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求浮生不相逢详情
只求浮生不相逢

只求浮生不相逢

现代言情 | 已完结
2021-01-18 13:46:44
推荐指数:
快看看桃宝的新书《只求浮生不相逢》:安然说完就进了洗手间,飞快的反锁了门,留陆城璟在外面对着安然大吼:“安然,迟早扒光你身上所有的刺!” 门一锁上,安然就无助的滑落在地上。 昨天死乞白赖的跟着陆城璟回来,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她也知道,这样继续下去不是办法。 可目前为止,也只能这样了。 只是,她和陆城璟之间好像是八字犯冲,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会有各种各样的矛盾。
章节预览

只求浮生不相逢:哪个是真的你

  安然抹了一把眼泪,带着鼻音的道:“你不是我,你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你也不知道我背负着什么。你自然不能理解我的所作所为。我只能告诉你,我一开始,没有想过要勾.引你。也没有想过要成为你的情.妇。我不过是为了一千块钱的小费,才进你的房间想取一件东西。不管你信不信,事实就是这样。”

  “我真的很缺钱,所以,你给我的钱,我没有拒绝,还狮子大开口的要了更多。”

  “住进你家,是因为我没有地方去。你也看见了,我没有钱继续交房租,然后被房东扫地出门。我是真的没有地方可以去……我不是一定要死皮赖脸不要尊严的跟着你……我是没办法……”

  安然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该说的,不该说的,能说的,不能说的,在这个时候都对着陆城璟和盘托出。

  她所求不多,只求能有一个地方栖身罢了。

  这段时间她背负的太多太多,已经有些超过她的负荷了。

  她说出来,不是因为觉得陆城璟值得信任,也不是觉得自己这样说了之后,陆城璟对她的态度就会好一些。

  而是单纯的觉得无法负担,想要倾诉罢了……

  “陆城璟……”安然刚想要和陆城璟解释,就看见陆城璟似乎已经睡着了。

  睡着的陆城璟,比醒着的陆城璟可爱多了。

  精致的无可挑剔的五官就不说了,尤其是那如同小刷子一样纤长而浓密的睫毛,就让安然有些失神。

  安然叹了口气,压低了声音的道:“陆城璟,我不是故意要缠着你。只是在我最需要的时候,你恰好出现。如同救命稻草一样的出现……虽然你这个人毒舌冷漠又自大,可是,你能为我提供一个栖身之所,我还是很感激你。我不是那种想要攀龙附凤的女人,等事情结束之后,我会离开。彻底的离开,原本,我们也是毫无交集生活在两个互不相干的世界里的两个人。这段时间……你就放过我吧……”

  安然说完,沉重的叹了口气,为陆城璟盖上被子,起身去了阳台。

  晚上的海风有些沁凉,安然垂落到腰际的头发被海风吹起,颇有几分凄凉。

  在安然出去的时候,陆城璟紧闭的眼睛陡然睁开了,眸光中闪过一抹复杂的探寻。

  安然,一个心机深沉,手段奇高,让人忍不住想要毁掉。

  一个简单善良,似乎有很多复杂的过去,如同蜗牛背负着重重的壳,又像是刺猬,长着满身的刺,让人有想要扒光她所有刺的冲动。

  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你。

  安然说的话,他一字不漏的听了进去。

  她的悲伤,她的无奈,她的倔强,都在他的脑海之中闪现。

  之所以装睡,是因为他不知道说什么。

  很想将她拥入怀中好好的安慰,告诉她,以后有他在,她什么都不必担心。

  可是又觉得,她只怕是在做戏。

  若连这样的情绪她都能装的出来,那可真的是不简单。

  这个女人的背景,值得查一查。

  最起码,她勾起了他对她的兴趣。

  陆城璟深深的看了一眼在阳台上站成永恒落寞姿势的安然,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在今天之前,陆城璟没日没夜的工作了好几天,加上刚才被吵得头疼,这个时候的陆城璟,很需要休息。

  很明显他的卧室并不在这里,可他却不想挪动。

  只觉得,在这里有一股让他安心的味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安然才有些木然的回到房间,看了看熟睡中的陆城璟,苦涩的笑了笑,洗漱之后,躺在距离他最远的边缘。

  陆城璟向来浅眠,安然睡上来的第一时间,陆城璟就察觉了。

  睁眼看见她躺在距离他最远的地方,有些疑惑。

  难道她不应该趁着他熟睡的时候做点什么吗?

  安然这一觉睡得十分安稳,是这段时间一来前所未有的安稳。

  她做了一个美梦,只觉得这段时间所有的辛苦,所有的不适应,都在梦里消失殆尽。

  她没有这么沉重的负担,有了一份她喜欢的正常的工作。

  明森也好了起来,拥有正常的人生。

  安然醒过来的时候,唇角都带着笑,在陆城璟的臂弯儿里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继续休息。

  下一瞬,安然的眼睛陡然睁大了,睁开眼睛就看见陆城璟脸上的戏谑:“怎么,这个人形枕头可还舒坦?”

  安然惊恐无比的从陆城璟的怀中爬了起来,迅速的逃离,却没有注意到床边,整个囫囵滚了下去,发出沉闷的声音。

  陆城璟的眼睛闭了闭,不忍心看那蠢女人的狼狈。

  陆城璟起身,看着惊慌失措从地上爬起来检查自己身上衣服的安然,一股无名火瞬间腾起,沉声道:“怎么?很怕我?昨晚在我怀里又哭又笑的时候,可不见你这么怕我。”

  “我……”安然本能的想要解释,却看见陆城璟胸.前皱巴巴的衬衣,想着传闻中他的洁癖,和刚才醒过来的尴尬,安然突然有些词穷。

  陆城璟并不打算放过安然,冷笑道:“一个是睡梦中接近我,依靠我的安然。一个是现实中婉若刺猬,演技超群的安然。你告诉我,哪一个才是真实的你。”

  “演技?”安然的愧疚在陆城璟的嘲讽中消失殆尽:“陆城璟,别用你龌龊的心思去揣测每一个人。我安然是堂堂正正的,真性情的。不管是什么,都无需演!”

  “对,不必演。你本来就那么下贱,两面三刀,人尽可夫!”陆城璟自认是冷静的人,却能轻易的被安然挑起怒气,说话也更加的刻薄。

  “不可理喻!”安然不想和陆城璟继续纠.缠,她时间很宝贵,也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纠.缠。

  从衣柜里拿出自己的工作服,准备去洗手间里换上,却被陆城璟一把拉住了。

  “你干嘛?”安然很火大,上班就要迟到了,她不想失去那份薪水优渥的工作。

  陆城璟固执的拉着她,上上下下的看了她一眼,冷笑道:“想要做一个合格的情.妇,最重要的是将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随时随地都要保持精致优雅,而不是如同这般邋遢的出现在金主面前。”

  安然愤怒的甩开陆城璟的手:“我要如何,不必你来教。我就是喜欢这样休闲家常的妆扮,这是我的自由。你管不着。”

  安然说完就进了洗手间,飞快的反锁了门,留陆城璟在外面对着安然大吼:“安然,迟早扒光你身上所有的刺!”

只求浮生不相逢:流鼻血

  门一锁上,安然就无助的滑落在地上。

  昨天死乞白赖的跟着陆城璟回来,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她也知道,这样继续下去不是办法。

  可目前为止,也只能这样了。

  只是,她和陆城璟之间好像是八字犯冲,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会有各种各样的矛盾。

  而且陆城璟的臆想症也实在是太厉害了,总是将她和那些为了钱不择手段的女人在混为一谈。

  虽然她也缺钱,可是……

  想到这里,安然的脑子里有一瞬间的眩晕,整个人都有些迷惘了起来。

  看着的自己,安然嘲讽的笑道:“安然,你有什么资格再说这样的话。不管你骨子里有多么的清高,多么的傲慢,也改变不了你现在就是一个靠着出卖自己换取钱财的女人。不管你有多么苦逼的理由,不管你有多么高贵的灵魂,你还是不得不在生活和命运面前低头。安然,你认命吧……”

  第一次,安然有一种想要向命运低头的冲动。

  只要这一次低头,能让一切变得好起来,安然无话可说。

  在安然收拾好一切走出来的时候,就已经一而再再而三的告诉了自己,从此以后,陆城璟就是自己的大爷。

  一定要将他伺候好了,不管怎么样,都不能给他甩脸子,一切依照他想要的去做。

  那样,在将来,她目的达到离开他之后,好歹自己心里也没有那么愧疚。

  安然这个时候已经不做将来要把钱还给陆城璟的美梦了。

  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份,更加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这辈子,她都不能赚到一千万那么多的钱。

  可当她从洗手间走出来的时候,陆大爷就给了她一个几乎不能完成的任务。

  “给你十分钟,做好早餐。”陆城璟说完转身就走了,根本不理会风中凌乱的安然。

  “等下!”安然不假思索的追了上去,一把拉着陆城璟的臂弯儿。

  陆城璟的步伐硬生生的止住,快速转身,安然一个不注意直接撞进了陆城璟的怀中。

  安然的个子,不穿鞋一米七二,在女生里面算高的了。

  可和陆城璟站在一起的时候,竟然有巨大的身高差。

  因为走得比较急,身体有部分前倾,陆城璟一转身,安然就直接撞在了他的胸膛上,不等她反应过来,她的鼻头就更加诚实的反映出了身体的情绪。

  “啊……啊……陆城璟,你居然将我撞得流血了。”安然没有晕血的毛病,可这时候还是觉得有些晕乎乎的。

  约莫是因着早上起来就情绪激动的闹到现在的原因。

  陆城璟原本是想要好好教训安然这冒冒失失的样子,可看着她捂着鼻子惊慌失措的逃进卫生间的模样,不由得有些担心,长腿迈动,三两步就站到门口,看着安然在那边低着头拼命的用水洗脸上的血。

  单薄的背影看上去格外的让人怜惜。

  陆城璟眉头紧皱的走了进去,一把钳住安然的下巴,将她的头抬了起来:“你在找死吗?”

  “我还年轻,还有大把大把的日子等着我去潇洒,我为什么要死。拿开你的手。”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安然都告诉自己忍住,一定要忍住,不要和陆城璟一般见识。

  可当听到他说出过分的话的时候,安然还是忍不住的开口反驳。

  很难得的,陆城璟居然没有继续和她抬杠,而是眸光复杂的看了她一眼,将她的右手举了起来,沉声道:“右手举起来,血会止得快一点。”

  安然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是误会他了,他过来是帮自己止血的。

  还不等安然开口说谢谢,陆城璟就已经从旁边的架子上拿了一条毛巾,浸湿了之后直接敷在了安然的后脑勺。

  冰凉的水顺着安然的脖子就滑了下来,将她上半身湿了个透,白色的衬衣紧紧贴在身上,露出内.衣的轮廓。

  一种尴尬到死的感觉让安然的理智瞬间离家出走,小暴脾气瞬间爆发:“陆城璟,你干什么!”

  陆城璟生的比安然高大许多,就算安然奋力的推着陆城璟,都没有将他推动。

  反而陆城璟一只手就将安然的两只手钳制起来,高举过头,另一只手依旧牢牢的摁在安然的后脑勺。

  “不想死就不要动。”陆城璟霸气无比的声音让安然一瞬间就愣住了,似乎是忘记了自己应该反抗一样的一声不吭,然后就听见陆城璟的声音缓缓道:“流鼻血的时候,用湿毛巾将后脑勺打湿,就能家属血液凝固。”

  虽然陆城璟说话的声音没有多少温度,可是听在安然的耳朵里,别有一番滋味儿在心头。

  “那个,我知道了,谢谢你。你可以放开我的手吗?我可以自己来。”两个人现在的距离很近,近得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安然有些别扭,忍不住的出生抗议。

  安然上半身曲线尽显,半球微微露,陆城璟就想到了那天两个人在酒店度过的美.妙夜晚。

  安然的美,安然的好,安然的倔强,在这一刻统统发酵,很诚实的表现在了他的下半身。

  当安然感受到那个顶在自己小腹上面宛若鸡蛋打小的小圆球的时候,迅速的明白了过来,挣扎着想要逃离,却被陆城璟一把摁在了墙上:“不许动。”

  “陆城璟,你放手。”安然从来都不是那种能乖乖听话的女人。

  陆城璟对他越霸道,她就越想反抗。

  只可惜了,陆城璟是那种对方越反抗,就越想要压制的性格。

  看着安然那一翕一合的殷红嘴唇,直接就俯身下去,将安然所有的反抗都吞入腹中。

  安然一瞬间就懵逼了,随即一种被侮辱的感觉让安然脚趾头都觉得肮脏不堪,反抗越发的激烈了。

  安然没有谈过恋爱,也不知道自己越发的反抗,就会让陆城璟越发的想要征服。

  从洗手间到床上,就在陆城璟的肩膀上,安然就被扒了个精光。

  被丢在床上的安然本能的向前爬,想趁着陆城璟拉掉睡裤系带的时候逃走。

  可她手脚并用的才爬了两步,就被陆城璟直接拉着两只脚的脚踝给拖了回去……

  陆城璟力气很大,安然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陆城璟就已经将安然的两条腿都架在了他的腰间……

  陆城璟承认,安然的后背曲线也相当漂亮,能够和前面媲美,就算是全程只看着后面,也能让陆城璟血脉贲张……

完本试读结束。

点击获取全部章节

一条小子民点评:

《只求浮生不相逢》这本小说想象大胆,构思别具一格。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引人入胜。不错!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总裁爹地是大佬

总裁爹地是大佬

一场大火,宋妍代姐入狱,在监狱里生下一个“死胎”。  出狱之后,她抹去过去的痕迹想要重新开始。  却在医院里被一个小白团子给抱了大腿?!  小白团子黏上她是因为她有母性的温暖。  只是为什么她身后还跟着只大白团子?!  还扬言要把她吃干抹净?  小念念:“阿姨阿姨,萌宝买一送...
小甜心
连载中 现代言情
总裁又在求负责

总裁又在求负责

“你‘伤’了我,得负责!”作为商业帝国的神秘总裁,英俊多金,却嚷着要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女人负责。为此,他坑蒙拐骗机关算尽,总算用红本本拴住了叶漫漫。婚后,林星辰更是用尽心思实力宠妻,成为行走的狗粮仓库。“老板,有人说林小姐丑。”“瞎,送去眼科!”“林少,请问您看上叶小姐什么?”“肤白貌美大长腿!”“辰总,夫人说您涉嫌坑婚骗婚要起诉您。”“告吧,她没证据。”叶漫漫气势汹汹甩来‘判决书’,双手叉腰地怒吼道:“林星辰,上天判你宠我一生,强制执行!”“好!”...
连载中 总裁豪门
填四川

填四川

★本书是第八届茅盾文学奖提名作品,改编的由秦岚等主演的同名影视剧将于今年上映。★小说自四川荒芜告急康熙颁布“填川诏”开篇,以主人公宁徙离闽进川遇飞人夺子为线索,以川东小城荣昌县为主场景,浓墨重彩地描述了进川移民的大起大落。全篇贯穿了宁徙与土著士绅赵书林、闽西武士常维翰惊世骇俗的生死爱情,栩栩如生地描写了土匪、戏子、族人、商贾、官宦、皇室等各色人物的善恶心态。人生的百般磨难,创业的万般艰辛,演绎出大悲大憾的人间悲喜剧。填四川与闯关东、走西口、下南洋是中国移民史上的重大事件。长篇小说《填四川》艺术地讲诉了一个客家母亲和家族悲欢离合的故事,一个复苏泱泱大省的史诗故事,一个小人物成为大英雄的故事。...
已完结 出版图书
重返16岁

重返16岁

一觉醒来陈洛意外的发现自己居然被老天爷一脚踹回了1997年。这一年,陈洛还只是个普通初三学生。这一年,周杰伦这个改变乐坛的绝世天才还没现世。这一年,网络三巨头全都还没创立……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而陈洛的重生,注定要开启一场不平凡的人生。...
灯草
已完结 都市情感
甜心萌宝带回家

甜心萌宝带回家

“这男人是有多闷骚,这都能忍得住?!”一觉醒来,她从狩猎场被人救出,没有任何犹豫的机会签了卖身契。回想当初,她把渣男当个宝,父母双亡,落得个狩猎场生不如死的下场;幡然悔悟,她虐渣打脸好不痛快,毁她?辱她?糟践她?不好意思,本小姐智商上线了!...
叶情长
已完结 现代言情
东风不解相思意

东风不解相思意

第一次,南宫玄求易落放血救柳柔儿,易落笑着去做了;第十次,南宫玄命令易落落胎救柳柔儿,易落哭着去做了……第十九次,南宫玄逼易落把命给了柳柔儿……他以为他可以永远赢,可原来没有了她的爱,他输的那么彻底……...
木林
已完结 短篇
捡个娘子来种田

捡个娘子来种田

陆曼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成为穿越大军中的一员,还正好赶在男友出轨的那天。一对比,这乡下汉子比那个渣男帅,比那个渣男暖,还比那个渣男纯情。那还纠结个屁,果断扑倒。从此以后,种田发家,虐渣渣。人生不要太惬意哦!...
浮生
已完结 古代言情
我只能陪你到这里

我只能陪你到这里

余安默默跟在谭胜廷身边三年,她以为自己会成为感情的上位者,没想到爱到最后只剩殇。她决绝的斩断跟他的一切,谭胜廷却突然慌了。旧文链接:《高攀》http://www.ruochu.com/book/134391《现在去见你》http://www.ruochu.com/book/127336《念念不忘》http://www.ruochu.com/book/86093《我的男友小心眼》http://www.ruochu.com/book/81812...
二斗
已完结 现代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