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的护花高手详情
女神的护花高手

女神的护花高手

历史军事 | 已完结
2020-12-18 09:45:33
推荐指数:
在《女神的护花高手》里面是一波三折,七月流火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叶辰不解道:“以后怎么了?”小樱贝齿轻轻咬着嘴唇,犹豫了几秒似是下定了决心,快速道:“以后你的衣服,拿过来我帮你洗。”话音落下,不等叶辰答应,小樱哧溜一下像受了惊吓的小白兔,匆匆逃开了。叶辰愣在原地,一时没有反映过来,禁不住摇头笑道:“哥这么大的人,难道连洗衣服都不会吗?也忒小瞧我了。”“她可没有小瞧你。”一旁,魅仙儿接过话茬,语气酸溜溜的道:“你在她心中可是大英雄呢,人家刚才说的,可不是要帮你洗衣服,而是帮你洗一辈子衣服。”
章节预览

强势入场-七月流火

夜来香酒吧的大门处,七八个小混混正蹲在地上抽烟,他们显然不是在为夜来香看门,那么唯一的解释就只有……

“竟然被人堵门了?”叶辰一愣之后,随之而起的是更多的冰冷。

“我倒要看看是谁敢在这里撒野,老子不发火,还以为老子是泥捏的了。”

“吱呀!”

念头转动间,车子已经到了酒吧门前,一个急刹车,车身立刻来了个九十度的漂移,然后稳稳的停下。

“妈的,这是谁这么不长眼?”门口的小混混,吃了一嘴的沙子,立刻起身气势汹汹的大骂道。

“草泥马,开个A4了不起啊。哥几个,砸了他的车。”另一个小混混叫嚣道。

车门打开,叶辰下车。

“麻痹的,小子你不长眼是……”一个小混混咒骂的话,突然一滞,看着叶辰的表情顿时诡异了起来。

叶辰开黑车的时候,经常在酒吧门口揽生意,一次两次这些小混混自然有见过他的。而且平日里双方没有冲突,有时候蹲在一起抽烟侃天侃地侃美女也是正常的,现在一见是熟人,小混混倒是没有继续骂人,不过依旧态度不爽道:“我说小叶,你今天……”

小叶?呵!

叶辰面色冰冷道:“滚!”

几个小混混一愣,一时没反映过来。

一个开黑车的,竟然让他们滚?

“妈的,给你脸还不要了是吧?你让谁滚呢?”一个小混混立刻又嚣张的骂道。

“你不用滚了。”叶辰冷冷撇了他一眼,然后出手。

一拳,轰!

空气中猛然传来一声音爆,接着一道光,真的如一道光似得快速掠过,一个为首的小混混当场飞了起来。

是的,真的飞了起来。凌空退出了七八米,一路从酒吧门口飞进了酒吧内。

“你们会飞。”叶辰的后半句话,这时才冷冷吐出。

话音落,几个小混混只觉得眼前一花,然后他们还没来得及反映,一个个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如升仙了一般完全没有了重量,什么地球引力统统都不存在了,因为他们在空中,像鸟一样的在飞翔。

“啊!”

“啊,卧槽!”

“啊,尼玛!”

一个又一个小混混飞进了酒吧,人在空中发出各种各样的惊呼,咒骂,以及惨叫!

十秒,从停车到叶辰的脚步入酒吧大门,只有十秒。

十一秒的时候,叶辰走进酒吧,看见了如皇帝般坐在那里的贾冬青,以及满地的狼藉,还有那些被打翻在地,到现在也没能爬起来的服务生。

最后的最后,还有被几个小混混围在中间,神色慌乱、委屈,焦急、不安的魅仙儿与小樱。

魅仙儿美丽的脸颊,此时有五道指痕。

小樱的脸颊,同样也有。

刹那间,叶辰胸中一股戾气疯狂升腾,如剑如枪直刺九霄。

龙游逆鳞,触之必死!叶辰不是龙,但他同样有逆鳞,他的逆鳞就是他身边他所关心的那些人。

“叶辰!”

“叶辰!”

“叶哥哥!”

叶辰的出现,顿时引起了酒吧所有人的注意,其中魅仙儿兴奋的落泪,服务生激动又担忧的叫喊,小樱同样开心又害怕的抽泣起来。

叶辰,这样一个名字在夜来香酒吧绝不陌生。不止这里的服务生不陌生,就连一些这里的常客也不陌生。不仅仅是因为叶辰经常在这里拉客,更重要的是他像夜来香酒吧的另一个老板,更有传言,他与老板娘魅仙儿有着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关系。

以魅仙儿的美丽,自然是有不少追求者的,为此叶辰在酒吧里不少吸引仇恨。不过不管因为什么,不管他到底与魅仙儿是什么关系,叶辰的名字,在场很多人都不陌生。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一个叶辰而已,他能力挽狂澜,拯救此时的夜来香酒吧吗?

“小叶。”这时,另一个人开口喊了一句。

叶辰扭头,见酒吧的一角,经常一起聊天,与他一样开黑车的老张站在那,老脸有些发红,但又有些担心。

老张冲叶辰摇了摇头,眼中有着歉意。

叶辰懂老张的意思,他点了点头,然后走向了被小混混围起来的魅仙儿和小樱。

几个认识叶辰的小混混,见叶辰走来,不自觉的退开一步,给他让出了一条路。

当然,他们让开并不是因为叶辰的名气很大,也不是因为叶辰与他们关系很好,而是因为刚才那几个守在酒吧门口的小混混,从门口进入酒吧的方式。

飞,对鸟很简单,对人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尤其是七八个小混混,一起几乎不分先后的飞进来,这就更不简单了。

一个大力士,或许能一拳把人打飞,但他不可能同一时间,一拳把七八个人都打飞。但刚才那七八个小混混,的的确确都是同时飞进来的,就像所有人都事先排练好了似得,效果十分的震撼。

如果来的人多,当然也不稀奇。可对方只有叶辰一人,他一个人怎么做到的?

如果不是一头猪,如果不是蠢到脑子里都是浆糊,那么他一定会想明白。

所以,好几个小混混都让开了,他们虽然屁本事没有,只会欺软怕硬,可也正是这样练就了他们察言观色,意识到不对马上就跑的特殊本领。否则他们在打架比吃饭还要勤的小混混生涯中,显然混不到现在。

没有任何人阻拦叶辰,于是叶辰很顺利的走到了魅仙儿的面前。

轻轻的抬起手,像情人间最温柔的低诉,抚摸着那已经微微红肿的脸颊,叶辰温柔道:“还疼吗?”

魅仙儿微微摇了摇头,然后偏转脑袋,让长长柔顺的秀发,盖住了她红肿的脸颊。

她想在他面前,永远保持最美丽的一面。现在显然不是最美的时候。

叶辰摇了摇头,然后转向小樱,温柔的手掌轻轻擦去了她脸上的泪痕,像个大哥哥似得宠溺道:“傻丫头,不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

“嗯!”小樱擦了擦泪,狠狠点了点头。

“告诉哥哥,是谁欺负你了?”叶辰问。

此话一出,全场的气氛顿时紧张复杂了起来。

紧张的是小混混,复杂的是贾冬青和那些在场的观众,以及酒吧里的服务员。

叶辰来了,然后就旁若无人的走到了魅仙儿和小樱面前,然后旁若无人的安慰着两女,最后又旁若无人的问出了那样一句话。

从始至终,叶辰好像都把贾冬青等人当成了空气,而贾冬青等人似乎也没有要为难叶辰的意思。

事情本来这样结束不好吗?叶辰一个人又何必逞强呢?双拳难敌四手,他再厉害也打不过那么多人吧?

众人这样想着,贾冬青也这样想。

贾冬青皱着眉,目光复杂的看着叶辰,他看不懂叶辰,所以到现在他都还没有开口下达一条命令。

但现在不等他下令动手,叶辰要主动出手了!

“是他!就是因为他,害的仙儿姐姐也挨打了!”小樱停止了抽泣,玉手指向阿来。

阿来在叶辰进来后,就神色变换不定的藏在了其他小混混后面,似乎生怕被叶辰看见,不过现在他还是被叶辰看见了。

叶辰冰冷的目光如刀一样瞬间看向阿来,顷刻间阿来感觉自己仿佛从天堂掉进了地狱,通体冰寒。

“你,出来!”叶辰轻描淡写的说。

阿来没有出来,他甚至还退后了一步。

叶辰皱眉,然后他动了。

一步,只有一步。

“啊!”

阿来猛的发出一声惨叫,因为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了,他控制不了他的身体,他的身体在向前,迅速的向前,可是他明明想后退的啊。

“啪!”

清脆的响声刹那间震醒了所有在发呆的人。众人只见阿来捂着脸,他脸上有着明显的五道指痕,力气很大,所以他的脸瞬间就肿起了老高,像猪头,并且牙齿都掉了不止一颗。

“这一巴掌,为小樱!”

“啪!”

“这一巴掌,为媚娘!”

“啪!”

“这一巴掌,为这里的服务生!”

“啪!”

“这一巴掌,为这里被打碎的酒水。”

“啪!”

“这一巴掌……”

“够了!

连续的响声,听的人心里发寒,双腿颤抖。而几掌之后阿来已经不是阿来了,他更像是阿猪。不过就在这时,一旁一直冷眼旁观的贾冬青终于开口了。

贾冬青当然不能再沉默了,因为他是大哥,阿来是他的小弟,现在有人当着他的面打他的小弟,就等于是在打他的脸。

他如果继续不说话,不管阿来死活,以后谁还敢跟他混?

所以,贾冬青说话了,虽然他很不想说话。

果然,叶辰停止了继续抽打阿来,他的注意力转移到了贾冬青的身上,然后他冷冷道:“你不用着急,还没到你。”

哗!

全场震惊!

叶辰这是要疯要死吗?他不单单是打了阿来,他还想把贾冬青冬哥也一起打了?

贾冬青显然也被叶辰的话气笑了,他不屑的说:“小子,想逞强最好认准人,分清场合?识相的话今天的事到此为止,否则,哼,哼哼!”

“哼,哼哼是什么意思?”叶辰冷笑问。

贾冬青脸色一寒,“小子,你找死。”

“的确有人找死,可不是我。”叶辰说到最后,声音陡然冷的如刀,下一秒众人只见他一只手仍然拎着阿来,另一只手则伸了出去。

喂,你这个胆小鬼-七月流火

“啪!”

清脆的响声再一次响起,不过这一次众人看见捂脸的不是阿来,而是贾冬青。

“这一巴掌,为你管教不严。”

“啪!”

话音刚落,又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为你欺软怕硬,欺负她们两个女人。”

这一时刻,在场所有人都疯了,一个个瞪着眼睛,眼珠子仿佛都掉在了地上。

可是叶辰不理会众人的惊骇,震撼,他的目光从贾冬青惊愕,难以置信的脸上重新转到了阿来的身上。

“你是用那只手打的她?”叶辰问。

阿来身体一软,然后挣扎着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脸颊红肿,双眼中更是刹那间泪水横流,他……竟然被吓哭了!

“沉个,沉夜。喔挫了,喔自导挫了,您高抬贵手绕了喔吧,喔海摇溜这搜,洋货一架老笑呐。”阿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喊道。

“你说什么?”叶辰愣了愣,没有听清。

“辰,辰哥。他牙掉了,漏风。他说让你别砍他的手,他还养活一家老小呢。”疯子从地上强撑着爬了起来,表情诡异的翻译道。

叶辰无语,全场其他人更是如五雷轰顶,被震的外焦里嫩。

“你……”叶辰刚要说话,这时一个黑影突然冲了过来,接着一根钢管冲着他当头砸下。

赖狗气势汹汹的挥舞着钢管,大骂道:“卧槽尼玛的的,竟敢打冬哥,老子我废……”

贾冬青刚才被挨揍,只是一瞬间,那一幕让所有人都愣了,赖狗这时才反映过来,立即上前表忠心,可惜下一秒……

“嘭!”

叶辰转身,一脚踹了出去。

赖狗的骂声戛然而止,然后他整个人先是凌空飞起,接着还没飞出去,就被叶辰一只手又抓了回来,手臂顺势狠狠的向地上一摔。

“嘭!”

赖狗真如一条死狗一样狠狠的砸在了地上,脸部朝下,鼻子立即塌陷,一张脸极度的扭曲成了平的,鲜血淋漓。

“你……”赖狗趴在地上,一边开口一边挣扎着想要起身,然而他刚刚吐出一个字,叶辰一脚狠狠的踩在了他的脑袋上,顿时他一张嘴紧紧贴着地面,再也说不出话来。

“还有谁想表忠心的?”叶辰冰冷的目光环视四周。

顿时站在他周围的小混混,如看见了恶魔似得纷纷后退。可是他们后退,叶辰却动了!

“你们不想表忠心,我却不想饶了你们!”

一句话的功夫,三个混混已经被狠狠的摔在了地上,面部因为极度的疼痛扭曲着,一时竟然爬都爬不起来。

贾冬青已经从沙发上站起了身,他正准备开口下令让所有人一起上,可惜他的话比叶辰的动作晚了那么几秒,然后他的话就再也不用说了。

一分钟不到,所有跟着贾冬青来的小混混全被摔趴在了地上,只剩下一个贾冬青,光杆司令似得傻傻的站在那,难以置信。

何止是他,事实上所有人都一副活见鬼的模样,不可思议的盯着眼前的这一幕,他们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一个人,叶辰一个人,短短几分钟内不但力挽狂澜,扭转了局势,而且是毫发无伤的完胜,他娘的完胜啊!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不止那些客人,就连一些熟悉叶辰的服务生,包括小樱在内,都张着嘴,瞪着眼,目瞪口呆,呆若木鸡。

疯了,这一定是疯了!

小樱不敢相信的捏了捏胳膊,咦?果然没感觉到疼痛,自己果然是在做梦!

“傻丫头,你捏我的手臂干什么?”魅仙儿无语道。

“啊!”小樱惊愕,尴尬,然后不相信的又捏了捏自己,“啊,好疼!”

“……”魅仙儿被小樱的可爱逗的又好气又好笑,更加无语了。

“疯子,小黑。你们身上挨的打,统统还给他们。没有钢管就用酒瓶子,不用担心酒水,今天这里的酒水,可是有人来埋单。”叶辰冷笑道。

“妈的,兄弟们一起上!”疯子一声招呼,顿时好些个男服务生都冲了上来,当然也有没有冲上来的,不过对此叶辰也没说什么,机会叶辰给他们了,怎么选择是他们自己的事。

阿来还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看那可怜的模样仿佛从一开始受委屈,受欺负的就是他,如同被一群大汗爆了菊似得痛不欲生。

“找人算一算今晚损失了多少,然后把你的卡号给他。”叶辰说着,扭头看向贾冬青。

贾冬青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然后恶狠狠的盯着叶辰看了最后一眼,怒声道:“我们走。”

叶辰没有拦他,因为如果贾冬青敢赖账,他有的是办法找到他。

地上的阿来闻言,连滚带爬的向门口窜去,而地上的赖狗,也捂着脸跟着几个小混混向外跑,不过透过手指间的缝隙,可惜看到他盯着叶辰的目光,比贾冬青还要狰狞,凶残,恶毒几分,就像一条藏在暗处,准备伺机而动的毒蛇。

几秒钟后,所有小混混狼狈而逃,真正滚出了酒吧,而酒吧内短暂的沉默之后,陡然间响起了排山倒海的欢呼。

“辰哥!辰哥!”

“辰哥!辰哥!”

“辰哥威武,辰哥霸气!”

“辰哥雄起,辰哥雄起!”

“……”

欢呼经久不息!

“辰哥,没想到你那么厉害,一个人就把他们打的屁滚尿流了。”疯子虽然有伤,但仍兴奋的说。

“是啊是啊,这次多亏了辰哥,不然我们还不知道怎么被欺负呢。辰哥,我以后决定就跟你混了,你有什么需要跑腿的,随时给我打电话。”小黑也高兴不已。

显然,叶辰的出现真正让他们翻身了,在叶辰来之前他们只能被动挨打,而叶辰来之后,不但帮他们出了心中的一口恶气,还让他们把挨的打统统还了回去,这等于是让他们捡起了他们失去的尊严。

“是啊,辰哥。以后我看你也别跑什么黑车了,就留在这里给我们当老板吧。除了发工资之外,还奉送一个老板娘哦。”一个调皮的小丫头说道。

顿时哄堂大笑,之前的压抑一扫而空。

“你这丫头,总算说了一句让姐高兴的话。”魅仙儿大胆的承认了她对叶辰的倾心,妖媚的眸子看向叶辰,情意绵绵,魅惑众生。

可惜叶辰却两眼一翻,扭头当作没有听见,开口冲周围的宾客说:“今天让大家受惊了,所有客人的酒水全部免费。以后欢迎大家继续光临,我在此向大家保证,这样的事情以后绝不会发生了。”

“吼吼!”

“辰哥,辰哥!”

“辰哥,辰哥!”

众多宾客高呼,而一些性格大胆的女客人更是直接开口道:“辰哥,留个电话呗。”

“对啊辰哥,你微信号是多少?有空一起喝酒啊。”

“喂喂,我说几位美女,在我的酒吧里跟我抢人,这可不好吧?”魅仙儿玩笑回道。

这一刻叶辰无疑是全场瞩目的焦点,男人对他是崇拜,女人对着他则两眼都是小星星。

“哈,哈哈!”叶辰尴尬的打了个哈哈,然后快步朝着后面的经理办公室走去。

“哈哈,辰哥竟然脸红不好意思了!”

一群人再次大笑。

很快服务生收拾现场,音乐重新响起,灯光摇曳着夜的风情,酒吧的气氛再次高涨起来,甚至比之前还要热闹。

……

办公室。

“辰哥,谢谢你替我出气。要不然我,我……”小樱低着头说,说着说着似又想起了刚才的委屈,两眼犯起泪光。

叶辰笑着揉了揉小樱的头发,道:“你既然叫我一声哥,你受了委屈哥当然要替你出头。以前是院长照顾你,以后哥来照顾你。不要哭了,再哭就不漂亮咯。”

“嗯,谢谢哥。”小樱乖巧的说,泪却还是掉了下来。只是这一次,那眼泪没有委屈,只有浓浓的幸福。

“哥,以后……以后……”小樱突然低下头,俏脸红扑扑的欲言又止。

叶辰不解道:“以后怎么了?”

小樱贝齿轻轻咬着嘴唇,犹豫了几秒似是下定了决心,快速道:“以后你的衣服,拿过来我帮你洗。”

话音落下,不等叶辰答应,小樱哧溜一下像受了惊吓的小白兔,匆匆逃开了。

叶辰愣在原地,一时没有反映过来,禁不住摇头笑道:“哥这么大的人,难道连洗衣服都不会吗?也忒小瞧我了。”

“她可没有小瞧你。”一旁,魅仙儿接过话茬,语气酸溜溜的道:“你在她心中可是大英雄呢,人家刚才说的,可不是要帮你洗衣服,而是帮你洗一辈子衣服。”

“一辈子衣服?”叶辰重复了一遍,这时才反映过来,哈哈一笑说:“我只当她是小妹妹,你吃的哪门子飞醋?”

“我吃醋怎么了?我的心意难道你还不明白吗?还是你……觉得我配不上你?”魅仙儿说着,低下了头。

柔顺的秀发随着她的动作滑倒一旁,再次露出了她那红肿的脸颊。

叶辰心头一震,他何尝不明白魅仙儿的心思,只是他能接受吗?一年后他就要……他现在哪有心思去谈个人感情?

魅仙儿与秦明月不同。他与秦明月只是“协议夫妻”,没有真正的感情,而且秦明月怎么说也是个总裁,她有能力自己照顾好自己,可是魅仙儿呢?

她的真心自己一旦接受,万一一年后的自己没有回来,她又该何去何从?如何生活?

当然这些话叶辰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他佯怒道:“你胡说什么呢?你那么漂亮,追你的人那么多……”

“可是我不喜欢他们。”魅仙儿打断了叶辰的话,仰着脸,态度坚决。

叶辰无奈道:“你连我的身份,我真正的名字,我以前干什么的都不知道,你觉得一个这样的男人,值得你依靠吗?”

魅仙儿没有回答,她忽然向前一步,然后不由分说的将火热的唇递了上来。

叶辰完全没料到她竟是如此大胆,一时矫健的身手竟然迟钝的忘了反映。

于是,霸气的魅仙儿成功的将他强吻了!

叶辰脑中一瞬间闪过了诸多念头,然后他发现她口中那灵巧的舌儿竟然悄悄的钻了进来……

“咳!”叶辰心中一震,匆忙退后了一步,轻咳。

魅仙儿用她的行动,回答了他之前的问题。

她是不了解他的过去,不了解他的身份,可是那都是以前了,是过去了,跟她没有关系。他不说,她便不问,她要的是他现在的这个人,所以只要他有现在和未来就足够了!

过去很重要吗?魅仙儿不在乎!

“咯咯,你害羞了?”魅仙儿看着不知所措的叶辰,突然娇笑起来。胸前颤悠悠的两团,随着她的动作此起彼伏,泛起阵阵汹涌波涛。

“你真是让人不省心。”叶辰叹道。

“既然知道我不省心,你不还亲自保护我?”

“我不是已经在保护你了吗?”

“所以我打算以身相许报恩咯。”

“……”

“今天谢谢你!”见叶辰词穷,魅仙儿突然一改刚才的大胆,主动。情意绵绵又一本正经的说。

叶辰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你情绪能不能不要变的这么快,我跟不上节奏。”

魅仙儿妖媚一笑,“那你是喜欢刚才的我,还是现在的我?”

叶辰两眼一翻,“姐,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话间,叶辰逃也似得冲出了办公室。

“喂,你个胆小鬼!”魅仙儿气的跺脚。

完本试读结束。

点击获取全部章节

统宇三岁啦点评:

《女神的护花高手》这本书让你了解人间百态,值得彻夜未眠的欣赏,让你爱不释手,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爱在风干泪痕后

爱在风干泪痕后

五年的婚姻,是他对她的恨之入骨,是她对他的一往而深。他为了心上人的孩子,不惜用她刚出生的女儿去做交换,眼睁睁看着她活活烧死……直到有一天,唐浅疯了,从他的世界消失了……战深才明白,世上无人再像她。...
神经西西
已完结 现代言情
狼胎入梦:养夫为患

狼胎入梦:养夫为患

六年前,我误入山洞,被银狼破了身,本以为事情过去,不想六年后我竟莫名怀孕。我本想打掉孩子,狼要杀我全家,要我家破人亡,为了活命,我答应为他出马,只是……狼竟也有七情六欲,不但要生孩子,还要一起睡觉。...
鬼眼姐姐
已完结 灵异科幻
璀璨星空

璀璨星空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耀在城市上空的时候,标志着新的一天开始了,同样也代表着城市又将焕发出生的气息。...
天边花落
已完结 都市情感
第一霸宠:少帅的心肝宠儿

第一霸宠:少帅的心肝宠儿

落魄名媛慕佳云这辈子做过的最丢脸的事,莫过于被逼着给订了娃娃亲的富家公子送订亲信物,但是送成了她的小肚兜,更可怕的是后来还发现送错了人。当知道这个男人身份的时候,她彻底惊悚了。从此,她就没过上一天安稳日子,抢婚,强娶……于是,她罢工潜逃,却被十万大军追击,当场被逮捕回去。某少帅气势汹汹,“做我的老婆委屈了?从今天开始你的用途只有一个,做好少帅夫人。”某女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摊上大事儿了……少帅求放过啊。...
顾言言
已完结 总裁豪门
满堂空留梨花泪

满堂空留梨花泪

她一介戏子,偏偏真心相付,却累得亲人送命!林木青,做过的事都要付出代价,你的命,你的家族我一个都不会放过!可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儿时玩伴会成了名满国家的少将?自己的孩子竟然也是他的!种种交易背后隐藏的究竟是什么……...
生何往
已完结 都市情感
续写不尽的爱恋

续写不尽的爱恋

这世上或许终究有这么一人,你从来未曾得到过他,却早在心里失去了他千百次。在我心里,陆铭臻就是这样一个存在。从十岁那年的惊鸿一瞥,我余生中所走的每一步,都是为了更接近她。可爱情这种东西,爱对了是刻骨铭心。爱错了,便是粉身碎骨。当这个男人亲手将我推向死亡,我终于是死了心。“陆铭臻,我不爱你了,再也不爱你了。”男人将我紧紧拥在怀中,嗓音温柔怜惜。“对不起,对不起。”可是陆铭臻,我要的从来不是你的道歉。如果你爱我,你就不会对不起我。...
南风向北
已完结 现代言情
男人不低头

男人不低头

男人有泪不轻弹,人到中年万事休。三十五岁的陈重,遭兄弟暗算,身陷囹圄,公司破产,娇妻出轨。利益驱使下,趋之若鹜的人们面目狰狞。绝望中,我扬帆起航,搅动商海风云,掀起惊涛骇浪,铸就一代商业传奇。...
白马不喝水
连载中 都市情感
先婚厚爱:靳先生情深手册

先婚厚爱:靳先生情深手册

嫁给他,是她唯一处心积虑过的自私,痴痴守着无爱冰冷的婚姻两年,受过敷衍,经过谎言,忍过屈辱。“沈言渺,到底是为了什么才能让你死死守着这么虚伪恶心的婚姻?”靳承寒不止一次这般怒不可遏地吼过。每一次,她都将谎言出口成章,为了钱,为了虚荣,为了一切,就是不说为了爱情。婚姻的坟墓里,她失了身,失了尊严,最后……失了心。...
水果硬糖
连载中 都市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