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小兵传奇详情
三国之小兵传奇

三国之小兵传奇

古代言情 | 刘岩 | 已完结
2021-10-02 18:03:42
推荐指数:
《三国之小兵传奇》的主要情节是:陈宫冷笑声声,轻抬脚步朝阮明迎去,手中高举太守的手令:“陈宫奉太守大人谕令,协助东州营剿灭黄巾余孽,就地征粮,今日本是来府上商议借粮之事,却不想还没见到阮家主,你的府客就要射杀与我同来的官军,我正要问问阮家主这是要做什么呢?难不成是要对抗官军,杀兵造反不成。”被陈宫逼问,阮明脸色大变,心中大怒,巍颤颤的指着陈宫怒道:“陈公台,你这是血口喷人,这是chiluoluo的诬陷,阮家一直是名门大户,向来忠心大汉,何来造反一说,我要去面见太守大人,据陈阮家的忠心,你这龌蹉小人,阮家羞于与你这种人说教。”
章节预览

妙计征粮

冯高野心不小,当天下午,就开始强令陈泽开始督办粮草,所谓大军未动粮草先行,一份太守手令就逼得陈泽不得不安排新募的差役去筹集粮草,只是刚刚被黄巾贼搜刮过得陈留城,官仓已经一点粮食也没有了,至于老百姓手里,也多是家无余粮,就算是陈泽亲自领人前去,也不过当天筹集了四百石粮食,最终无法与冯高交差。

城西守卫营中军大帐,冯高一脸的怒容的将手中的竹简丢在地上,恶狠狠地瞪着陈泽遣来的小吏:“废物,四百石粮食够做什么的,我五百大军进山,这四百石粮食能撑得几天,难道你们想让我的兵卒饿着肚子去剿匪吗?”

小吏吓得不敢抬头,诚惶诚恐的站在那里,身子微微的颤抖着,但是想到县令长陈泽的嘱托,还是咬了咬牙道:“将军,我们这也是已经想尽了办法,前几日刚遭了匪患,粮食都被黄巾贼搜刮了干净,就是这点粮食还是从百姓家里一点一点收集起来的,但若有办法,我们怎么能如此——”

只是话未说完,冯高猛地一拍长案,忽的站了起来,一股杀气从体内溢出,,冷冷的看着小吏:“给我闭嘴,我不管什么原因,告诉陈大人,如果明日还是筹集不出大军的粮草,到时候可莫要怪我派兵直接去城中自行寻找,给我滚。”

小吏身子一哆嗦,抬头看看冯高的脸色,也没有敢再行多言,慌忙退出了中军大帐,这便回去给陈泽复命,至于接下来的该如何交涉,却不是他一个小吏能够理会的。

中军帐外,陈宫无奈的看着匆匆离去的小吏,苦笑着摇了摇头,对着身边的刘岩道:“这冯高不能体恤民情,只怕陈留又要遭殃了。”

刘岩无语,这等事情却不是他能帮得上忙的,只能发出巍巍一声叹息,却听陈宫咬了咬牙,不甘心的道:“不行,为官一任,不能造福一方百姓,不能庇护一方百姓,已经是大大的失责,难道我还能看着百姓再一次受乱兵之苦,我这就进去面见冯高。”

话音落下,陈宫也不再多言,大步朝中军大帐走去,刘岩呼了一声,见陈宫不为所动,也只能无奈的跟着陈宫而去,毕竟如今陈宫是他唯一的朋友。

冯高正坐在大帐之中闷闷的生气,脸色阴沉的吓人,却忽然有人撩开帘子走了进来,待冯高定睛望去,却正是那个号称上天庇护的刘岩与县吏陈宫,对这二人冯高还是想笼络的,所以压住怒气,脸色缓和了一些,望着刘岩沉声道:“刘兄弟来找我却是有何要事?”

“将军,不是刘岩要见将军,却是陈宫有要事与将军回禀,”看着微微有些诧异的冯高,陈宫脸色不变,微微一抱拳:“将军可是正为军粮一事烦恼,陈宫这里却有筹集粮草的办法——”

冯高一呆,登时脸上有些惊喜,猛地站起来,大步走到陈宫面前,双眼冒着光:“陈公台此话当真,军中无戏言,那陈泽陈大人空费了一天时间也不过勉强筹集了四百石粮食,难道你还有办法筹集更多的粮草不成?”

“正是。”陈宫一脸平静,并不为之所动,只是抱了抱拳道:“将军明鉴,这陈留城刚经匪患,想要筹集起足够的粮草,却是根本不成,想必将军心中也明白,所以还请将军放过陈留百姓,也算是造福一方,所差的粮草,只要将军给我太守手令,我当为将军备齐粮草。”

“当真,军中无戏言,话可不能乱说的。”冯高紧盯着陈宫,心中已经有了计较,这一次前来剿匪,可不是剿匪那么简单,偏将军在自己临来之前可是给自己过命令,剿匪事小,如今天下大乱,务必让冯高筹备三千石粮食,以作不时之需,这才是最重要的。

陈宫微微一笑,高声道:“将军,陈宫不敢妄言,若是没把握也不敢乱说,只是这事情却需要将军将太守的手令交给陈宫,另外还需五什兵卒相助,将军只要给个数目,陈宫当如将军所愿,为将军备齐粮草,以供将军剿匪之用。”

“哈哈哈——”冯高纵声大笑,伸手拍了拍陈宫的肩膀大声道:“那就好,那就好,既然如此,那我便将筹集粮草之事交托给公台了,这是太守大人的手令,你在持我的令箭去我的亲卫营,就让他们随你们去筹集粮草,不过这个数目吗,却还要五千石粮食。”

刘岩脸色一变,大体也知道五千石粮食是多少,这一石粮食就等于一百二十斤栗米,这五千石粮食便是六十万斤,按每名兵卒一天约合二斤粮食的话,也就是说这六十万斤粮食,足够这五百兵卒吃上六百天的了,冯高剿匪难道还想打上两年的仗不成,明摆着这是给陈宫下套的,心中一凌,正要出言提醒陈宫,却那只陈宫淡然道:“请将军放心,陈宫定当为将军解忧。”

说罢,便道了声谢告退,拉着刘岩朝外走去,丝毫不给刘岩说话的机会,一直到了帐外,刘岩才缓了口气,一脸担忧的道:“陈宫,这冯高明显的是狮子大张口,这你都听不出来吗,进山剿匪虽然不易,但是有一千石粮食也足够了,他这是——”

“不用多说,我都知道,只是不用担心,我心中自有计较,你随我来。”陈宫微微而笑,拉着刘岩直奔亲卫营而去。

不过多时,陈宫与刘岩引领着五十名兵卒,驾着马车便已经朝军营外面而去,陈宫与刘岩作于车辕上,陈宫不但不曾有丝毫的忧虑,反而哼着小调,一脸的悠然自得,让刘岩都知道该如何说他,只是将眼光略过这五十名近卫,最后将目光落在一个身高差不多有两米来高的黑大汉身上,看这大汉走路直如擂鼓,背后一对双戟,看上去可着实不轻,怕不下百八十斤,让刘岩不由得对此人注意起来。

在陈宫的指点下,一路朝东而去,只是陈宫也不说究竟如何打算,只是悠闲地哼着小调,直到了一户大户人家,高耸的青砖高墙,四角都有瞭望角楼,围着院子还有箭垛子,便知此地乃是当地的大户,上书‘阮府’二字。

“典什长,你上前砸门。”陈宫端坐于车辕上,脸上依然挂着浅浅的笑,招呼亲卫营的什长典韦上前砸门,但是说的不是敲门而是砸门,这其中的寓意却是让人难以揣度。

这典什长典韦也是个直性人,砸门便砸门,闻言便大步上前,抡起一对铁拳,轰然砸在了阮府的大门上,将大门砸的震天响,估计着就算是聋子也要听见了,果然片刻之后就听见里面有人高呼:“什么人如此大胆,难道不知道这是阮府吗?想找死还是怎么着。”

刘岩皱了皱眉头,看了看身边的陈宫,心中有些迟疑,陈宫想做什么,既然是征粮,却丝毫礼节也不顾,如此纵容典韦难道是要明抢不成,心中一动,凑到陈宫耳边:“陈宫,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是不是还嫌不够乱呀。”

陈宫呵呵一笑,轻轻地拍了拍留言的胳膊,示意他稍安勿躁,没等他说话,便看到阮府的墙头上,便有几十人手持弓箭,却已经是弯弓直箭向着他们,有一个头领一般的人高喊道:“你们是干什么的?这里是阮府,若是胆敢闹事,可别说我们手中的弓箭不认人。”

陈宫嘿了一声,清了清嗓子高声道:“在下乃是陈留太守张邈大人所属东州营下,此次风太守大人谕令前来剿灭黄巾余孽,兹军粮不齐,东州营冯高冯将军特命我前来督办粮草,凡有意不遵令者,皆同通匪论处,你们还不快去回告阮明阮家主。”

那些护院的府客一听乃是太守的军队,一时间没有刚才的气焰,便有人溜下去给家主报信,但是陈宫却没有给他们时间,只是在心中默数了五十之数,便猛地一睁眼大喝道:“典什长,破门,谁敢阻拦生事,便就地格杀。”

没有人想到陈宫下令如此决绝,或者换个人听了这命令会想一想,毕竟这阮家是个大家户,可不是随便可以折腾的,偏巧这典韦性子莽撞,只待陈宫话音一落,不由得哼了一声,回身一转,却站在了门前的那一对石狮子面前,猛地抓住石狮子,双臂使力,只听嘿的一声,生生将六七百斤的石狮子举了起来,几步又走回大门口,猛地将手中的石狮子砸了出去。

轰的一声,大门哪里经受得住这般大力,便给生生的砸开了,一时间那些府客竟然不知如何是好,偏偏此时一个府客震惊之余,手一哆嗦,手中的箭矢便射了出来,好巧不巧的射中了一名兵卒的大腿,虽然力量不大,只是微微扎进了一点,却让陈宫瞧见,当时脸色一紧,冷哼了一声:“大家看见了,阮府不但抗拒交粮,更是派人袭击剿匪军队,难道是已经通匪要造反了不成,来人呐,刀枪齐上,给我杀进阮府,凡有抵抗者格杀勿论,擒杀刚才放箭者。”

心机对阵

眼见自己的弟兄受伤,谁还管伤的多重,这些兵卒早就憋了一肚子火,如果没有这命令还不会怎样,既然有人下了命令,他们也还有什么顾忌,猛地响起一声声大喝,长枪刀戈一起对准了阮府,大喊声中,已经蜂拥着冲进了阮府,最前面的却是哪位典韦典什长,手中双戟舞动,早向那名刚才失手放箭的府客杀去,怒目而视,宛如杀神一般。

这突然的变化,让这些府客有些发懵,这到底是怎么了,不过眼见着这些兵卒冲了进来,又不敢和官兵争斗,生怕被安上一个谋反的罪名,又不甘坐以待毙,片刻慌乱之后,便各自取出武器,围成一圈与官兵对持,一时间剑拔弩张,却有人将刚才放箭的家伙移交给瞪了出去,死道友不死贫道,且将这家伙推出去,看看这些官军究竟想如何?

那倒霉的家伙被自己的同伴暗算,猛地抢了出来,手中还举着长戈不知放下,几步冲到了典韦面前,这典韦也不问因由,嘿了一声,猛地一抡双戟,一戟砸断了长戈,另外的一戟却在那家伙反应不及的瞬间,狠狠地砸在了那家伙头上,登时间脑袋被砸烂了,鲜红的血乳白的脑浆一起飞溅,溅了一地,将那些府客吓得一个个脸色大变。

这是真下杀手呀,众府客心中惶然,和官军对抗显然是死路一条,但是不对抗却也是死路一条,这可怎么办?眼见着官军涌上来,明晃晃的刀枪剑戈对着他们,杀机凌然,下意识的结成队列,便要与官军争杀,死也不能坐以待毙。

眼见着就要是一场杀伐,却忽听远处有人高声疾呼:“都住手,都住手,你们这是要做什么?”

陈宫和刘岩站在大门口,随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却是一个锦衣老者走来,一脸的怒气和焦虑,正式阮家的家主阮明,陈宫摇了摇头,其实他和阮家的家主相识,不过人家可从不曾瞧得上陈宫这种小户人家,即便是为县吏也不行,只是此时此刻,这却不好说了。

“且住手,听听阮家主有何话说。”陈宫冷哼一声,朝官军大喝,阻止了争杀的可能。

那阮明虽然老迈,但是此时急怒攻心,竟然快步而来,远远地看见陈宫发话,脸色却是不由得一变:“陈公台,你这是意欲何为?今日若是不给老夫把话说清楚,可莫怨老夫不给脸面,到时候要去太守哪里告你。”

陈宫冷笑声声,轻抬脚步朝阮明迎去,手中高举太守的手令:“陈宫奉太守大人谕令,协助东州营剿灭黄巾余孽,就地征粮,今日本是来府上商议借粮之事,却不想还没见到阮家主,你的府客就要射杀与我同来的官军,我正要问问阮家主这是要做什么呢?难不成是要对抗官军,杀兵造反不成。”

被陈宫逼问,阮明脸色大变,心中大怒,巍颤颤的指着陈宫怒道:“陈公台,你这是血口喷人,这是chiluoluo的诬陷,阮家一直是名门大户,向来忠心大汉,何来造反一说,我要去面见太守大人,据陈阮家的忠心,你这龌蹉小人,阮家羞于与你这种人说教。”

对于阮明的羞辱,陈宫并不放在心上,只是朝身后一招手,将那名受了伤的兵卒喊过来,指了指兵卒身上的伤口:“阮家主,你可看清楚了,这箭伤是你的府客射的,这你可以去问问你的府客,可别说我冤枉你,我们手太守大人之令前来,你纵然是有百般千般的不愿意,但是却也不能张弓射杀这些官军,这不是造反是什么?阮家主可有话教我。”

阮明脸色一变,看着那名兵卒,心中翻腾不已,转头朝那一群府客询问了一句,但是得到的回答却是果然是府客失手所为,心中有些沉重,这争执与误伤可不是一个性质,幸好只是轻伤,要不然可就说不清了,再也顾不得与陈宫计较,赶忙道:“陈公台,你也听见了,不过是府客失手所为,况且人已经被你们打死了,你们还要怎样?”

“阮家主客气,人死无对证,是不是失手只有死人知道,但是我这官军弟兄却是伤口在这摆着,况且你这群府客明刀执仗的与官军对阵,难道也是失手不成,我看阮家主这是有心呀。”陈宫淡然以对,斯毫不理睬阮家主的气急败坏,将手中的手令扬了扬:“阮家主可要看清楚了,这手令上的印玺可是太守大人的,看清楚了再说。”

短暂的气恼过后,阮明也恢复了理智,受伤的兵卒是真,陈宫更是有备而来,只怕并不是那般容易过去的,只要自己在坚持下去,只怕这通匪造反的罪名就扣在头上了,到时候一旦和官军砂浆起来,拿自己可就说不清了,陈宫这是要把人往死里逼呀,脸色瞬间变了几变,深深地吸了口气,才压住怒气,哼了一声道:“陈公台,你便明说吧,究竟想要做什么?”

“奉太守大人手谕,征粮剿匪,阮家主不会吝啬于给官军补充些粮草吧。”陈宫扬了扬手中的手令,这就是一道附身符,便是阮明在怎样,也不敢撕破脸。

果然,阮明脸色沉了沉,心中计算过厉害之后,嘴角抽了抽:“既然是剿匪,阮家补充军粮那也是义不容辞,就不知所需多少?”

“五千石。”陈宫一伸手,五根手指头晃动,让阮明心头一哆嗦,却听陈宫呵呵笑道:“阮家家大业大,家有良田千顷,这五千石粮食也是伤不得筋骨,想必阮家主深明大义,一定愿意全力支持吧。”

阮明听闻这数目登时间一晕,五千石,纵然是良田千顷,也凑不出五千石粮食呀,倒不是阮家付不起这代价,但是就算是吧府中所有人的口粮都加上,也不过五千石之数呀,只感觉全身哆嗦,好半晌阮明才颤着声道:“陈公台,你真是狮子大张口,阮家就是不吃不喝也凑不出五千石粮食呀,你这是想把人往死里逼是吧,仗着太守大人的手令,却是要公报私仇,你——”

“阮家主此言差矣,陈宫也非是不明事理之人,既然阮家主说筹集不出五千石粮食,那我便在另行想办法,只是不知道阮家主家中究竟有多少粮食,给说个数,陈宫也好去筹集差的那些数目,为阮家主解难分忧。”陈宫淡淡的笑着,却把阮明给活活气煞。

“两千石,再无一分余粮。”阮明伸出两根手指头,情知今日不出血是躲不过去了,狠了狠心,说出了这个数目。

可惜陈宫并不肯就此罢休,冷哼了一声:“三千石,阮家主当知陈宫所言虚实,莫要让陈宫过分为难,我看着府中百余名府客怕也有一千石粮食吧。”

阮明脸色再变,这府中百名府客是看家护院的,陈宫此言便是威胁他,只要不肯,便要一场厮杀,到时候他阮明有理也说不清了,不管是为什么,官军死在他的家里,不是造反也是造反了,他阮明还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心念百转,只等咬了咬牙,将这口恶气咽了下来:“陈公台真是好算计,三千石粮食已经是我阮家的极限了,就连我们一家人的口粮也不剩下,也罢,既然是要剿匪,我索性这三千石粮食分文不取,就算是义助官军了,来人,请诸位军爷去搬粮食。”

之后,阮明躲进了后宅,眼不见心不烦,这是三千石粮食呀,如何能不心疼,看不见心里还好受点,不过心中把陈宫却骂了个狗血淋头,打定主意要去太守大人那里告状。

从阮府出来,陈宫这一路又领着他们走了几家大族,生生的用雷霆手段,从各大族口中要出了四千石粮食,却也把陈留的名门豪族得罪了个精光,只是这些粮食五千石拉回了军中大营,剩下的两千石粮食,却被陈宫安排小吏分发到了百姓手中。

这一番作为,让亲卫营的五十名兵卒颇为佩服,试想这些人哪一个不是穷苦出身,不然谁会冒着死亡的威胁出来当兵,对于陈宫爱民之举心中敬服,这二千石粮食的事情也就没有传到冯高耳中,至于五千石粮食送到,陈宫却对这粮食的出处没有做丝毫的汇报,到后来,此事被各大族联名告到了太守张邈之处,可惜那时候已经没有人承担责任了。

这两日,冯高一面安排人向将军送粮,只留下一千石粮食,剩下的都送回了雍丘大营,然后便开始紧锣密鼓的准备剿匪之事,一时间颇为紧张,终于在第三天,在冯高一声令下之后,五百大军朝着岷山开去,旗帜招展,刀枪雪亮,杀气腾腾。

黄巾众便藏于岷山之中,早已经有探马来报,知晓有大军来围剿,在山中做好了准备,只等他们入瓮,山区之中大军不便,却是黄巾众这些熟悉山情的人的天下,就在冯高率人朝岷山挺近的同时,有几支黄巾众也在朝岷山开拔,一场大战临近,岷山之内已经是战云密布,周仓与另外一个黄巾将领远远地立于一处山头上,默默地看着将要进山的大军。

刘岩完本试读结束。

点击获取全部章节

邦威mio点评:

《三国之小兵传奇》这本书给我的感触很深,文笔也很好,不啰嗦,很干净,希望继续加油!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难禁最是相思

难禁最是相思

丈夫出轨,小三大着肚子登堂入室!她深陷泥潭,绝望不堪,迷迷糊糊和陌生男人睡了~...
小王亲亲
已完结 现代言情
挚爱成殇

挚爱成殇

一条人命,彻底撕碎了她卑微的婚姻。她祈求,“看在孩子的份上,信我一次。”他说,“你不配,生下我的孩子。”青梅枯萎,竹马老去,他亲手毁了她的一切,她选择彻底离开他的世界。两年后,她干练归来,在各种男人身边游刃周旋,“前夫,别来无恙。”他带着警告把她压在身下,“我警告你,别出现在这种场合。”她嘲讽一笑,“凭什么?”“凭什么?就凭你是我儿子他妈!”...
萨瓦迪卡
已完结 现代言情
逃婚后怀了总裁的崽

逃婚后怀了总裁的崽

宋蕴蕴结婚了,新郎却从始至终不曾出现过。一怒之下,在新婚这一夜,她把自己交给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后来她被这个男人缠上……...
连载中 其它
护国神王

护国神王

极北战域鏖战六年,他粉碎了屠龙联盟三年吞并龙国的大话,他护卫了疆土,成为了敌国的噩梦,却被奸人陷害。“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等我安顿好妻女,便率极北铁骑,效仿燕王朱棣,入京!清君侧!!”...
往事一杯酒
连载中 都市情感
天骄神婿

天骄神婿

沈家童养婿陆远飞自小饱受欺凌,本该一生碌碌无为,却因无意触发神秘黑皮书获得惊天医术,这个被所有人都瞧不起的赘婿,要在此后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春上不纯熟
连载中 都市情感
我的老婆是白富美

我的老婆是白富美

他是佣兵界的王者,三年前归来,阴差阳错报错了恩,最终被崛起的前妻一家驱赶出家门,机缘巧合获悉真相的他,将前妻一家打落尘埃。...
花开的石头
连载中 都市情感
重生01,开局回到破产前

重生01,开局回到破产前

一场大醉,让销售秦笑死在了手术室离奇重生到二十年前这一次,他发誓要改变这种不如意的狗屁生活!...
外太空柳絮
连载中 都市情感
开局获得罗纳尔多能力

开局获得罗纳尔多能力

一个失败的球员,意外获得了系统,拥有了巅峰的罗纳尔多的能力,发誓要笑傲足坛,站在世界之巅!...
好运连连看
连载中 都市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