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的掌心宠详情
总裁大人的掌心宠

总裁大人的掌心宠

总裁豪门 | 已完结
2021-02-23 17:47:35
推荐指数:
快看看蓝荷的新书《总裁大人的掌心宠》:“马上走开!”何雨檬板起脸吼过去。 然而对三人却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其中一个没说话的男人,往前两步,看了看她姣好的身材,说:“身材这么好……” 语气轻轻地,在无人来往的街道上很渗人。 何雨檬惊恐的往后退,手心全是汗。“马上滚!郎氏集团的郎家赫是我丈夫,你们敢碰我,他绝对不放过你!” “挡什么挡……”男人说着强硬地拿下何雨檬的手。
章节预览

郎家赫,救救我-蓝荷

 

  黑色浓如墨,身无分文的何雨檬狼狈地走在行人稀少的街上,看上去可怜兮兮。

  想到自己的遭遇,她委屈地哭了起来!

  “这位美女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哭?”

  “瞧你身上都湿了!”

  “要不哥仨哄哄你?”

  三个叼着牙签的流氓将何雨檬围了起来。

  “马上走开!”何雨檬板起脸吼过去。

  然而对三人却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其中一个没说话的男人,往前两步,看了看她姣好的身材,说:“身材这么好……”

  语气轻轻地,在无人来往的街道上很渗人。

  何雨檬惊恐的往后退,手心全是汗。“马上滚!郎氏集团的郎家赫是我丈夫,你们敢碰我,他绝对不放过你!”

  “挡什么挡……”男人说着强硬地拿下何雨檬的手。

  “你别碰我!”何雨檬退开,满眼惊恐!

  男人往前逼近,幽幽说道“你长得这么好,你老公却没有陪在你身边好好疼你,真可惜!”

  何雨檬想喊救命,奈何街上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男人身后的小喽啰吹了声口哨说道:“没什么可惜的,这不是有咱哥仨疼吗?妞儿。你有福气了,我们老大的技术很好!”

  小喽啰话音刚落,男人将何雨檬摁到了地上——

  这个时候,一辆兰博基尼疾驰而来,车头灯打去,几个人下意识抬手挡住了眼睛。

  下一秒,别精准地撞开两边的小喽啰,两声痛苦的声音很刺耳。

  男人此时放开了何雨檬,起身想拔腿就跑,却被郎家赫摁在了地上。

  锃亮的皮鞋狠狠地踩在男人的脸上:“敢动我的女人?”俊冷的脸散发着想杀人的愤怒。

  “不敢了,再也不敢了!”男人完全没有了刚才的阴沉与强硬,拼命求饶。

  这个时候,郎家赫的保镖赶来,郎家赫转身,说:“把他带回去!”

  然后走向不远处,正缩做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何雨檬,冷着脸将她一把抱起。

  何雨檬像找到救命稻草一般,尽量贴进郎家赫的怀里,紧紧地抱着他。

  “你在宴会厅里看到的那些照片都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你相信我好不好?”

  回到家里才缓过来的何雨檬颤着声音解释照片的事。

  郎家赫没有回应,黑着脸将她抱进了浴室。

  何雨檬继续解释:“我不喜欢褚玉飞了……请你相信我……”

  郎家赫拧着眉峰看了眼里残留着惊恐的,脸色惨白的女人,脸色不悦:“自己洗干净!”

  然后丢下何雨檬,转身离开了浴室。

  何雨檬洗好澡出去的时候,郎家赫正黑着脸坐在床沿,床上散乱着一堆何雨檬和褚玉飞的亲密照片。

  何雨檬快步走过去,边快速收拾,边说:“这些照片都不是真的,你别信——啊!”

  何雨檬话音刚落,郎家赫一下子将她摁到了床上:“你们谈了三年恋爱,还喜欢他吧?”

  咬牙切齿!

  何雨檬拼命摇头:“不是,我不喜欢他了,是他来纠缠我……”

  “他纠缠你?我看是你想他了吧?就这么想男人?我差点就信你的鬼话!”

  照片的角度太精妙,每张照片,何雨檬都在对褚玉飞笑。

  郎家赫恨恨地说道:“我看你是忘记了你是郎家赫的妻子吧?”

  这一夜,何雨檬哭着求饶,虚脱。

  第二天清早,何雨檬又梦见了在宴会厅门口,郎家赫扔下她的那一幕,她皱着眉心,呓语:“你不要走,你听我解释……”梦里的她想拉住郎家赫,梦外的她本能地伸手卑微地抓住空气,被吵醒的郎家赫冷着脸看着何雨檬,心中竟然有触动。

  “你不要走……别丢下我……不要丢下我……”

  何雨檬胡乱地抓着空气着急,难过得哭了。

  郎家赫见她实在可怜,他伸手握住了她的手,何雨檬本能地抓紧了他手。

  梦里的画面切换到昨晚被调戏得那一幕,她颤了一下,拼命摇头,手开始发抖,

  “郎家赫,救我……救我……”

  察觉到不妙,郎家赫的眉峰一下子拧紧,翻身,叫她:“何雨檬!”

  “郎家赫……你来救我……快来救我……”

  何雨檬紧紧“攥”住郎家赫的手,头摇得很快,闭着眼,却泪如雨下。

  郎家赫俯身吻紧了她的唇,急切又难得的缓慢。

  因为这吻,何雨檬终于慢慢安静,慢慢地,睡梦中的她,闭着眼,竟开始回应郎家赫的吻,抬手圈上他的脖子。

  柔软而急切的回应,让郎家赫心头一窒。

  他加深了这个吻,下意识被何雨檬吸引。

  郎家赫醒来的时候,早已坐起的何雨檬眼睛眨了眨,显然已经看了他一段时间。

  郎家赫坐起,何雨檬缩了缩身子,裹紧身上的被子,眼神有点害怕,脸却红了。

  何雨檬这幅受惊的模样太可爱,郎家赫挑了挑眉,眼底笑意泛泛,心情大好。

  “……早……早安。”良久,何雨檬开声说道。

  郎家赫故意吓她般,扑过去——

  “啊——”何雨檬惊喊,却被他揽入怀里:“怕我?”

  郎家赫鬼使神差地竟然自以为何雨檬彻底从昨晚的意外里缓了回来,怕的是他过分索取。

  何雨檬本能地摇了摇头,抱紧郎家赫,郎家赫心头一堵。

  下一秒,郎家赫却把她一把抱起,抱进了浴室,两人洗完澡,吃完早餐之后,郎家赫将何雨檬带到了地下室。

  见到昨天晚上那个可怕的男人,何雨檬本能地别开脸,抓紧郎家赫的手,内心很抗拒。

  “别怕!”郎家赫向助手使了个眼色,助手点了点头,当场进行了对绑在凳子上的男人进行了化学阉割。

  离开地下室的时候,双手插在口袋里的郎家赫淡淡对她说:“他被阉了,以后再也不能耍流氓了!”

  他这是在安慰我吗?

  何雨檬心头有暖流淌过,“郎家赫……”

  “不用说谢谢!”郎家赫却毫无预兆地泼了她一盆冷水。

  “我……”

  郎家赫不再听她说话,转身大步离开,脸色有点黑。

  我娶她不过是出于被嫌弃之后的愤怒,我到底是并不屑于对她动心的,把她从流氓手里救回来已经算是极度仁慈了!

  该死!

  想到自己先前的温柔,郎家赫不悦地在心底咒骂了一句。

  接下来的几天,两人的相处极度沉默。

  何雨檬为郎家赫煮早餐,按摩,矜持却试图拉近两人的关系,郎家赫却只冷着脸,不买帐,甚至连续几晚睡在书房。

  两个星期后。

  两人正吃早餐,何雨檬提议:“我想过了,我现在应该出去工作……”语气带着商量的意味。

  喝着粥的郎家赫拧了一下眉峰,喝了半口牛奶,然后说道:“你是该自食其力,到我公司去面试!”说完,他一饮而尽杯子里的牛奶,转身离开,脸色阴沉。

  他竟然差点把她当自己的女人一样在养了?他娶她,不过是在泄气,充其量,她不过是我的一个工具而已。

  心头明明悸动不已,他却死死压下。

  同一天早上,何雨檬以极佳的专业表现通过郎氏的面试,即时以运营专员的职业身份入职郎氏。

  然而,接下来的一整天,从她踏入办公区的那一刻起,办公区就充斥着对她的议论。

  “哼,跟总裁的婚礼办的这么好看又怎么样?不过是个小小的运营专员!”

  “我听她结婚之后还跟她的前男友在一个耳光宴会上偷情,网上照片都爆出来了……”

  “真的吗?”

  “现在是看不到照片了,我估计后来是总裁难堪,把消息和照片压了下去。”

  “哼!真是个不要脸的婊子!”

  咖啡室内,四个休息的女员工背对着门口,站在咖啡机前嚼着舌根,脸上全是对何雨檬的鄙视。

  何雨檬站在咖啡室外听得尴尬难堪,却还是干咳了两声,淡定地走了进来。

  四个女人一看是何雨檬,嫌弃地白了一眼何雨檬之后,走出了咖啡室。

  何雨檬深深舒了一口气,在心里跟自己说:“郎家赫已经相信那些照片是假的了,我根本没必要跟她们一般见识。”

  何雨檬回到办公区的时候,聚集成堆,窃窃私语的同事,瞬间散开,各自回到自己的工作位。

  显然,他们是在偷偷议论她的事。

  何雨檬若无其事地走回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从容地继续工作。

  坐在她旁边的中年大姐嫌弃地哼了一声,将一沓文件近乎是扔地放到她的桌上:“今天下班前把这些文件昨晚,上交到刘主管那里,否则别回家了!”后半句说得恶狠狠。

  何雨檬看了看给来的文件,说道:“大姐,这不是我的工作范围……”

  “怎么!你一个新人,还敢挑剔工作?真当自己是总裁夫人了?”

  中年女人大声地呛回去。

  何雨檬愣住了,旁边的年轻女人故作漫不经心地轻声答话:“哼,不过一个婚内出墙的女人罢了!”

  接下来的两个月,何雨檬被她这些同事变着法整得极惨,而她为了这份工作,还是忍了下来,因此也进步飞快,两个月出头,她就被上司派了个大客户,为了拿下这个客户,她为了准备资料,构建方案,足足两个星期没好好睡觉,在公司里加了半个月的班?

  何雨檬该跟客户接洽当天,向来爱迟到的两个女孩竟然早早来了郎氏,此时正翻着何雨檬的办公桌。

  “找到了!”

  “拿过来!”

  两个女人拿着何雨檬的计划书走到了碎纸机前,放了进去,未出三秒,何雨檬辛辛苦苦半个月的东西成了纸碎。

  “我明明放在这里的呀,怎么不见了?”

  “小何,快来,别找了,你自己讲就行,不能让客户等!难得总裁也在,快来!”

  主管亲自来催,翻找了四十分钟还是找不到计划书的何雨檬最后,空着手,硬着头皮走进了会议室,手心冒汗,却尽量保持微笑。

然而,看到出差了半个月的郎家赫此时正坐在会议室的主持位,眉峰拧紧,脸色不悦,何雨檬的脑袋瞬间空白,一句话都说不出。

我可以还你七十年-蓝荷

  

  “小何……”

  “小何?”

  她走神得厉害,刘主管不悦地叫了两声,她才回过神,脑子马上极速运转,不得已启动她的应急方案。

  她笑开,为丢失了计划书找了个合适的理由,柔和地说:“大家好,我是这次计划书的负责人,何雨檬,为了让各位更快接收信息,这次,我多用图表来表达我们公司的想法,请关灯!”她对帮忙关灯的同事微笑点头,表示感谢。

  整个讲解持续二十分钟,最后,何雨檬得到了众人热烈的掌声,郎家赫深感意外地挑了挑眉,目光浮泛着欣赏。

  签下合同之后,何雨檬一口气跑上了天台,

  软倒在栏杆边,脸色惨白,大口大口地喘气,刚才的整个过程,她看上去冷静,其实怕得要死。

  想到自己这两个月在公司的遭遇她委屈得捂嘴哭了起来,埋头入自己的臂弯,哭诉:“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不是狐狸精……”

  “我这么努力工作,没有招惹你们……你们为什么要破坏我的工作?”

  她签合同的时候,才想到有人把她的计划书偷走了。

  “笃!”跟上来的郎家赫此时在何雨檬的面前停下了脚步,垂眸看她这幅模样,眉峰拧紧,脸色不悦。

  听到动静,何雨檬抬头,见郎家赫正阴沉着脸看她,她马上站起,抹去脸上的眼泪,问:“总裁找我有什么吩咐?”

  语气尽量专业。

  郎家赫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放眼远方的天空,缓缓说道:“受了一点错折委屈就跑来这里怨公司,怨同事,看来,我真是高看你了,明天你不用来了,郎氏不养你这种心理承受能力跟小孩无异的人!”

  毫无预兆听到自己被解雇,何雨檬懵了:“总裁,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不用怀疑我的听力!”

  说罢,郎家赫转身,往回走,脸色意味难测。

  “我没有怨公司,是同事们对我有误解,而且是我很努力完成工作,你也看见了不是吗?”何雨檬快步跟上去,拉住了郎家赫,脸色委屈,见郎家赫双手插进裤袋,脸色有点不耐烦,何雨檬连忙说:“我保证下不为例!”

  郎家赫不悦地拿开了她的手,走进了总裁专属的电梯。

  何雨檬见状马上进了员工电梯。

  他不会真的因为这件事就解雇我吧?都怪我,怎么没控制好情绪?现在该怎么办?

  电梯平稳往下,何雨檬的心却慢慢被吊起。

  “叮!”

  另一边,走出总裁专属电梯的郎家赫,边往总裁办公室走去,边跟助理通着电话:“马上去查,把在背后诋毁她,给她工作添乱的人全开了!”

  声音分外阴沉。

  中午,何雨檬没有回家,而是在咖啡室里悬着心等“解雇”,同时思考被解雇之后该怎么办,如坐针毡。

  然而,何雨檬再回到办公区就看见了平日里最爱给她分派额外工作,在背地里煽动同事孤立她的那几个人正灰着脸,憋着嘴一脸不满地收拾着各自的东西。

  “哼!”

  “狐狸精,算你厉害!”

  临走的时候,她们愤而不甘地朝何雨檬翻了白眼,骂骂咧咧地离开。

  端着水杯的何雨檬站在原地,疑惑地眨了眨大眼睛。

  坐下,她才想到她们或许是因为在背后欺负她,被人发现了,所以遭到辞退,她想了想,喃喃:“难道是他下令辞退的?毕竟我在天台说的话只有他听到了……”找不出反驳这个的结论,何雨檬的心尖生了一丝甜蜜,生怕别人看出她的此时的想法,她端起水杯喝水,嘴角矜持地笑得很甜。

  她觉得,其实郎家赫对她挺好的。

  当天下午,她加快了工作速度,提前完成了工作任务,一下班就回了家,因为她想好好为郎家赫煮顿饭。

  下午六点,门铃响起。

  “我去开门!”何雨檬阻止了想去开门的安嫂,快步走去,打开门:“你回来了。”声音温柔得让人心动,笑容甜美,郎家赫拧了拧眉,有点意外。

  见他愣住了,何雨檬拉起他的手,径直往餐厅走,边走边说:“我给你煮了饭!当是答谢你之前总是帮我解围解困,顺便庆祝你出差回来。”

  看到餐桌上精心布置的烛光晚餐,郎家赫心跳顿了半拍,心头有种异样的感觉在涌动,似乎是温暖?

  “对了,要先洗手!”何雨檬将郎家赫牵进了洗手间,像对待孩子一样将郎家赫的带到水龙头下。

  冰冷的水洒在手背上,郎家赫即时回了神,他收回了手,转瞬将何雨檬逼贴着洗手盘的边缘,何雨檬一惊,本能地抬手挡在他的胸前。

  “你想做什么?”郎家赫完全未察觉他的声音掺杂了温柔。

  “……你刚刚发愣,我只是想帮你洗手而已……”两人的身贴着身,距离太近,何雨檬尴尬地红了脸,看着却分外诱人,郎家赫吞了吞喉结,扣着何雨檬的只手可握的细腰,将她提坐到洗手台上。

  “我……我们还没吃饭呢——唔。”

  郎家赫不听她的话,吻紧了她的唇,熟悉的糯软触感让他激动得头皮发麻,他不可遏制,也不想遏制地加深了这个吻,霸道而热烈。

  何雨檬没有退避,承受着他的吻,抬手温柔地圈上了他的脖颈,两颗心缠绵得极温柔。

  何雨檬想,两个月不见他,她到底是想他的,而郎家赫全然未觉,两个月不见,他早已想疯了她。

  缠绵过后,两人相对而坐,沉默着吃晚饭,烛光摇曳,何雨檬还没羞得浑身发烫。

  而郎家赫早已恢复了一贯的高冷,仿佛刚才的缠绵没发生,吃饱的他,放下筷子,说道:“味道不错,以后你煮饭。”

  然后起身离座。

  “……”

  何雨檬的视线跟着他的背影移动,久久才反应过来,木木地回应:“好。”

  郎家赫一向早起,第二天一早,何雨檬早早就起来做早餐。

  “铃铃铃~”围裙口袋里手机铃声传来,何雨檬一看来电显示“妈妈”,放下了勺子,接了起来:“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有事吗?”

  “这么久没有音讯,做了郎太太以后都要忘记我这个妈了?”

  杨姿的语气很不悦,又显然有要求。

  “那,妈妈过得好吗?”脑子里一闪而过之前她哄她喝下带了药的水,何雨檬有点生气,但一想到她正住着院,或者是受了苏如悠的怂恿,她也就没了脾气,她毕竟是她妈妈:“身体怎么样了?”

  “哼,我一点都不好!”

  听筒那头的人直接呛了过来。

  “……又怎么了?”

  “你问郎家赫拿七百万,最迟今晚送过来给我!”

  语气十分理所当然。

  “七百万?”何雨檬吃惊得要几乎喊出声,她及时抬手捂住了嘴巴,又尽量压低声音问:“妈,你要这么多钱做什么?”这里是开放式厨房,生怕被管家等人听见,何雨檬捂住了手机,快步进了洗手间。

  “做什么?他现在是我的女婿,他拿钱来孝敬我不应该吗?结婚这么久他可是一眼都没来看过我这个丈母娘,我现在问他拿七百万怎么了?我告诉你,今天晚上必须拿来,不然你别让我这个妈了!”

  杨姿忽然就大发雷霆。

  何雨檬快步躲进了洗手间,压低声音问“妈,你是不是又借高利贷了去炒股了?”

  她话音刚落,那头就传来了一阵凶神恶煞的男声:“我特么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明天早上六点半之前没还上那七百万,就拿你的双手来换,规矩咱们之前就说好的,听见没有?”

  听筒里紧接着传来,杨姿可怜的求饶:“是的是的,我没有忘记我们的规矩。”何雨檬的心一下子揪紧,眼泪夺眶而出:“怎么会这样?”

  她捂住嘴巴,哭得厉害,杨姿求饶的声音不绝于耳“几位大哥别生气,我,我跟你们说,我的女儿三个月前嫁给了郎氏集团的总裁郎家赫,他有的是钱,这次,我一定能还上……她电话里说了,今天晚上一定拿来!”

  何雨檬心如刀绞。

  整个早上,何雨檬工作得心不在焉,手紧紧握着手机,脑子全是母亲被债主威胁的画面,想着怎么跟郎家赫开口借三百万。

  七百万呢,他会借给我吗?

  我无论如何都要借到这七百万!虽然那个女人好赌又总是做坏事,可是她毕竟是从她肚子里出来的,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砍了双手。

  眼看已经到了13点,她咬了咬牙,趁着中午休息的时间,拨通了郎家赫的号码:“你现在有空吗?我有急事找你……”祈求的话语真诚又急切。

  总裁办公室里翻着文件的郎家赫拧了眉峰,放下笔,淡淡回应:“说!”

  心底有预感这个女人有事瞒着他!

  “在电话里说不清楚,你能到公司附近的咖啡厅吗?”

  安静的咖啡厅里,何雨檬坐在郎家赫对面,郎家赫看着欲言又止的她,眉峰渐渐拧得很深。

  “……你,你能借七百万吗?”

  话说出口,何雨檬低下了头,紧张得握紧了咖啡杯的杯耳,生怕郎家赫不答应,又极力祈祷着他能答应。

  “七百万?”数目对郎家赫而言不算什么,可是由何雨檬的嘴里说出来,他的心顿了一下,平静地问:“做什么?”

  “我……”我不能告诉他是妈妈为了炒股去借高利贷,何雨檬抿了抿唇,说:“我有用,我会还给你的……”

  “还?”郎家赫觉得可笑,挑了挑眉:“怎么还?”

  “我有工作……”何雨檬没有底气,声音很小。

  “你一个年薪加提成最多不过十万,你打算怎么还?”

  “我可以还你七十年!”何雨檬顺着郎家赫的话脱口而出:“请你借我七百万,郎家赫,我求求你。”

  听到何雨檬口中的“七十年”,郎家赫莫名其妙地有几分开心,他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这是,碰巧早已经来到咖啡厅里的何佳琪端着咖啡,自然而然地坐下。

  “你怎么会在这里?马上离开!”何雨檬对何佳琪的出现愤怒不已,然而何佳琪只是白了一眼她,就转脸跟郎家赫说:“七百万,郎先生,别怪我不提醒你,何雨檬当初之所以同意嫁给你就是因为你的钱!等你死后,她应该可以分到的不少财产,是吧?”

  何佳琪的语气很讽刺,讽刺郎家赫识人眼光,讽刺郎家赫被人耍得团团转还蒙在鼓里。

郎家赫的脸色铁青得冒烟:“滚!”

小说《总裁大人的掌心宠》 第4章 郎家赫,救救我 试读结束。

点击获取全部章节

山蝶mm丶点评:

《总裁大人的掌心宠》这本书的情节比较接近现实,有喜有忧,有黑暗也有温暖,不是虐恋的揪心,这个构思是非常好的。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总裁爹地是大佬

总裁爹地是大佬

一场大火,宋妍代姐入狱,在监狱里生下一个“死胎”。  出狱之后,她抹去过去的痕迹想要重新开始。  却在医院里被一个小白团子给抱了大腿?!  小白团子黏上她是因为她有母性的温暖。  只是为什么她身后还跟着只大白团子?!  还扬言要把她吃干抹净?  小念念:“阿姨阿姨,萌宝买一送...
小甜心
连载中 现代言情
总裁又在求负责

总裁又在求负责

“你‘伤’了我,得负责!”作为商业帝国的神秘总裁,英俊多金,却嚷着要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女人负责。为此,他坑蒙拐骗机关算尽,总算用红本本拴住了叶漫漫。婚后,林星辰更是用尽心思实力宠妻,成为行走的狗粮仓库。“老板,有人说林小姐丑。”“瞎,送去眼科!”“林少,请问您看上叶小姐什么?”“肤白貌美大长腿!”“辰总,夫人说您涉嫌坑婚骗婚要起诉您。”“告吧,她没证据。”叶漫漫气势汹汹甩来‘判决书’,双手叉腰地怒吼道:“林星辰,上天判你宠我一生,强制执行!”“好!”...
连载中 总裁豪门
填四川

填四川

★本书是第八届茅盾文学奖提名作品,改编的由秦岚等主演的同名影视剧将于今年上映。★小说自四川荒芜告急康熙颁布“填川诏”开篇,以主人公宁徙离闽进川遇飞人夺子为线索,以川东小城荣昌县为主场景,浓墨重彩地描述了进川移民的大起大落。全篇贯穿了宁徙与土著士绅赵书林、闽西武士常维翰惊世骇俗的生死爱情,栩栩如生地描写了土匪、戏子、族人、商贾、官宦、皇室等各色人物的善恶心态。人生的百般磨难,创业的万般艰辛,演绎出大悲大憾的人间悲喜剧。填四川与闯关东、走西口、下南洋是中国移民史上的重大事件。长篇小说《填四川》艺术地讲诉了一个客家母亲和家族悲欢离合的故事,一个复苏泱泱大省的史诗故事,一个小人物成为大英雄的故事。...
已完结 出版图书
重返16岁

重返16岁

一觉醒来陈洛意外的发现自己居然被老天爷一脚踹回了1997年。这一年,陈洛还只是个普通初三学生。这一年,周杰伦这个改变乐坛的绝世天才还没现世。这一年,网络三巨头全都还没创立……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而陈洛的重生,注定要开启一场不平凡的人生。...
灯草
已完结 都市情感
甜心萌宝带回家

甜心萌宝带回家

“这男人是有多闷骚,这都能忍得住?!”一觉醒来,她从狩猎场被人救出,没有任何犹豫的机会签了卖身契。回想当初,她把渣男当个宝,父母双亡,落得个狩猎场生不如死的下场;幡然悔悟,她虐渣打脸好不痛快,毁她?辱她?糟践她?不好意思,本小姐智商上线了!...
叶情长
已完结 现代言情
东风不解相思意

东风不解相思意

第一次,南宫玄求易落放血救柳柔儿,易落笑着去做了;第十次,南宫玄命令易落落胎救柳柔儿,易落哭着去做了……第十九次,南宫玄逼易落把命给了柳柔儿……他以为他可以永远赢,可原来没有了她的爱,他输的那么彻底……...
木林
已完结 短篇
捡个娘子来种田

捡个娘子来种田

陆曼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成为穿越大军中的一员,还正好赶在男友出轨的那天。一对比,这乡下汉子比那个渣男帅,比那个渣男暖,还比那个渣男纯情。那还纠结个屁,果断扑倒。从此以后,种田发家,虐渣渣。人生不要太惬意哦!...
浮生
已完结 古代言情
我只能陪你到这里

我只能陪你到这里

余安默默跟在谭胜廷身边三年,她以为自己会成为感情的上位者,没想到爱到最后只剩殇。她决绝的斩断跟他的一切,谭胜廷却突然慌了。旧文链接:《高攀》http://www.ruochu.com/book/134391《现在去见你》http://www.ruochu.com/book/127336《念念不忘》http://www.ruochu.com/book/86093《我的男友小心眼》http://www.ruochu.com/book/81812...
二斗
已完结 现代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