好的界线屡次被打破……“韩大总裁,韩大导演,说好的演戏呢?”“剧本改了。”“……我要上诉!说好的放弃利益也不用履行义务!说好的!”韩骁把人一牵,对上迎面而来的镜头和记者:“没错,我和茗希早已经领证,你们还有什么想问的?”喻茗希无语泪凝噎,当导演的都这么横行霸道的吗?!...
晨来
已完结 婚恋生活
离婚后大佬天天黏着她

离婚后大佬天天黏着她

外面都传安总养了一个小女人,结果那小女人就是他的前妻。  三年里他没正眼瞧她一眼,可要离婚了,却跟哈巴狗似的跟着她到处跑……  她去打工,他就去镇场子;她去乡下,他专程跑去秀恩爱;她去约会,他就把整个餐厅包下来!  安霆东:“白温婉,你胆儿肥了,敢提离婚?”  白温婉:“安先生,明天民政局见哦。”...
流年蜚语
已完结 婚恋生活
商总,夫人又送你上头条了

商总,夫人又送你上头条了

她是揭露黑心企业内幕的正义使者;他是南城高高在上的太子爷,那夜她认错房间,从此惹了这尊大魔头。再次相遇时,他说:“我就是你说的那个除非是你眼瞎,否则世界上的男人只剩下我,你宁愿出家都不想跟我在一起的未婚夫。”...
连载中 总裁豪门
绝代辣妻:总裁宠翻天

绝代辣妻:总裁宠翻天

五年前,她盗走家族掌印,身中毒烟,被一醉鬼占了便宜。五年后,她带着女儿偷偷回国,为闺蜜仗义出手,却把自己坑进了婚姻漩涡……“你亲生爹地和妈咪呢?”“我没有爹地,妈咪说,爹地在我一出生的时候就死翘翘了。”“那你妈咪呢?”“我妈咪被别的野男人勾搭跑了。”...
连载中 总裁豪门
腹黑萌宝:全家都是马甲大佬

腹黑萌宝:全家都是马甲大佬

五年前,继妹抢她男友,害她失身,将她推下楼梯痛失幼子,又占她身份,享她富贵……五年后她携子归来,立刻变身马甲大佬!不仅医术逆天,中西医通吃,还有n多牛逼马甲!报复渣女,怒踩渣男,谁敢惹她啪啪打脸!身边的小尾巴也不示弱,身披黑客马甲,鉴婊小能手,谁敢欺负妈咪,让她身败名裂!不过无意间惹上的男人是怎么回事,尤其他身边竟还跟着个跟她儿子一模一样的小玩意!...
锁芯力量大
连载中 现代言情
影后重生:顶流不可触碰

影后重生:顶流不可触碰

祝瑜作为娱乐圈里最年轻的影后,一朝空难,死于非命。再次睁眼,重生在一个十八线的小演员身上。渣男劈腿,被网曝为小三。经纪公司解约,全网被黑,事业走入低谷。想看她祝瑜生不如死,凄惨落魄?没门!唱歌?开玩笑,她可是音乐专业毕业的!跳舞?古典舞、芭蕾舞、民族舞、民间舞、现代舞、爵士舞广场舞……没她不会的!演戏?当她前世的影后奖是白拿的?重来一次,她要手撕渣男,脚踩白莲花,问鼎娱乐圈的顶端!当她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想发大财的时候。突然,来了个男人,问她,“谈恋爱吗?”“谈恋爱?不好意思,没时间!”...
不吃山药
连载中 现代言情
你是我的词不达意

你是我的词不达意

“三个月,三个月后你拿钱救你妈,我们离婚。”他是她身边最危险的人,亲手把她送进深渊又把她捞出来。本以为是救赎,却进了另一个深渊。“乔南星,你不就是想要钱,想要成为豪门阔太太吗?”乔南星从来只想过普通人的生活,可是她却摆脱不清。直到真相浮出水面,那个女人以生命威胁,逃离自己,夏渊泽才知道她已在他心里扎根。“夏渊泽,当初我不该救你,你却成了推我入地狱的人,我永远不可能爱你!”...
书香满楼
已完结 现代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