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绝神剑详情
七绝神剑

七绝神剑

其它 | 宁勿缺, 瓶儿 | 已完结
2022-06-09 12:32:28
推荐指数:
《七绝神剑》以宁勿缺 瓶儿为中心,主要讲述了:此人正是宁勿缺!对他突如其来的话,人们自然不甚明白,便有人说道:“为什么?”宁勿缺闻言失色,却不再开口,只是一个劲地向问话之人摇头,那意思是说:“我不能开口说话了!”连方雨、封楚楚对他的这一举动都颇觉诧异!绝色女子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怒,她望着宁勿缺沉声道:“阁下是何人?好像江湖中并没有你这号人物?”宁勿缺一只手捂着嘴,好像生怕自己一不小心说出话来,他再次用力地摇了摇头!
章节预览

正气凌人

黑衣人神色一变,鞘中的剑“铮”然一声,似乎要跳将而出,噬人之血!

那女人左手微微一扬,道:“巫匡,麻帮主的气,你还是要忍受的,这是圣主之意。”

被称作巫匡的黑衣人恭声道:“是!”竟不再看麻小衣一眼,大概是怕越看越烦吧。

麻小衣却不买她的账,他冷笑一声,道:“你们杀了我帮中弟子,这笔账,我不得不与你们算清!否则我麻小衣以后如何在江湖中立足?”

那绝色女子冷笑道:“区区一个丐帮弟子之命又何足道哉?只要我高兴,今天在场的每一个人,全部都得死!”

从她语气听来,丝毫没有耸人听闻之意,仿佛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所有的人都被她说的这句话逗乐了,这一千多号人,就凭她们三个人,怎么可能应付得了?何况还有没有现身的苦道人与好好和尚!这女子即使有通天的本事,也是无法压制千余人的,更别说取他们的性命了!

绝色女子沉声道:“我知道你们不会相信我的话,这也无妨,因为很快你们便会明白我说的是事实。我不妨告诉你们,苦道人与好好和尚已不可能来救你们了!”

此言一出,有不少人心中一惊,暗想:“她也知道好好和尚与苦道人在烂柯山上?但听她的口气,似乎已是成竹在胸,算定好好和尚与苦道人一定不会出手!由此看来,恐怕她真是有备而来的!”

绝色女子接着道:“左扁舟为什么被江湖中人百般追杀却到了今日才死?那是因为一直有我们九幽宫的人暗中助他!当然,他是不知道这一点的,他的的确确是疯了,而让他成为疯子的就是我们九幽宫!”

方雨心中一直存在的疑惑,不明白左扁舟为什么会疯,为什么会杀卢小瑾,现在听这绝色女子如此一说,她不由紧张起来,因为这个谜底很快便要被解开了。

绝色女子道:“一个月前,左扁舟中了一种毒,名为‘入归’,这是一种奇毒,据我所知,除了我们九幽宫下毒之人外,应该没有人能够解这种毒,但奇怪的是左扁舟中了毒之后,却并未死去。而他的师妹卢小瑾则带着不省人事的他四处找下毒的人,那人便是燕单飞!”

知道燕单飞的人并不很多,所以人们对她这后半部分话并不在意。

绝色女子接着道:“我们九幽宫希望找一个机会让江湖中人聚一聚,然后对你们说点什么。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我们选中了左扁舟,因为左扁舟在江湖中的名声并不好,再加上他的武功底子不错,这样一来,只要他杀了够多的人,就一定可以引起你们群起而围之。我们九幽宫要办的事,从来就不会失手!所以,卢小瑾死了,死在我们的人手中,当然,之后我会让世人以为是左扁舟杀死的,做到这一点并不太难。卢小瑾一死,我们就将昏迷不醒的左扁舟救醒,但同时已在他身上使了个小小的手段,于是,他便疯了!”

她冷冷地扫了众人一眼,又道:“不但疯了,而且武功突飞猛进!因为他体内的所有潜能都被我们激发出来了,他变得嗜杀成性,一个人在他的眼中只有死与活的区别,而没有好与坏的区分!他杀的人越来越多,江湖中注意他的人也就越来越多,想杀他的人同样越来越多!但他一直活着,只是因为我们的存在!苦道人为什么也让左扁舟走脱了?同样是因为我们九幽宫的缘故!”

她看了看左扁舟的尸体道:“如今,左扁舟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他这一生中最牵挂的女人也早已死了,所以他也到了穷途末路,可以去面见阎王了。”

她的目光一闪,声音突然变得有些冷森:“我将你们引到这儿来,自然不是让你们来看风景的,我要你们依附我圣宫!你们别无选择,除非你们不怕死!”

封楚楚这时才知自己的师父是死在“九幽宫”人手中!闻言只觉一股热血上涌,伸手便向“属缕剑”摸去。方雨心知她的用意,忙一把拉住她,轻声道:“此事需得从长计议,莽撞不得!”

封楚楚泪光盈盈,久久方松开剑柄。

忽有人哂然笑道:“我们不是不怕死,而是不相信你能让我们死!”

不少人也随之哄笑不已!

绝色女子声音不变,她道:“阁下敢将名儿说出来么?”

那边一声轻笑,应道:“这有什么不敢?长风镖局听说过么?我便是长风镖局的镖头东方白!”

“东方白!”

在东方白说出自己名字的同时,绝色女子也同时重复了“东方白”三个字!让众人惊骇欲绝的是她的声音突然变得与东方白的声音一模一样!

在旁人听来,就像是东方白将自己的名字重复了两次,而且是每个字错叠来读:“东——东——方——方——白——白!”如此这般!

最后一个“白”字落音后,东方白突然狂叫一声,一股赤淋淋的热血从他的口中狂喷而出,血雾一下子弥漫开来!

而东方白便如同一段朽木般向前直仆而倒!落地之时,已是气息全无。

烂柯山巅千余人一下子静了下来,似乎万事万物突然消失了一般,众人的心在一个劲地往下沉!

东方白是如何死的?没有人知道!

而不能为人所知的东西,总是让人不由自主地有畏惧之感!

更何况这是千余人全都不明白的东西,千余双眼睛都在看着东方白与绝色女子,谁也没有看到绝色女子出手,也没有看到东方白反抗,但东方白却突然死了!

东方白身上没有任何伤痕,也没有中了任何暗器。从东方白的死状来看,他极有可能已是心脉被震得粉碎,所以他吐出的血来有大量的泡沫!

如果他中了暗器而亡,那倒还好解释。如果他是受了内伤而亡,这岂不叫人百思不得其解?

绝色女子方才惟一不正常的举动便是她模仿了东方白的声音。

但这又能说明什么呢?声音与死人有什么关系?难道声音也可以杀人?群豪自然早已听说过少林的“狮子吼”之类的武功,但施展“狮子吼”这等武功,其声如雷,哪像绝色女子这般平静?

丐帮弟子中突然有人叫道:“这女子会妖术!”

此言一出,有人便不由自主地打了寒颤,觉得此言有些道理!再一想,世间哪有这么美的女子?说不定是什么狐仙蛇精之类也未可知!

一时千奇百怪的想法都在众人脑中涌现了!

绝色女子道:“阁下说谁会妖术?”

无人回答!

绝色女子的脸上出现了一种讥讽的笑意!没有几个男人能够在一个美丽女子的这种轻视的笑意中还保持冷静!

方才说话的丐帮弟子沉不住气了,他开口道:“我说的就是你!”

“就是你!”

与刚才如出一辙,绝色女子以同样的声音将这个丐帮弟子的话重复了一遍。

话音刚落,这个丐帮弟子也已鲜血狂喷,倒地而亡!

忽然有人大呼一声:“不要与她说话!”

话说得很快,几个字一说完,便立即戛然而止了,好像在逃避着什么。

众人齐齐向说话的人望去,他们看到的是一个肩上背着一个包裹的年轻人,那年轻人的模样看起来有些落魄,一身衣衫尘埃遍布。

此人正是宁勿缺!

对他突如其来的话,人们自然不甚明白,便有人说道:“为什么?”

宁勿缺闻言失色,却不再开口,只是一个劲地向问话之人摇头,那意思是说:“我不能开口说话了!”

连方雨、封楚楚对他的这一举动都颇觉诧异!

绝色女子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怒,她望着宁勿缺沉声道:“阁下是何人?好像江湖中并没有你这号人物?”

宁勿缺一只手捂着嘴,好像生怕自己一不小心说出话来,他再次用力地摇了摇头!

绝色女子神色更见怒意,一抹杀机涌了上来,粉脸带煞!

众人见过她的杀人手段,堪称鬼神莫测,虽然未见她如何出手,但想必武功也一定是惊世骇俗,不由都为这书卷气息仍然未褪的年轻人捏了一把汗。麻小衣也不露声色地慢慢走了几步,向宁勿缺这边靠了靠,准备一旦绝色女子向宁勿缺出手时,立刻加以援助!

却见绝色女子神色又变得稍稍和缓了一些,她樱口轻启,缓声道:“你能对众人说清为什么不能与我说话么?该不是信口雌黄,糊弄世人吧?”

宁勿缺仍是不肯开口,只是哼了一声,看了看封楚楚那边,便指指她手中的剑,又招了招手,看他的动作,似乎是要封楚楚将剑借给他一用。

封楚楚虽然不明白他要剑有何用,但还是连剑带鞘交给他宁勿缺。

宁勿缺微一躬身以示谢意,接过剑来,疾然出手,剑未出鞘便虚点地面!

横竖撇捺,笔锋刚劲!宁勿缺竟以剑代笔,在地上写起了几个斗大的字!

地面顿时石屑飞扬,火星四射,片刻之后,地上便有了四个大大的字:

“心有灵犀!”

谁也不明白这写的四个字是什么意思,看起来,这四字倒是有点调情的味道!使有的人暗自嘀咕:这人莫非有些神智不清?在这等关头上还有心思写这些风花雪月的事儿?

绝色女子美目一扫,却是神色大变!

半晌,她方道:“我看走眼了,原来阁下是真人不露相!想不到阁下如此年少,竟能识得我的‘心有灵犀’绝学!既然阁下识得‘心有灵犀’,想必也应该能破得了它,那么你为何还是不肯开口?”

宁勿缺听罢,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然后长剑一挥,“嗖嗖嗖”,碎石飞溅,地上又多了几个字:

“掩耳盗铃,如何?”

绝色女子看罢,抚掌大笑,笑得娇躯乱颤,众人不由一阵眼热心跳!

笑罢,她方道:“看来这一次烂柯山之行,并非全无收获了,只要能得到这位不肯开口的公子,我圣主一定大为欢喜!所谓良禽择木而栖,虽然九幽宫的名声不太好,但那只不过是世人误听误说之故,比起那些惺惺作态、徒负虚名的名门正派来说,我们九幽宫才是公子你大展身手的好去处!”

看她的神色,似乎真的很是高兴!众人大惑,不明白为何宁勿缺只是写了几个字而已,便可使这位神秘的绝色女子如此激动!

当然,他们更是不明白所谓的“心有灵犀”、“掩耳盗铃”是什么意思,哪怕把头想破了,也是不会明白!

绝色女子回头对阿香、巫匡道:“你们两人可要看仔细了,把这位公子牢牢记住,我们九幽宫一定要设法让他皈依我圣宫!”

二人齐声应“是”。

宁勿缺有些吃惊地望了望绝色女子。

绝色女子突然对他道:“公子,你敢走近些么?我有些话只想对你一个人说。”

众人的目光“嗖”一下地投到宁勿缺的脸上,看他有什么反应。封楚楚、方雨更是为他捏了一把汗,不知他是否会答应。如果答应了,又会出现什么样的事情!

宁勿缺呆了呆。终于,他点了点头,他的头点得有些僵硬,看上去有点义无反顾的味道。

然后,他便向绝色女子那边慢慢走近,他的全身已绷得像一张弓,随时都准备出击!

绝色女子含笑地看着他慢慢走近,当宁勿缺离她只有二丈远的距离时,她突然冷冷地道:“杀!”

乍闻此言,宁勿缺本已绷得紧紧的神经立即在这一刻全面爆发!

他的人便如一支利箭,疾然拔地而起,“铮”地一声,手中之剑已跳将而出!

剑光如梦,幽幽青青!

便在他身子凌空之时,他听到了来自他身后的几声巨响,如同天崩地裂一般。

巨大的震惊使宁勿缺忘记了来自他身前可能存在的危险,立即凌空斗折,扭身一看,一颗心便猛地沉了下去!

响声之后,千余人中站着的已不到一半!

更多的人已倒伏在地,非死即伤!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火药味!

一场早有蓄谋的屠杀已经开始了!

数百人的鲜血使天地间一片深浊凝重!如同生了绿锈的铜币一般微甜的血腥之气弥漫了每一寸空间。

伤亡者手中的松火落于地上,引燃了地上的干草,星星点点,明明灭灭,犹如鬼火一般!

有一些倒下之人又挣扎着站了起来,而更多的人却已永远也站不起来了!

宁勿缺惊怒至极!他担心着封楚楚、方雨的安危,当下顾不得对付绝色女子,右足在自己的左足上一点,人已倒掠而出,射向方雨、封楚楚所在的那个方位!

此时,枯草之浓烟四起,烂柯山巅已是混沌一片!

完好无缺的人已不是很多了,突如其来的袭击使人们一时反应不过来,在片刻的沉寂之后,人们一下子明白过来!狂怒使众人已不愿再说什么,每一个能动的人都默默地拔出了身上的兵器,向绝色女子、阿香、巫匡三人那边冲去!

惟有宁勿缺与他们相反!

群豪没有靠近绝色女子,因为就在此时,天生石梁两侧的灌木丛突然一起飞了起来,然后便有二三百个身着白衣的蒙面人如狂风般掠出!

灌木丛根本就是假的!在灌木飞起之后,众人看到的是隐于其下的土坑!

这是一场精心安排的谋杀!

左扁舟之所以会在烂柯山被围,完全是九幽宫在其中穿针引线的缘故!看起来是群豪一步一步地将左扁舟围拢,而实际上却是在一步一步地走进九幽宫之人所布的圈套之中。

以疯子做诱饵,总是更容易让人上当!

两百多名白衣蒙面人出现得如此突然,当即便有数十名豪侠亡于他们手中!

白衣蒙面人的兵器竟全淬了剧毒,只要被击中肌肤,便会立即毒发身亡。

群豪在离绝色女子不及十丈远的地方,已被白衣蒙面人截住了,双方在那儿展开了一场空前惨烈的激战!

麻小衣的声音在浓烟中响起:“他娘的!大伙儿能拿到这些杂碎的兵器,就用他们的兵器!切莫再顾及什么了。”

他的声音有些嘶哑,似乎在竭力压制着自己的无边愤怒!

倏地,有人惊喜地叫了一声:“好好和尚、苦道人!”

群豪闻言不由精神一振!

在天生石梁下边,果然出现了好好和尚和苦道人的身影!

只见苦道人与好好和尚走近绝色女子,突然齐齐躬身施礼。

在那一瞬间,有不少群豪便如同一脚踩入了一个大冰窖中,浑身上下全都凉透了!

苦道人与好好和尚怎么会对绝色女子如此恭敬?莫非……莫非他们两人也已是九幽宫之人呢?

还有比这更让人寒心的事吗?

忽闻一人破口大骂道:“苦道人、好好和尚,没想到你们两个老家伙也成了九幽宫的走狗!”

立时叫骂声与刀剑相击声及惨叫声响成一片!

正这当儿,又响起万虚道长的声音:“他们并不是真正的苦道人、好好和尚,我们上当了!”

众人一愣!

绝色女子“咯咯咯”一阵娇笑,笑罢方道:“姜还是老的辣!可惜到这时候才发现,却是太迟了一些!”

群豪这才明白苦道人与好好和尚竟是九幽宫中人扮成的!如此一来,众人以为好好和尚与苦道人这两个绝世高手也在烂柯山上,自然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所以才会着了九幽宫的道!

此时,宁勿缺已找到了方雨与封楚楚!

方雨安然无恙,而封楚楚却受了伤,她的一只右臂已不知去向,竟被火药生生炸飞了!汹涌而出的鲜血使她脸色苍白如纸!

方雨在她身侧,竭立为她抵挡攻上来的敌人!

宁勿缺见状,怒焰腾然升起,一言不发,便已向围攻方雨、封楚楚的白衣蒙面人狂击数剑!

“抱残守缺”!“刚愎一剑”!

此时的宁勿缺,已与以往不可同日而语,连“红鬼黄魅”两怪联手也无法战胜他!

“无双剑法”中的这两招一出,围攻方雨两人的三个白衣蒙面人哼都未哼出一声,便已齐齐亡于剑下!

方雨见是宁勿缺,终于松了一口气,方才她一人独挡三人,又不敢让对方有毒的兵器碰上,所以战得极为辛苦!

那边,绝色女子目睹了宁勿缺出手退敌的过程,她的表情显得颇为复杂。

宁勿缺护着方雨、封楚楚两人,焦急地道:“方姑娘,你带着封楚楚退到无人处去包扎伤口吧,我替你们挡上一阵子!”

方雨见宁勿缺剑法卓绝,心知一时白衣蒙面人恐怕还威胁不到他,当下便按他所言,扶着封楚楚,向人少的地方撤去。宁勿缺紧随其后,有几个白衣蒙面人阻杀方雨、封楚楚,都被宁勿缺挡回!

绝色女子向这边喝道:“不得伤了那位公子!”

此言一出,几个正要向宁勿缺围杀过来的白衣人便立即如潮水一般退了下去!

宁勿缺不敢怠慢,忙与方雨一道半扶半背将封楚楚带到一石壁前。宁勿缺在一侧仗剑而立,方雨立即取出随身带着的金创药,为封楚楚处理伤口。

封楚楚知道少了一只手臂对一个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何况她被炸断的是右手!她的双目中噙满了泪水,盈盈欲滴,却总是不肯让它落下!

宁勿缺见状,不忍再看,便悄悄地转过脸去。方雨怕封楚楚太过伤心,忙好言相劝,说着说着,她自己倒先落了泪。

待伤口处理好也止了血,封楚楚已因为失血过多再加上伤悲而晕了过去!

宁勿缺大惊失色。方雨忙道:“不碍事的,只是失血过多而已,稍加休息,便可恢复!”说到这儿,她叹了一口气,接着道:“封师妹她的命运也真是多灾多难。”

说话间,群豪与白衣蒙面人斗得正紧,群豪虽然人数占了优势,但这其中有一部分人被炸成轻伤或重伤,而且还有一部分人武功颇为平凡,而九幽宫的白衣蒙面人的武功全都极为不俗,个个训练有素,出手狠辣凌厉,加上他们的兵器占了优势,所以倒下的人反倒是群豪更多!

麻小衣几次试图靠近绝色女子,都没能成功,不过几次冲击之下,已有不少白衣蒙面人亡于他的打狗棒之下。盛怒之时,麻小衣已将一根打狗棒使得登峰造极,无以复加!

每倒下一个丐帮弟子,都会让麻小衣一阵心痛!他已经杀红了眼!

本是道家胜地的烂柯山,此时已成了人间地狱!

站着的人越来越少,倒下的人越来越多!面对如此惨烈的场面,绝色女子竟然神色平静如水!

她的血是不是已冰凉一片?

武当四子如今已只剩万虚道长一人!明虚道长早已受了伤,所以没能避过火药的袭击,而天虚道长也已在混战中身亡。

万虚道长反手一剑削飞一个白衣蒙面人的脑袋后,大喝一声:“武当弟子何在!”

“弟子在!”

应者只有七八人!

而与武当三子一起来烂柯山的本有五十多人!

万虚道长只觉热血上涌,不由老泪纵横!他振臂呼道:“武当弟子听着,向我靠拢!二仪剑阵伺待!”

真是一言点破梦中人!麻小衣暗叫一声惭愧,急忙道:“打狗棒阵伺候!”

丐帮弟子得令之后,立即竭力向一处靠拢!白衣蒙面人自然拼命相阻,但丐帮弟子知道这是关系到自己及丐帮生死存亡之战,个个奋不顾身,丐帮弟子仍是越聚越拢!

终于,打狗棒大阵蔚然成立!粗粗一看,丐帮只剩一百多号人。

但一旦打狗棒阵形成,其威力便不可小觑!无论对方来敌多少,打狗棒大阵都能瞬息万变,将对方困于其中,阵内首尾相应,每一个丐帮弟子都成了阵中的一个有机成份!

打狗棒阵本是由九人组成的阵法,与武当的二仪剑阵、少林的十八棍僧阵被武林尊称为天下三大阵法。到了麻小衣这一代,他经过多年的悉心钻研揣摩,将打狗棒融会贯通,吸引其精华,将其变成一种人数可多可少,变化更为精绝的阵法!现在烂柯山上一百多个丐帮弟子也一样组成了打狗棒阵,每九人组成一个打狗棒阵!而众多的打狗棒阵又组成了一个整体的打狗棒阵,环环相扣,生生不息!

场上局面一下子大为改观!

武当派的人此时也已汇作一处,加上万虚道长一起,也不过八个人!

但二仪剑阵一成,其威力仍是令人不得不刮目相看!

倒是南北二十六镖局的人及其他杂门派中的人形势颇为不妙,伤亡极重!

方雨见状,便对宁勿缺道:“宁少侠,你过去助二十六镖局一把吧,看样子,九幽宫的人一时已无暇分身过来对付我,你尽管放心好了。”

宁勿缺见二十六镖局的人形势极为不妙,便道:“那么便请方姑娘多费心照顾封姑娘了!”

言罢,一声清啸,宁勿缺身如惊鸿,向远处疾驰而去!

宁勿缺所到之处,几乎挡者披靡!“无双书生”的“无双剑法”有几个人应付得了?二十六镖局这边压力顿减,一时勇气倍增。

绝色女子皱了皱眉,低声道:“巫匡,怎么这少年的剑法与无双老儿的剑法颇为相似?”

巫匡沉声道:“不是相似,应该说他的剑法就是‘无双剑法’!”

绝色女子沉思道:“这就奇怪了,据我所知,无双老儿似乎从未收过徒弟,他怎么会‘无双剑法’?”她转过身望着巫匡又道:“你能与他过过招吗?”

巫匡沉声道:“属下一定胜不了他,但属下有信心不被他所伤!”

绝色女子微微一笑,道:“这我相信,你去挡上一阵吧,这小子颇为棘手,你要小心点!”

巫匡恭声应是,便向宁勿缺那边掠去!

巫匡心知主人不愿让宁勿缺死,但他已发现自己的武功,也不可能杀得了宁勿缺,所以就无需顾忌什么,掠至宁勿缺身侧,立即悄无声息地疾出一剑!

剑如灵蛇,如行云流水一般流畅快捷!

宁勿缺斗得正酣,突然感到背后有冷风袭来,而且看样子袭击者是远比这些白衣蒙面人可怕得多的杀手!大惊之下,来不及细想,立即反手一招“借剑还魂”使出。

剑身带着雷电般的灿烂流云,在他的身后交织成网!

而他的身躯已倏然飘起,宛如失去了分量的棉絮一样那般轻盈灵捷!

“当”地一声金铁交鸣之声响起!然后宁勿缺便听到了来自身后的惊呼之声!

失声惊呼的正是巫匡,因为他的剑已被宁勿缺一撞之下,竟然应声而断!这如何不让他心神欲绝?

方才他在一侧观战时,并未见宁勿缺以剑削断别的兵器,所以并未注意到这一点。其实他之所以没有看到这一点,是因为宁勿缺方才应付的全是一般的白衣人,以宁勿缺的剑法之精绝,完全可以做到不与对手正面相接,便要了对手的命!

也就是他又杀了五六个人,而他的对手连与他的剑正面接触的机会也没有。

巫匡何尝会料到有此惊变,一愣之下,宁勿缺的身形已倒飞而至,手中“属缕宝剑”猛扎而至,剑锋破空的速度甚快,以至于空气中响起一片裂帛似的刺耳锐啸!

似乎那已不是一把剑的挥展,而是一条凝结成形的白练!

巫匡甚至能够感觉到“属缕剑”冷森之气,那是一种深入灵魂的感觉:刻骨、铭心!

在那一刹间,巫匡所想到的事便是自己错了!与宁勿缺对阵,他不但不能胜,而且一定会不可避免地或伤或亡!

来不及细想,他手腕一振,手中断剑已如电射出!

他必须弃剑并以剑为暗器,如果他仍想以如此断剑抵挡宁勿缺,那么他一定会付出沉重的代价!

巫匡的最大优点就是能够审时度势,无论在什么样的紧急时刻,他都能够保持冷静清晰的头脑,为自己找到最合适的一条出路!

即使一定要付出代价,他也要将代价减到最小!

断剑疾如流星,向宁勿缺直射而去!

宁勿缺不得不先应付这柄扑面而来的断剑!他应付断剑的方法极为简单,只是以剑对剑,“属缕剑”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断剑便在这道弧线之下,成了一截截短短的废铁。

不但巫匡吃了一惊,宁勿缺也是吃惊不小!

宁勿缺这才注意到自己手中的剑是千古神器,可以削铁如泥!

他第一次削断巫匡的剑时,自己并未在意,还以为是巧合或者对方之剑是被自己的内力所震断。

而这一次,他才知道不是这么一回事,他本来只是打算将对方的断剑用自己的剑拨开,然后,再乘势而进,哪知横剑一封,对方的断剑在自己的剑下,已断成一截截寸长的废铁。

一惊之下,反倒使他的动作慢了半拍,从而给了巫匡应变的机会!

巫匡伸手在腰间一摸,然后振腕一挥,便有数点寒星疾射向宁勿缺!

宁勿缺冷哼一声,寒剑一挥,便向对方的暗器卷扫过去!

就在他的剑要与暗器相接实的那一刹间,只听得“蓬”的一声轻响,数枚暗器突然凭空爆开,一股淡黄色的烟雾立即弥漫开来。

宁勿缺暗叫一声:“不好!”却已吸入了一大口黄烟,只觉得那黄烟有一种如同朽木般的气味,令人作呕。

巫匡已借此机会反身纵出,飘落于数丈之外!一个镖局中的壮汉见他失了兵器,又未曾防备,便悄然扑出,长枪向巫匡的背后暴扎而去!

巫匡头也没回,身子突然凭空拔起,双脚在那一瞬间已连踢十七脚!

“呼”地一声,壮汉的长枪便飞了起来,几乎是在同时,壮汉的胸口、腹部、右肋、下巴都中了一脚,壮汉发出如泣惨嗥,顿犹稻草般直飞出去!

此时,宁勿缺正好向巫匡追击过来,壮汉恰好腾云驾雾般向他直冲而至!宁勿缺一惊之下,怕伤了他,急忙将身形一偏,右脚疾伸,在壮汉身上一勾一带。壮汉去势立停,直落下来,但速度却很慢了,而且离地面也只有三四尺高。

只是壮汉已受了巫匡数腿,落地之后,仍是鲜血狂喷,再也无力站起!

身在空中的巫匡伸手一抄,正好接住壮汉脱手而飞的长枪,他振臂一抖,枪尖便如万点寒星,自上而下,扎向宁勿缺!

如被这乱雨般的枪尖扎中,岂不成了一副筛子般千疮百孔?

宁勿缺不及细想,“属缕剑”伸缩宛如千百条掣映交错的蛇电,织成纵横飞舞的图案,将自己的身躯封了个水泄不通!

金铁撞击之声在刹那间乱作一片!

长枪寸断,越来越短!

宁勿缺越来越惊诧于自己手中的“属缕剑”之神奇了!

突然,巫匡招式一变,枪尖一闪,直点宁勿缺的右腕!

宁勿缺身形一变再变,对方的枪尖竟还是如不散的阴魂,牢牢咬住自己的右腕。

对手的意图很明显,是要逼得宁勿缺手握之剑脱手,即使做不到这一点,也可以利用角度的因素,使宁勿缺手执之剑的功能无法发挥出来,因为当对方的兵器与他的右手近在咫尺时,他的剑便很难将对方的兵器削断!

宁勿缺倏然剑交左手,然后横扫一剑。

“当”地一声,对方的枪又短了一截!

此时,也许称作短棍更为合适!

便在此时,宁勿缺突然发现方才与自己曾站在一起的几个二十六镖局的人及另外三个白衣蒙面人几乎不分先后地倒下了!

一惊之下,他突然明白过来了,一定是对手方才射出的暗器中隐含着的烟雾淬有毒,被在宁勿缺身侧的人吸入之后此时发作了!

但自己为何未倒下?

这种疑问只存在极短的一瞬间,很快他便明白过来,定是千年血蝉所起的作用!明白了这一点,不由惊喜异常!

巫匡却是惊骇不已!他不明白为何其他人倒下了,而宁勿缺反而安然无恙地站着,方才他连连抢攻,无非是为了要迫使宁勿缺运用真力,从而使他的毒性发作得更快,孰料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宁勿缺却无任何中毒迹象!

这使得巫匡的斗志大减。恍惚间,宁勿缺一剑斜擦,将他的左肋拉出一条长长的血槽,鲜血立即渗了出来,洇湿了他的黑袍!

巫匡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惊怔之中,无暇再作反抗,枪身在地上一点,人便借力射出,堪堪避过了宁勿缺如影随形般的一剑!

巫匡落地之时,已是冷汗直冒!也不知是不是惊吓出来的,还是伤口太痛之缘故,也许是二者兼而有之吧!

但在此时,忽闻绝色女子突然双掌互击,“啪啪啪”三记声音,一缓二急。

群豪血战正酣,忽闻此声,都吃了一惊,不知她葫芦里又要卖什么药!

便见九幽宫中的人如潮水一般向绝色女子那边退了回去!其时,他们也已伤亡过半,其中大部分是被丐帮的打狗棒阵所绞杀!

而丐帮中人此时也只有百人左右,武当派更惨,竟只有万虚道长与一名年轻的弟子了。

因为对手所用的兵器全都淬了剧毒,所以群豪这边没有一个是受伤的,他们要么已经战死,要么便全身安然无恙。

尽管如此,但从他们的神色中,仍可以看出他们已是疲惫不堪!

麻小衣此时的模样极为可怕,他的全身上下全是一片血迹,连他的眼睛都是红的,当然鲜血都是来自他的敌人!

山巅之上,又出现短暂的沉寂!

绝色女子叹了一口气,道:“人总是很贱,要闻到了血腥之气,才会明白死亡的可怕。现在,我要代表我九幽圣宫,问你们一个问题。”

顿了一顿,她方道:“诸位有谁愿意归顺我九幽圣宫?只要说一声,那么就可以活着下山,否则就是死!我第一次说这句话时,你们根本不相信我能够做到。现在,我想你们当中至少有八成的人已相信我能够做到这一点了!而事实上,我有十成的把握!”

她缓缓地扫了众人一眼,轻轻地接着道:“我杀人的方法多得出乎人意料!但九幽宫养了那么多人,不能总是让他们养尊处优吃闲饭,所以我才让他们陪你们玩玩。死几个人算什么?能为九幽圣宫而死对他们来说是一种荣幸!为了让你们明白我说的是真话,我要杀三个人,我想杀的人,无论你们如何保护,他也是必死无疑!”

她的目光缓缓扫过,忽然在丐帮的一位八袋弟子身上停下:“你!”

她又点了二十六镖局的一位镖头。

最后,她的目光停在了万虚道长的身上:“还有你!”

她冷冷地道:“抱歉,我要用你们三个人的性命,让诸位知道我所说的一切,都代表着事实!”

她所说的三个人,武功都颇为不弱,更重要是他们来自三个不同的阵营,当绝色女子向他们出手时,旁人岂有不拼死相护之理?

群豪虽然伤亡惨重,但仍有三百多人,绝色女子要想孤身一人在三百多人中取得万虚道长等三人的性命,岂不是近乎痴人说梦?

万虚道长乃武当成名高手,身列武当四子之中,在这种时候自然不会示弱,他神色凝重,缓缓地向前走了几步,站在一个显眼的位置上。

丐帮的一个八袋弟子及被选中的镖头也不示弱,同时从人群中闪将出来。

而其他人心中则暗自盘算,都想待绝色女子一挨近,就设法将她拿住,在如此恶劣形势之下,自然也不用去讲什么武林规矩,群起而攻之也未尝不可!

宁勿缺也在心中暗忖道:“她要杀这三个人,我自然是不能袖手旁观的,这三人中恐怕是那个镖头的武功相对弱些,我便替他看着点吧。”

群豪都已拿定主意,只待绝色女子出手,再一想,又觉滑稽,对方只是一介女子,却要让他们三百号人严阵以待!

绝色女子微微一笑,笑得那么灿烂自信!

便在此时,她的身躯已如风中柳絮一般飘起。

她的第一个攻击目标是丐帮弟子!丐帮的那个八袋弟子虽然武功不如万虚道长,但守在他身侧的人却是最多的!

绝色女子的身姿美妙异常,这让人几乎要忘记她的目的是杀人。

平平飘掠四丈之外,全无借力之处的她竟再次冲天而起!

如此轻功,已是惊世骇俗!

众人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心知这女子的武功远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高!

绝色女子便如一只自由翱翔的鸟儿一般洒脱自如!

凌空斗折,她开始轻盈下落!

便在此时,已有七八个人影如群鹰般掠空而起,向绝色女子迎去!

七八根打狗棒已在她的身下交织成密不透风的网,只待她落下来,立即予以致命的打击!

打狗棒棒头颤晃抖移,方向难测,仿佛连天带地,俱在网影的笼罩之下!

绝色女子身形如同乱蜂,疾如电光石火似地掠于纵横飞舞的打狗棒之间,发扬不拂,滚腾旋扑之余,或分厘之微,或针芒之间,皆是稍差一线越过,其险其奇其巧,简直无可言喻!

在围堵的丐帮弟子感觉中,似乎这绝色女子有形无质,许多闪掠的动作,按人体之结构常理而论,是根本无法完成的,但绝色女子却做到了!

没有封住绝色女子,便已是他们的失败了,因为绝色女子至今未拔兵刃!

身形甫落,绝色女子与那名丐帮八袋弟子已只有两丈之距,那八袋弟子在丐帮中地位已是颇高,再看他年岁,似乎比麻小衣还大些,绝色女子是向他叫阵,他自然不能闪避不前,尽由同门替他抵挡!

当下,他便打点精神,大喝一声,人棒合一,凛然一线,如一杆标枪般向绝色女子这边射来,行至半途,棒尖一晃,已罩向绝色女子身上十数处大穴!

与此同时,又有数根打狗棒从几个不同的方位向绝色女子暴袭而来,棒影霍霍,如云如梦。

宁勿缺, 瓶儿完本试读结束。

点击获取全部章节

一条小乐生点评:

很好看,很久之前就已经追完了。觉得这本《七绝神剑》小说才是真的的温暖之作。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难禁最是相思

难禁最是相思

丈夫出轨,小三大着肚子登堂入室!她深陷泥潭,绝望不堪,迷迷糊糊和陌生男人睡了~...
小王亲亲
已完结 现代言情
挚爱成殇

挚爱成殇

一条人命,彻底撕碎了她卑微的婚姻。她祈求,“看在孩子的份上,信我一次。”他说,“你不配,生下我的孩子。”青梅枯萎,竹马老去,他亲手毁了她的一切,她选择彻底离开他的世界。两年后,她干练归来,在各种男人身边游刃周旋,“前夫,别来无恙。”他带着警告把她压在身下,“我警告你,别出现在这种场合。”她嘲讽一笑,“凭什么?”“凭什么?就凭你是我儿子他妈!”...
萨瓦迪卡
已完结 现代言情
逃婚后怀了总裁的崽

逃婚后怀了总裁的崽

宋蕴蕴结婚了,新郎却从始至终不曾出现过。一怒之下,在新婚这一夜,她把自己交给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后来她被这个男人缠上……...
连载中 其它
护国神王

护国神王

极北战域鏖战六年,他粉碎了屠龙联盟三年吞并龙国的大话,他护卫了疆土,成为了敌国的噩梦,却被奸人陷害。“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等我安顿好妻女,便率极北铁骑,效仿燕王朱棣,入京!清君侧!!”...
往事一杯酒
连载中 都市情感
天骄神婿

天骄神婿

沈家童养婿陆远飞自小饱受欺凌,本该一生碌碌无为,却因无意触发神秘黑皮书获得惊天医术,这个被所有人都瞧不起的赘婿,要在此后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春上不纯熟
连载中 都市情感
我的老婆是白富美

我的老婆是白富美

他是佣兵界的王者,三年前归来,阴差阳错报错了恩,最终被崛起的前妻一家驱赶出家门,机缘巧合获悉真相的他,将前妻一家打落尘埃。...
花开的石头
连载中 都市情感
重生01,开局回到破产前

重生01,开局回到破产前

一场大醉,让销售秦笑死在了手术室离奇重生到二十年前这一次,他发誓要改变这种不如意的狗屁生活!...
外太空柳絮
连载中 都市情感
开局获得罗纳尔多能力

开局获得罗纳尔多能力

一个失败的球员,意外获得了系统,拥有了巅峰的罗纳尔多的能力,发誓要笑傲足坛,站在世界之巅!...
好运连连看
连载中 都市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