蚁神详情
蚁神

蚁神

灵异科幻 | 已完结
2021-10-02 12:34:53
推荐指数:
甜宠新书《蚁神》由网络作家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科幻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找了两日,并未见到那个在山林里飘来飘去的怪物,只间或听到几声怪叫,贺志强指挥推土机、挖掘机在前面开路,还鸣了几枪,见没什么动静了,山林里静悄悄地,除了几声鸟鸣,大风呼啸的声音和轰轰地推土机、挖掘机的轰鸣声,此时的山林里像一个正在沉睡,神秘莫测的荒坪野地,与往常并无任何异样。大家在贺志强的指挥下,又奋力地跟在推土机、挖掘机后用锄、铣等工具寻找埋藏文物的蛛丝马迹,不放过一点形迹可疑的山洞。寻找了一天,没见有什么收获,直到天黑,大家才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回到了工棚。
章节预览

6.预料之外

贺志强也知道这里的蚂蚁厉害,还有那个飘忽不定的野人。村里人每年上山向那个野人蚁神祭拜时,他也注意到了那人不是个简单角色,他敢于在他的地盘上号称蚁神,目空一切,把他这个地头蛇也不放在眼里,早就有心想同他较量较量,如果不听从他的安排,除掉他也并非是件难事,他不想在这个大山里有这么一只拦路虎。影响他的发展,他想上山去取宝,这已是他多年的愿望了,多次在那里因蚂蚁的阻挡,使他无功而返,就已使他大伤脑筋,他已决心将此人除之而后快了。

此次进山之前,他的那位前辈,叔叔贺彪就已对他暗授机宜,事不宜迟,是该动手的时候了,他已听到消息,上面已快派人来山上考察了,来的人非同一般,而是著名的专家学者,他们其名是考察动植物资源,实际上是来调查那批宝物的,一旦查个水落石出,你想再动手就来不及了。现在动手还来得及,你要赶快作好准备。贺志强一听,果然就整日如坐针毯,他终于决定要大干一场了。进山之前,他就作好了充分准备,从住的吃的用的,还有对付蚂蚁的各种措施,都已准备得妥妥贴贴,人员也挑选了他的八大金刚等十多个得力兄弟,准备上山后打一场硬仗、恶仗。不信就斗不赢这些蚂蚁和那个蚁神。

他叔贺彪说,那个人可能就是万团长手下的人,万团长早已被当作土匪击毖了,这个人可能还心不死,想继续盘踞在那里,终是后患。贺志强说,这次上山就带足***,一旦发现,就将此人击毖。他也对此人深恶而痛绝了。上面早有指示,这人可能就是当年万团长的部下,是个残匪。虽然解放后,已组织过大部队对大山残匪进行过清剿,那个匪首万团长已被击毖,但不能保证就已清剿得一干二净。这大山里溶洞四通八达,像迷魂阵一样数不胜数,加上有大批蚂蚁为虎作伥,这些没清除干净的土匪可能还藏在大山里。那个常在树林里飘忽不定的野人很可能就是漏网之鱼。

为此事,他还请示了在市里当副书记的贺彪之子,也是他堂哥贺志伟,堂哥贺志伟说了,这类残渣余孽还留着干什么,你们放心大胆去干吧。有了堂哥的支持,贺志强越发干劲足了,这次进山不但带足现代化的挖掘工具,还带来了汽油、火枪,以及十多个身强力壮的弟兄,足以对付那些蚂蚁和残匪了。来后,他们就先在一块平地上搭好了住房,当然是选择没有蚂蚁的地方。既使有,也只见到零星几只,不足以形成威胁。还派专人持枪在周围巡逻,一旦发现敌情,就立即予以清剿。如对付不了,还带来了手提电话,随时可与市里公安局防暴大队长安子奇联系,安子奇也对这事表了态,他们的防暴大队,已严阵以待,随时准备对他们进行支援。安子奇听说他们要上万寿山,还全副武装,口口声声说是要剿灭残匪,真正的意图他是清楚的。就笑着说:“你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我告诉你们,可不要闹出了大乱子来,到时候就不好收拾了,上面早有明文规定的,我不说你也清楚。你也是村里的干部。”贺志强知道此人不但权力大,野心也大,言下之意,他是清楚的,别把他当外人了,到时候也要让他分一杯羹,可不能吃独食。

贺志强虽然心里忍不住暗骂,这狗日的贪得无厌,他也想打主意了。但嘴里还是哈哈笑着说:“这还用说吗?兄弟几时还忘记过你?我们谁离得开谁呀,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只是我们一旦遇到了什情况,你可不能袖手旁观哟。”那边也哈哈笑着说:“我们随时听你们的消息,随喊随到。我也正想到那山上看看呢。”贺志强又忍不住暗骂,暂时还轮不到你小子插手,你小子一旦插了手,我们还有什么搞头,大头全让你拿走了,我们只能吃你的残菜剩饭了。

把一切准备就绪后,他们就根据勘察到的可疑,有挖掘价值的地点,指挥堆土机、挖掘机就开始行动了。推开层层泥土,挖了一处又一处,并没见到有什么宝物,倒是挖出了很多蜂窝状的土块,机手有些疑惑,就问,这是不是蚂蚁窝?贺志强也跑来看了,样子确实像蚂蚁窝,他已听老人们说了,这里原来只有一种很凶悍的红蚂蚁,常常吃掉农户在这里放牧的牛羊,野兽也不敢随便侵犯它们的领地,自从这里有了军团食人蚁后,两种蚂蚁在这里展开了殊死搏斗,双方都死伤无数,但终因红蚂蚁不是军团蚁的对手,大败而归,只好择地而居,都转移到另一个山头筑巢繁衍去了,这里现在已没有红蚂蚁了,那些巢就是红蚂蚁丢下的。虽没见了红蚂蚁,但黑蚂蚁还是有几只在那里爬来爬去,贺志强对这几只蚂蚁并不放在眼里,就不以为然的说:“就这么几只怕什么呢,挖吧,你这么大一个铁家伙还怕对付它不了?就是再多一点,我们还有汽油呢,它们就不怕火烧?”说着就走了。他哪里知道,这几只爬来爬去的蚂蚁,就是蚂蚁头领们派来的探子,祸患马上就要降临到他们头上来了。果然不久,机手见里面又出现了大群大群的蚂蚁在爬来爬去,挖出的蚂蚁窝也一个比一个大,最大的有萝筐般大小,还冒出了一口腥臭味,闻了十分恶心,就又问贺志强,只怕真的挖到蚂蚁窝了,这些家伙惹不得,惹了会要出问题的,要不要换个地方?贺志强瞄了那个蚁窝一眼,说:“不就是个蚁窝吗,怕什么?你只管推,推出来了,把它又埋上,压平压紧不就得了,它还敢从里面爬出来。一个大活人还会被这几只蚂蚁吓倒?我倒要看看它们有多厉害,还能挡得住我们的压土机。不要怕,你只管推,它们要从里面爬出来,老子就泼汽油烧,烧死这狗日的。继续推,不要换了,我们要抓紧时间,把这里推平后,房子就建在这里。这里紧临河边,好建房,只要把住的地方建好了,你们推土机、挖掘机就可以在大山里大显神威了。

到时你们就看,一堆堆的宝物就会像黄灿灿的金子一样摆在我们面前。哈哈!我们到时都会成百万、千万富翁了。伙计们!大家都鼓一把劲,今天把房子建好后,明天说不定我们就能挖到宝物了,抓紧干吧!”

“好!只要能挖到宝,舍命我们也要同你贺总干到底。”见贺志强发了话,大家立刻又群情振奋起来,推土机继续推,挖掘机就在后面挖平压紧,其余十多个人就七手八脚搭好屋架、在屋架上铺好油毛毡,一直忙到傍晚,才将两间简易住房建好,一间住人,一间放物品。

劳累了一天,大家都有点疲惫不堪,吃完晚饭,就都早早睡了。不料到凌晨二、三点,只听到一个叫汪阳的小伙子一声大叫:“妈呀!不得了,有东西在咬我。”说完急忙打开灯,掀开被子一看,原来是被窝里有几十只大黑蚂蚁在爬来爬去,就又大声尖叫起来;“不得了!不得了!蚂蚁爬到我被子里来了。”

听到汪阳的叫喊声,同室的十几个也不禁一跃而起,都纷纷爬起来翻开被子一看,都吓得大吃一惊,他们的被子里也有一些蚂蚁在爬来爬去,就都赶紧爬起来,抖动被子,蚂蚁都跌落在地下,大家忙把它们一只只踩死,这才松了一口气。正准备躺下来重新入睡,但定睛一看,不禁又惊呆了,他们的衣服上、墙壁上到处已爬满了一层黑压压的蚂蚁。贺志强也被蚂蚁咬醒了,这时也正在边骂边狠狠拍打,看到屋子里遍地都是蚂蚁,也惊得出了一身冷汗,忙把大家都喊起来,不睡了,先把这些蚂蚁消灭了再说。大家顿时都没有了睡意,赶忙爬起来,跳到地上,踩的踩,扫的扫,好容易才将这批蚂蚁清除干净。不知不觉,天已麻麻亮,望着扫出门外的一堆死蚂蚁,贺志强一声冷笑:“这狗日的也敢半夜里来偷袭我们了,好大的胆子,怎么样,不也把你们消灭得干干净净了。

怕什么,它们来得再多,我们照样也要把它们消灭得干干净净。快搞早饭吧,吃了饭我们马上就上山挖宝,争取这几天我们就要收到成效,来一次大清理,老子不信就挖不到那八大窖宝。我叔说了,这八大窖文物还是他亲手交给万团长的呢,价值好几个亿了。到时挖出来,我送你们每人一套别墅、一部宝马车,还有几十、上百万现金。让你们都成为百万、千万富翁。”

就像打了一针兴奋剂,十几个人顿时都像疯了一样,兴奋得大叫大喊起来,都只喊,要干就快些,只要你贺总吩咐,刀山火海我们也跟着你往前冲。几只蚂蚁怕什么,就是豺狼虎豹来又如何,我们这十几个大活人还怕对付不了你一群蚂蚁子,真是笑话。贺总,要如何干你只管吩咐,我们都听你的。

“那就别多说了,吃了饭都快上山吧!寻宝的还是去寻宝,搞巡逻的还是去搞巡逻,如发现了那个蚁神,就别客气,一枪毖了他,以除心头之患。把那家伙除了,蚂蚁好对付。防暴大队的安子奇大队长早跟我说了,遇到了难题还有他们呢,你们就放心大胆的去干吧。”

听到贺志强这么一说,大家又欢天喜地跟着贺志强上山寻宝去了。

这一日还平安无事,虽还有少许蚂蚁来袭,大家并不当回事,通过不停地清扫,蚂蚁又被清除干净了。大家就又欢欢笑笑,照样每日劲头十足跟着贺志强上山寻宝。虽然连宝的影子也没见到,但贺志强仍然为大家鼓了劲,就是把万寿山翻个底朝天,也要把这几窖宝找出来。山里挖不到,就到溶洞里去找。大家虽然有些灰心丧气,但百万、千万富翁,别墅、宝马车仍像招魂幡似的把大家牢牢吸引住了,十多个人仍像中了邪似的整日忘命了似的跟着贺志强满山遍野跑。

不料就在这一日他们收工回来,到物品间去放工具时,推开门一看,不禁又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只见地上、柜子上正踊动着一层黑压压、密密麻麻的大黑蚂蚁,堆放粮食的布袋上,爬上去的蚂蚁足有几十厘米厚,里面的粮食差不多已蛀食一空。贺志强见此情况,急忙把大家又集合起来,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奋战,才将这些蚂蚁清除干净。大家刚刚嘘了一口长气,不料此时,贺志强带着几个人又慌慌张张从外面跑了回来,进来就忙取下挂在墙上的***,对大家说:“快!有情况,刚才有人已看到那个在树林间飘来飘去的黑影,估计那就是蚁神。看样子,他正在指挥蚂蚁向我们进攻了。”“就要大家作好准备,都带上武器,去对付这个怪物。要想顺利挖到宝物,务必要先除掉这个怪物,这些蚂蚁就是这怪物操纵的。”

大家立刻就神经紧张起来,屋里的蚂蚁还没清除干净,又要准备对付那个蚁神了。这屋里的蚂蚁怎么办?贺志强已管不了这么多,只手一挥说:“兵分两路,一部分清除蚂蚁,一部分去对付那个蚁神。大家只好扫的扫蚂蚁,拿的拿武器,准备去拼死一博了。

7.陷入重围

找了两日,并未见到那个在山林里飘来飘去的怪物,只间或听到几声怪叫,贺志强指挥推土机、挖掘机在前面开路,还鸣了几枪,见没什么动静了,山林里静悄悄地,除了几声鸟鸣,大风呼啸的声音和轰轰地推土机、挖掘机的轰鸣声,此时的山林里像一个正在沉睡,神秘莫测的荒坪野地,与往常并无任何异样。大家在贺志强的指挥下,又奋力地跟在推土机、挖掘机后用锄、铣等工具寻找埋藏文物的蛛丝马迹,不放过一点形迹可疑的山洞。寻找了一天,没见有什么收获,直到天黑,大家才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回到了工棚。

吃完晚饭,就又三三两两出外散散心,观赏大自然的景色。这山林历年来因有蚂蚁的骚扰和传闻中的蚁神神出鬼没,闹得人心惶惶,没人敢来这里涉足。贺志强带来的这十几个人,虽人多势众,但这几天也没静下来,每日要忙着寻宝和对付蚂蚁的骚扰,有时连夜晚也没睡上一个安稳觉,这阵他们想乘这点空闲好好欣赏一下风景。还谈起这几天与蚂蚁博斗的惊险场面。还互相取笑骂那些谈蚁色变的胆小怕事的同伴。说这有什么可怕的,不就是几只蚂蚁子么?那个野人看到轰轰的推土机、挖掘机声,听到几声枪响,已早跑得不见了踪影,什么鬼蚁神,一定是有些人被蚂蚁吓虚了胆,编造出来的鬼话。

正谈得高兴,突然有人又一声尖叫,发现小腿边有点刺痒,拉起裤腿一看,不禁又吓了一跳,一只又黑又大,毛茸茸的蚂蚁正舞动着头上的两只触角,凶狠地叮咬了他大腿一口,地上不断还有一群群的蚂蚁在一只头领的指挥下踊了过来。不叫不知道,一叫吓一跳,大家都扯起裤腿一看,也有蚂蚁正沿着他们的大腿爬上来了,不禁都感到一阵恶心,就又跳又打,好不容易才将身上的蚂蚁清除干净了。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蚂蚁?为什么总是清除不干净?它们是从哪里来的?前面推土机和挖掘机不是已将它们的巢穴挖了个底朝天,还将那里推平压紧了么?它们突然又是从哪里钻出来的?大家不得不对这个问题研究起来,为了查个究竟,他们不得不站在大门外,在各个山坡、路口、树林边仔细查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又吓了一跳,令人震惊的一幕又出现在了他们面前,工棚前面一条通往外面的大路突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层厚厚的黑褐色大蚂蚁,在一只头领的指挥下,正源源不断向前翻滚、踊动,黑压压一片,望不到尽头。左右两边的树林中也同时踊动着黑压压的一片。

另一种也异常凶猛只吃肉食的红蚂蚁也狼狈为奸,出现在其中,联合起来向这里大举进攻了。它们像突然从山林间冒出来的一股黑色和红色潮流,正源源不断从山底下冒了出来,横扫敢挡在它们前面的一切活物。一只凶猛的野猪浑身沾满了黑蚂蚁嚎叫着从山林间冲了出来,发出一声声凄厉地叫声,由于蚂蚁已铺天盖地地踊了上来,将它团团围住,转眼间,它就跌进了蚂蚁群里,被蚂蚁群里那股黑浪淹没,野猪最后一声吼时,张开的嘴巴里已全部塞满了蚂蚁,葬身在蚁群中,成了蚂蚁的美餐,散去时,那里就只剩下了一堆白骨。

看到眼前的情景,正同同伴们站在那里观望的汪阳和他的同伴不得不赶快掉头向他们的工棚奔去,边跑边喊:“不得了啊,不得了,蚂蚁的大部队来了。大家快跑!快跑!蚂蚁来吃我们了。”

贺志强正站在工棚门口说说笑笑,见他们被吓成这样,就一声大喝:“一群蚂蚁子有什么好怕的,把你们吓成这样,前几次它们来不也被我们清除得干干净净了。再来我同样来一只杀一只,来一群杀一群。”

汪阳就忙指指前面说:“大哥,不是我吓你,你看看前面,它们这次可不是头几次了,来得好凶,你看,已经快来到我们工棚里了,快跑呀。”

贺志强走出去一看,头一下就晕了。

小说《蚁神》 第6章 6.预料之外 试读结束。

点击获取全部章节

一只高昂呀点评:

看了怎么多的灵异科幻小说,他们的套路都差不多看都看腻了,《蚁神》这本书不错,十分有新意,文笔也很好,看到几个情节我都哭了。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限量婚宠总裁请放手

限量婚宠总裁请放手

酒店包厢内,男人单手撑着头,一脸玩味的看着身边装睡的女人,那目光好似一台扫描仪,扫得她不得不睁开眼与他对视!“黎总,您…您怎么会在我床上?”她故作惊慌的问。“夏小姐,我为什么会在你床上,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想爬上我的床的女人太多了,但你确是最胆大的一个,竟然连我也敢算计!”“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是吗?既然你的初次给了我,我自然会帮你得到你想要的!”她本以为她的小心思能瞒得过任何人,却唯独瞒不过他黎霆琛!当她顺利的拿到补偿费后,她本想去过一阵逍遥自在的生活,没想到却是从一个火...
薄荷馨香
已完结 婚恋生活
冰山总裁专宠契约糖妻

冰山总裁专宠契约糖妻

一回义工,两回戏言,三回假结婚。喻茗希只是想着不过是演一场戏,报个恩,救个人,谁知道最初约定好的界线屡次被打破……“韩大总裁,韩大导演,说好的演戏呢?”“剧本改了。”“……我要上诉!说好的放弃利益也不用履行义务!说好的!”韩骁把人一牵,对上迎面而来的镜头和记者:“没错,我和茗希早已经领证,你们还有什么想问的?”喻茗希无语泪凝噎,当导演的都这么横行霸道的吗?!...
晨来
已完结 婚恋生活
离婚后大佬天天黏着她

离婚后大佬天天黏着她

外面都传安总养了一个小女人,结果那小女人就是他的前妻。  三年里他没正眼瞧她一眼,可要离婚了,却跟哈巴狗似的跟着她到处跑……  她去打工,他就去镇场子;她去乡下,他专程跑去秀恩爱;她去约会,他就把整个餐厅包下来!  安霆东:“白温婉,你胆儿肥了,敢提离婚?”  白温婉:“安先生,明天民政局见哦。”...
流年蜚语
已完结 婚恋生活
商总,夫人又送你上头条了

商总,夫人又送你上头条了

她是揭露黑心企业内幕的正义使者;他是南城高高在上的太子爷,那夜她认错房间,从此惹了这尊大魔头。再次相遇时,他说:“我就是你说的那个除非是你眼瞎,否则世界上的男人只剩下我,你宁愿出家都不想跟我在一起的未婚夫。”...
连载中 总裁豪门
绝代辣妻:总裁宠翻天

绝代辣妻:总裁宠翻天

五年前,她盗走家族掌印,身中毒烟,被一醉鬼占了便宜。五年后,她带着女儿偷偷回国,为闺蜜仗义出手,却把自己坑进了婚姻漩涡……“你亲生爹地和妈咪呢?”“我没有爹地,妈咪说,爹地在我一出生的时候就死翘翘了。”“那你妈咪呢?”“我妈咪被别的野男人勾搭跑了。”...
连载中 总裁豪门
腹黑萌宝:全家都是马甲大佬

腹黑萌宝:全家都是马甲大佬

五年前,继妹抢她男友,害她失身,将她推下楼梯痛失幼子,又占她身份,享她富贵……五年后她携子归来,立刻变身马甲大佬!不仅医术逆天,中西医通吃,还有n多牛逼马甲!报复渣女,怒踩渣男,谁敢惹她啪啪打脸!身边的小尾巴也不示弱,身披黑客马甲,鉴婊小能手,谁敢欺负妈咪,让她身败名裂!不过无意间惹上的男人是怎么回事,尤其他身边竟还跟着个跟她儿子一模一样的小玩意!...
锁芯力量大
连载中 现代言情
影后重生:顶流不可触碰

影后重生:顶流不可触碰

祝瑜作为娱乐圈里最年轻的影后,一朝空难,死于非命。再次睁眼,重生在一个十八线的小演员身上。渣男劈腿,被网曝为小三。经纪公司解约,全网被黑,事业走入低谷。想看她祝瑜生不如死,凄惨落魄?没门!唱歌?开玩笑,她可是音乐专业毕业的!跳舞?古典舞、芭蕾舞、民族舞、民间舞、现代舞、爵士舞广场舞……没她不会的!演戏?当她前世的影后奖是白拿的?重来一次,她要手撕渣男,脚踩白莲花,问鼎娱乐圈的顶端!当她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想发大财的时候。突然,来了个男人,问她,“谈恋爱吗?”“谈恋爱?不好意思,没时间!”...
不吃山药
连载中 现代言情
你是我的词不达意

你是我的词不达意

“三个月,三个月后你拿钱救你妈,我们离婚。”他是她身边最危险的人,亲手把她送进深渊又把她捞出来。本以为是救赎,却进了另一个深渊。“乔南星,你不就是想要钱,想要成为豪门阔太太吗?”乔南星从来只想过普通人的生活,可是她却摆脱不清。直到真相浮出水面,那个女人以生命威胁,逃离自己,夏渊泽才知道她已在他心里扎根。“夏渊泽,当初我不该救你,你却成了推我入地狱的人,我永远不可能爱你!”...
书香满楼
已完结 现代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