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都市详情
铁血都市

铁血都市

仙侠武侠 | 已完结
2020-12-27 08:32:13
推荐指数:
《铁血都市》小说情节波澜壮阔,易安居士主要说的是:“好,明天早上六点,天王庙前面我等你,不怕你不来。”说完,光头立刻离开,没有停留。在两女的追问下,林涛说了那天打架的经过,张凯在一边解说林涛的精彩表现。听的两女一惊一乍的。“还有这么精彩的事,怎么没听你说过,你小子还会什么跆拳道。”柳月上下打量林涛,仿佛刚认识一样。“怎么,是不是看我英明神武,帅的掉渣,想以身相许。”林涛根本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还有心情开玩笑。
章节预览

5-女孩的心动

第二天,英语课,漂亮的女老师神采飞扬的走了进来,一套素雅的白色长裙把她的凹突有致的身材衬托的淋漓尽致,看到学生门羡慕惊艳的眼神,赵倩心里很得意。轻咳一声说道:“下个周日全校要组织一场英语口语大赛,每个班级出两人,全校的前三名参加月初的市里的比赛,这不仅是对你们学习的考验,更是你们展现青春风采的机会,大家推荐一下人选。”

赵倩话音刚落,十几个男生就喊了起来“林涛—林涛——林涛。”

“好了,好了,男生就林涛了,女生就柳月吧,你们两个准备一下,晚自习的时候就进行年级选拔赛。”其实同学们的心里都有数,论口语的实力,那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呢,非柳月和林涛莫属,而且,林涛的水平还要高于刘月。林涛心说学校的领导还真是雷厉风行,说比赛连准备时间都不给留,不过这样更能看出大家的真实水平。

中午吃饭的时候,球队的小哥们又凑到了一起,对昨天的比赛仍然是津津乐道,尤其对林涛的身手,大家更是钦佩,林涛看见黄毛一伙进了食堂,向他们投来仇恨的目光,并没有向往日那样在他们附近就餐,而是走到了食堂一角。

“林涛以后咱们还得小心一点,尤其你是走宿的,看来这梁子是结下了。”胖子孟波提醒着林涛。林涛笑道“兵来将挡,谁来土埋,光说我,你也要小心。”林涛十分自信,只要避免避免对方下黑手,一般情况他还是能应付的。林涛没把这事放在心上,而是想着如何面对晚上的英语选拔赛。

下午自习的时候班主任秦老师通知林涛和柳月两个晚上六点半到学校礼堂参加选拔赛,并且叮嘱两人要好好发挥,并给了他们参赛题目:一个是自我介绍个人风采展示,一个是由四个英语老师进行的问答。看来难度不小。看到两人有点紧张,秦老师笑道:“你们只要正常发挥就好,名次很重要,但不是最重要,重在参与。”看到秦老师笑着离开,林涛两人心里放松一些。林涛平时虽然不爱出风头,一旦参与必定全力以赴,这就是他的个性。说起来林涛的英语水平还是得益于金贞爱,因为她们在Q里聊天的时候,常常用英语,这是在他同金贞爱认识不久,金贞爱定的规矩,刚开始林涛很不习惯,总觉的别别扭扭的,后来确成了自然,几年下来,英语水平想不提高都难啊。

晚自习时的选拔赛上,林涛终于看到了几个兄弟传说中的美女,二七的欧阳清和二一的汪兰,一个高佻白皙,一个娴静文雅各有千秋,面对评判老师的提问都是对答如流。从眼神里可以看出欧阳清有一股傲气和张扬,而汪兰却是十分含蓄,这口语比赛,含蓄可是要吃亏的。柳月第一轮下来便被淘汰了,走到林涛近前拍了他一下:“兄弟就看你的了,你一定要把那个欧阳清挤掉我看她很不爽。”看着柳月走到汪兰身边勾肩搭背大吃豆腐,林涛一阵恶寒。

最后比赛结果出来了汪兰落选,林涛、欧阳清和二九的一个女生包揽了三甲。出了礼堂的时候已经下了晚自习,同学都回到了宿舍,操场上人影稀落。柳月拉着汪兰赶了上来,汪兰明显情绪低落。

“林涛等一下,今天回去晚了,你送小兰一下,你们先认识一下。”

“我叫林涛。”林涛伸出大手,汪兰腼腆的伸出小手在林涛的指间握了一下。

“我是汪兰。”借着路灯林涛都能看见汪兰脸红了,没想到还有这么纯情的小女生。

“喂喂,不准吃我妹妹豆腐。”刘月拍掉了林涛的大手,接着说道:“要不是小兰的妈妈病了,就不用回家了,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和妹妹同床共枕。”

“讨厌。”汪兰打掉刘月在她腰间作恶的怪手。

“小子,我可是把我的心肝安全交给你了,要是少了一根寒毛唯你试问。”

“放心吧大姐,保证完成任务。”林涛飞快的把车子推来,柳月看到汪兰坐在车子上才离开。临走前仍然忘不了叮嘱林涛一句‘不准吃豆腐’。

林涛身后坐着美女,就这样沉默的骑车未免单调,酝酿了一会儿,林涛正想开口。却被汪兰抢了先:“林涛,听说你家在深圳,怎么跑到小县城投资了。”

“我父亲的事我很少过问—你怎么知道。”林涛好象没有对人将过自家在深圳,以前只是说老家在L市。

汪兰轻笑道:“我父亲就是虚县的县长,你的情况我自然知道一些。”林涛回头看到汪兰狡黠的目光,笑道:“哦,你想刺探军情,我不告诉你。”

“呀。”前面马路上不知谁丢了块砖头,正好被回头说话的林涛压到。车子猛烈的颠了一下,汪兰由于惯性,搂住了林涛的腰,身子贴在他的背上,林涛车把晃了几晃才平稳下来,感觉后背软软的,传来一股热量,本来现在是夏天,都穿的是单衣,这样的亲密接触,自然让人心动。汪兰初次和男同学这样亲密,被男性的荷尔蒙刺激的脸红心跳,一时竟忘了松开。

“喂,抱的这么紧,是不是在吃我的豆腐啊。”林涛可是经常和金贞爱说笑,却不知道这样的话最容易让女孩子动心。

“鬼才吃你豆腐。”汪兰缓过神来捶了林涛一下,汪榔乎觉得这样的举动过于暧昧,忙说道:“不知道谁这么没有公德心,乱扔砖头。”

“恩,要是多扔几块就好了。”林涛促狭的说道。

“坏蛋——。”突然汪兰莫不做声,林涛看汪兰情绪有些低沉忙问道“你母亲怎么样。”

“我母亲有哮喘的老毛病,父亲经常不在家,我——。”汪榔乎有些哽咽,林涛想起了自己的母亲,那个充满活力如同自己大姐姐般的漂亮母亲,就这样安静的走了,心里也是一片黯然。林涛不知不觉的把车子骑到了自己家的楼房前,这才想起,还没有问汪兰住在哪里。暗骂自己糊涂,林涛把车子停下说道:“对了,你家住哪里啊,我都忘问了,我都骑到我家门口了,让柳月知道还以为我居心不良呢。”

“糊涂蛋,我家就在你们家后面,我自己走吧,谢谢你艘回来。”汪兰下了车。

“哦,你家也住在着,想想也是,这里是虚县最好的住宅区,你们家当然在这里,送人送到家吗,不差这几步。”林涛下了车推着车子走在她的旁边,轻轻的微风,淡淡的清香,宁静的夜晚,宛若一对情侣。

“我家就在二楼,就送到这吧,再次感谢。”汪兰指了指拉着窗帘透出橘色灯光的一户。+

“我家电话是668,有事打电话。”林涛目送汪兰上楼,汪兰上了楼心里觉的甜丝丝的,也许她正需要这样一个宽厚的臂膀依靠。

“回来了小兰,比赛怎么样。”汪兰的母亲正靠在沙发上看电视,虽然脸色有些苍白,但是还不能掩盖天生丽质,要不然汪兰也不会遗传到这么漂亮的基因。

“没选上。”汪兰走到窗前,惊喜的发现林涛正在向他挥手,这个细心的大男孩另他感动,连忙也挥了挥手,看着林涛离去。

“有人送你回来吗。”汪兰的举动让母亲发现了。

“是一个同学,小月让他艘回来的。”母亲/总爱刨根问底,这是一般母亲的通病,尤其是对情窦初开的女儿,每个母亲都看的很紧,汪兰马上拿出挡箭牌小月是不想让母亲误会。

“小月选上没有。”

“小月也没选上。”汪兰庆幸母亲把话题引到小月身上。

“你们两个可是尖子生怎么都落选了,那谁入选了。”

“欧阳清和董梅,还有林涛。”

“林涛是谁。”汪兰的母亲平常非常关注她的学习,对于年级前十名的学生了如指掌,这个陌生的名字让她吃了一惊。

“就是那个从深圳新转来的。”汪兰有些不耐烦,走向自己的卧室,去换睡衣。

“没想到一身铜臭的商人,会有那么争气的儿子,真是难得。”汪兰对于母亲的愤世嫉俗向来不感冒,只是认为母亲在家里呆久了难免脾气急噪,汪兰泡在浴缸里回想刚才和初次相识的林涛在路上的点点滴滴,露出会心的微笑。

此时的林涛正在同金贞爱聊天,他当然不会把送漂亮妹妹回家的事告诉他,只是说今天入选了英语比赛的前三名,期间当然少不了恭维金贞爱。

“你是我带出来的吗,进入L市比赛那还不是小菜一碟,如果取不上,以后就别学英语了,改学韩语,你现在的韩语水平考个证是没问题的。”

“全靠师姐栽培,来亲一下下。”林涛对着视频嘟着嘴。

“呀,爸爸回来了,不和你聊了。”金贞爱借机逃跑。

林涛嘀咕道“真是的,上次不是她主动的吗,女人真是难以琢磨。”

林涛又在网上查询了一会儿有关治疗哮喘病的情况,略感困倦之后才上床睡觉。

6-温柔和热血

林涛在重点高中的口语比赛中,一路过关斩将,以总分第一的成绩进入前三名,那个欧阳清也入选了,害的林涛被柳月数落半天,林涛在心理叹道:“女人真是难以琢磨,人家英语好关我什么事,这又不是跆拳道的淘汰赛。”

林涛成功进入L市的选拔赛,为班级争了光,为男生长了志气,自然要庆贺一番。胖子请客,陪座的有张凯,还有两个女生柳月和汪兰。胖子显得兴致勃勃,跑前跑后,有美女吗,当然要好好表现,还是如意餐馆,老板娘娘的笑容永远是那么灿烂,还真有种宾至如归的感觉。胖子把菜谱送到汪兰面前,笑容可掬。汪兰比较腼腆,把菜谱递到柳月手里:“我不会点,你来吧。”

“这有什么,喜欢什么就点呗,松鼠桂鱼、软炸里脊,海鲜一品煲——。”柳月一口气点了十个,汪兰微张小嘴,一脸羡慕的表情,可胖子头上却见汗了,这十道菜少说四百块,柳月顿了一顿说道:“今天林涛大获全盛就应该他请客,胖子要是你请我就不来了,我今天就是想宰林涛一顿。”

柳月示威似的看着林涛,完全是直白的威胁。

“当然,这顿本来就应该我请客,大家都帮了我很多忙,请顿饭是小意思,胖子你就别阂争了,你想请就下次吧。”林涛乐呵呵的,摆手招呼服务员。

“小姐,上两个汇园果汁,六瓶啤酒。”

胖子尴尬的笑了笑:“你请就你请。”

等菜肴陆续上来,气氛变的活跃起来,张凯羡慕的问道:“林涛你的口语是怎么练的,那叫帅呆了。”

“我经常用英语和以前的朋友聊天,有几年了。”

“是女朋友吗。”柳月问道,旁边的汪兰也很想知道。小嘴里的肉还没有咽下,鼓着可爱的腮帮望着林涛。

“表姐了。”林涛可不想被扣上早恋的罪名,其实也不早了都十八岁了吗,但学生还是应该以学习为主,这是家长的一贯想法,即便上过高中的家长也不能免俗,虽然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但中国人对于学生的青春期教育还显得很保守,什么生理卫生课,讲到两性都是一带而过,学生反而更加好奇,尤其现在网络的发达,让学生看到了一些不健康的东西,本来老师应该正确引导,却没有足够重视,结果弄的一些学生误入歧途。在中国人眼里那两性是被窝里两口子的事,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有不少青少学生,偷尝禁果,由于没有足够的认识,往往造成身心方面的严重伤害。有的小女生往往受了伤害却羞于启齿,反而还被一些不法之徒利用,要挟。由受害者成为从犯。

林涛的回答显然不能让大家满意,柳月还想追问却被林涛的敬酒打断。有两个漂亮女生在场,张凯和胖子显得很拘谨,不敢大声言笑,倒是刘月大大咧咧的比较放松。还要给大家讲一个成人笑话,结果却被红着脸的汪兰制止,看来汪兰是听柳月讲过。

“为了缓和尴尬的气氛我讲一个。”林涛清咳了一声。

“什么东西,男人有,女人没有,小时侯女生见了就害怕,大了反而更喜欢。”

汪兰想了一下,脸色变的更红,不敢抬头。

柳月正在喝汤,一听差点没呛着,敲着胸脯嚷道:“林涛你有点新意行不行,那是我叔叔讲的笑话,老掉牙了,不就是男人味吗?臭汗味有什么喜欢的,我还是喜欢兰兰身上的味道。”

说着把鼻子凑在汪兰白皙的脖子闻了闻。

“别闹,谜底原来是男人味啊,我还为——。”柳月赶忙悟住了汪兰的小嘴,生怕她说出什么令人啼笑皆非的话。

“呜呜——你干什么,憋死我了,我原来以为是胡子呢,小时侯爸爸老用胡子扎我。”汪兰打掉柳月的手说道。

刘月长出了一口气,好单纯的傻妹妹啊,不过我喜欢。三个男生也被汪兰的可爱模样吸引。“喂,喂—你们三个当我是空气啊,眼睛都掉到盘子里了。”柳月用筷子敲着盘子喊道。

“窈窕淑女,君子好求吗。”林涛笑嘻嘻的说道。

“难道我不是淑女吗?,对了你小子这几天送兰兰回家有没有卡油啊!小心我喀嚓你。”

柳月瞪着林涛,把脚踩到林涛的椅子上。

“胖子你们两个说说这头是淑女吗。”

“什么,这两天你送汪兰回家。”胖子根本没有听到林涛问什么,只是对林涛送汪兰回家感到吃惊和嫉妒。这么漂亮的美女,不知道有多少男生在暗恋,要是知道这个消息非炸锅了不可。

“顺路而已。”林涛笑道,可汪兰却是脸红到脖子,小手拧了一下柳月。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喝酒。”胖子和张凯郁闷的干了一杯。

“那个包间有人,这个是空的,喂,你走错了。”老板娘的声音传进包房。包房的门突然被大力推开,几人吓了一跳,更令三个男生吃惊的是,推门的正是当日被林涛打伤的光头,右脸上还有一大块血痂,显的更加狰狞,汪兰哪见过这阵势,一脸惊恐,到是柳月比胖子和张凯还镇定。

“你出来了。”林涛站了起来直视力光头,心说不是进去了吗,怎么这么快就给捞出来来了,看来这个光头非一般的混混可比。

“难得你还认识我,小子,跟我到外面走走,别把这两个小妞吓着。”光头冷笑连连。

“有什么事你就直说,我接着就是,不用拐弯抹角。”林涛毫不示弱。

“小子有种,我哥哥听说你身手不错,想找你切磋一下。”

“你说个地方。”林涛毫不惧色的说道。

“好,明天早上六点,天王庙前面我等你,不怕你不来。”说完,光头立刻离开,没有停留。

在两女的追问下,林涛说了那天打架的经过,张凯在一边解说林涛的精彩表现。听的两女一惊一乍的。“还有这么精彩的事,怎么没听你说过,你小子还会什么跆拳道。”柳月上下打量林涛,仿佛刚认识一样。

“怎么,是不是看我英明神武,帅的掉渣,想以身相许。”林涛根本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还有心情开玩笑。

“呸,我给你看看相,是不是明天被人家揍趴下,我准备带人去收尸。”

“别瞎说小月。我看林涛你不要去了,他没有安好心,你会吃亏的。”汪兰担心的说道。

“不用担心,我师傅可是金九段,我也差不到哪去。”林涛这话说的是事实,他虽然没有测过级别,但据金馆主说,林涛的水平应该在六段左右,因此林涛才自信满满。

“我明天给你去助威,看看你什么水平。”柳月倒是情绪高涨,对于明天的比斗跃跃欲试,好象她要出手一样。胖子当然不会退缩,自然要去,张凯也拍着胸脯,说什么要同生共死,弄的好象上战场一样,并且悲壮的喝了一杯酒。由于光头的闯入,这顿饭吃的索然无谓,很快便结帐走人了。

回家的路上,汪兰还是劝说林涛不要去,但林涛很固执,男子汉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汪兰劝说无效,只好默不作声。林涛见她有点失落,只好连说了三个笑话,直到汪兰忍不住笑出声来。

回到家中,父亲林志远还是不在家,父亲总有忙不完的事,林涛已经习以为常,洗涑之后开始和金贞爱视频。林涛对于明天的比斗虽然充满信心,但兵法上说的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可现在自己对光头的大哥一无所知,心里多少有点没底,就同金贞爱说了这个情况,金贞爱很重视,马上叫来了她的父亲金正男。金正男了解情况后,建议林涛先采取防守,看看对方的套路,金正男深知中国工夫的厉害,因此才让林涛小心行事,如果不敌最好认输。不要好勇斗狠。金正男又讲了几个他熟知的中国拳法,告诉他如何防守,并在视频里和女儿演示,林涛认真的看着。心里不禁非常感动,这父女两人的对他的真情,真不知如何报答。金正男,一边讲一边演示,就这样足足聊了三个钟头。最后金正男告戒他,不敌就认输,赢了也不要下狠手,要给人家留一丝余地。林涛深已为然,在床上琢磨着金正男演示的套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

完本试读结束。

点击获取全部章节

春萍mm丶点评:

我看的小说里面最喜欢的就是这个《铁血都市》,剧情一环扣一环,调理清晰,里面的人的性格我都很喜欢。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总裁爹地是大佬

总裁爹地是大佬

一场大火,宋妍代姐入狱,在监狱里生下一个“死胎”。  出狱之后,她抹去过去的痕迹想要重新开始。  却在医院里被一个小白团子给抱了大腿?!  小白团子黏上她是因为她有母性的温暖。  只是为什么她身后还跟着只大白团子?!  还扬言要把她吃干抹净?  小念念:“阿姨阿姨,萌宝买一送...
小甜心
连载中 现代言情
总裁又在求负责

总裁又在求负责

“你‘伤’了我,得负责!”作为商业帝国的神秘总裁,英俊多金,却嚷着要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女人负责。为此,他坑蒙拐骗机关算尽,总算用红本本拴住了叶漫漫。婚后,林星辰更是用尽心思实力宠妻,成为行走的狗粮仓库。“老板,有人说林小姐丑。”“瞎,送去眼科!”“林少,请问您看上叶小姐什么?”“肤白貌美大长腿!”“辰总,夫人说您涉嫌坑婚骗婚要起诉您。”“告吧,她没证据。”叶漫漫气势汹汹甩来‘判决书’,双手叉腰地怒吼道:“林星辰,上天判你宠我一生,强制执行!”“好!”...
连载中 总裁豪门
填四川

填四川

★本书是第八届茅盾文学奖提名作品,改编的由秦岚等主演的同名影视剧将于今年上映。★小说自四川荒芜告急康熙颁布“填川诏”开篇,以主人公宁徙离闽进川遇飞人夺子为线索,以川东小城荣昌县为主场景,浓墨重彩地描述了进川移民的大起大落。全篇贯穿了宁徙与土著士绅赵书林、闽西武士常维翰惊世骇俗的生死爱情,栩栩如生地描写了土匪、戏子、族人、商贾、官宦、皇室等各色人物的善恶心态。人生的百般磨难,创业的万般艰辛,演绎出大悲大憾的人间悲喜剧。填四川与闯关东、走西口、下南洋是中国移民史上的重大事件。长篇小说《填四川》艺术地讲诉了一个客家母亲和家族悲欢离合的故事,一个复苏泱泱大省的史诗故事,一个小人物成为大英雄的故事。...
已完结 出版图书
重返16岁

重返16岁

一觉醒来陈洛意外的发现自己居然被老天爷一脚踹回了1997年。这一年,陈洛还只是个普通初三学生。这一年,周杰伦这个改变乐坛的绝世天才还没现世。这一年,网络三巨头全都还没创立……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而陈洛的重生,注定要开启一场不平凡的人生。...
灯草
已完结 都市情感
甜心萌宝带回家

甜心萌宝带回家

“这男人是有多闷骚,这都能忍得住?!”一觉醒来,她从狩猎场被人救出,没有任何犹豫的机会签了卖身契。回想当初,她把渣男当个宝,父母双亡,落得个狩猎场生不如死的下场;幡然悔悟,她虐渣打脸好不痛快,毁她?辱她?糟践她?不好意思,本小姐智商上线了!...
叶情长
已完结 现代言情
东风不解相思意

东风不解相思意

第一次,南宫玄求易落放血救柳柔儿,易落笑着去做了;第十次,南宫玄命令易落落胎救柳柔儿,易落哭着去做了……第十九次,南宫玄逼易落把命给了柳柔儿……他以为他可以永远赢,可原来没有了她的爱,他输的那么彻底……...
木林
已完结 短篇
捡个娘子来种田

捡个娘子来种田

陆曼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成为穿越大军中的一员,还正好赶在男友出轨的那天。一对比,这乡下汉子比那个渣男帅,比那个渣男暖,还比那个渣男纯情。那还纠结个屁,果断扑倒。从此以后,种田发家,虐渣渣。人生不要太惬意哦!...
浮生
已完结 古代言情
我只能陪你到这里

我只能陪你到这里

余安默默跟在谭胜廷身边三年,她以为自己会成为感情的上位者,没想到爱到最后只剩殇。她决绝的斩断跟他的一切,谭胜廷却突然慌了。旧文链接:《高攀》http://www.ruochu.com/book/134391《现在去见你》http://www.ruochu.com/book/127336《念念不忘》http://www.ruochu.com/book/86093《我的男友小心眼》http://www.ruochu.com/book/81812...
二斗
已完结 现代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