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花少年郎小说空留全文阅读,簪花少年郎无弹窗

分类:古代言情 发表时间:2023-11-20 17:43:23
簪花少年郎
空留
已完结 | 古代言情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全文>

新书推荐,《簪花少年郎》是由网络作家空留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初识时,乔雅南辨错雄雌,误把绝色少年当少女,以为同是天涯沦落人,对‘她’亲热有加,拨动少年心弦。身份道破,乔雅南为安全计请他配合做自己的假未婚夫。知慕少艾,少年心弦动了又动,心甘情愿多了个未婚妻,并千方百计要把权宜之计变成事实。

簪花少年郎第7章免费试读

第7章

乔雅南去涂抹衣领没有遮住的地方,怀信不着痕迹的含住下巴,还堆了个双下巴出来,逗得乔雅南笑出声来:“这办法不错,我都不用弯腰了。”

怀信睁开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人想,这样不对,他不能再瞒着了。

“好了,先这样,米汤凉了。”

乔雅南把东西放下,洗了手抱小弟过去喂食,手上动作不停,嘴上也不停:“修成,你去马车上把装着干菜的竹筒拿了拌到饭锅里,饼应该热了,往里边也夹一点菜。”

乔修成显然被使唤习惯了,一声不吭的悉数照做。

怀信刚提起的勇气被这样一打岔悉数沉到心底,嘴巴张了几次都没能把到嘴边的话推出来。他神情复杂的看了乔姑娘一眼,起身道:“我去帮忙。”

乔雅南不拦着,太过把人当客人反倒生疏,多做事就成自己人了,一会得让他洗碗,她对这事深恶痛绝。

只是怀信做家事实在生疏,在他搅拌时又弄断了一双筷子后乔修成忍无可忍的赶人:“你把饼戳个口子,往里塞点干菜。”

话音一顿,乔修成又道:“可以拿到亭子里去弄,姐姐会教你。”

怀信只当听不出自己被嫌弃了,提着小竹篮去了亭子里。

“饼软了吗?”乔雅南边喂小弟米汤边问。

“软了。”怀信蹲下,小心的拿起一个饼戳开口子,然后拿筷子从竹筒里夹了干菜往里塞,可事实并不如他所料,掉篮子里的反倒更多些。

看她羞得头都不好意思抬,乔雅南教她:“你把口子弄大一点撑开,拿竹筒往里倒,别倒太多了,不然不够。”

怀信照做,也不知道是热的还是臊的,只觉得脸上烧得很。

“够了够了,把口子朝上搁篮子里,剩下的都这么弄。”

又拿起一个饼,怀信咳了一声,问:“这是什么菜?”

“就是晒干的菜叶,干菜没那么容易坏,带着在路上吃正好,我带了两天的量。”

乔雅南放下木勺,小修齐都不张口来接了,该是吃饱了:“我们还在守孝,不能吃荤,宋姨担心我们吃得不好就送了点菌油过来,你吃着要是喜欢,等出了大孝我再做,这菜放肉才最好吃。”

怀信抬头看她一眼,她远比自己见过的姑娘家穿得素净,没用半点首饰,之前只以为是她谨慎,没想到是因为有孝在身。听她说过有个大哥,却只得她带着两个弟弟出远门,一个还在襁褓之中,这怎么看都不寻常,若是有大孝在身,倒是说得通了,只不知她那大哥怎么放得下心。

乔修成满头大汗的端着饭锅进来,不用姐姐嘱咐就装了一碗饭和一张饼送去给马夫。

怀信终于把饼都弄好了,挑了自己弄得最好的一个递过去。

乔雅南没什么食欲,咬了一口慢慢嚼着。她苦夏,年年夏天难过,这种天气赶路更受罪,可有两个孩子需要照看,她硬塞也会吃一些。

怀信吃得快,一张饼一碗饭轻松落肚,那游刃有余的样子让乔雅南暗暗庆幸自己多煮了些:“我吃不下了,别剩着,都吃了吧,晚上为了修齐也是要再煮饭的,我带够了粮食,别担心。”

怀信看着碗里剩下的米饭,用个干净的碗装了小半碗递过去,压出尖细的嗓音劝道:“要赶一下午的路,不吃几口会扛不住。”

这是事实,一张饼不足以让她熬到晚饭,乔雅南接过去慢慢吃着,怀信又问乔修成还吃不吃,见他摇头才将锅里剩下的全装出来吃掉,食欲好得让乔雅南羡慕。

“把东西都洗一洗......修成,你来抱弟弟,我和怀信去洗碗。”

乔修成意外极了,把小弟接过来抱着,这可稀奇,在家什么都做,只不洗碗的人竟然主动说要洗碗了。

怀信不疑有他,将碗筷都放进去一锅端了过去,在乔雅南的指导下学会了洗碗。

“怀信,我想脱了鞋袜泡泡水,你要不要来?”

端着锅准备回转的怀信差点没拿住,下意识就转过身去道:“你泡,我给你看着。”

“也行,一会我给你望风。”乔雅南找了个石头坐下,脱了鞋袜浸进去,舒服得她长长的喟叹一声:“这水真凉。”

“不能久泡。”怀信仍是端着锅站着,下意识的接了一句。

“知道知道,就泡一会。”乔雅南踢了踢水:“怀信,你将来有什么打算吗?”

“有的。”

乔雅南点点头,就在怀信以为她要追问时她却换了话题:“不知道桂花里是什么样子,希望族人们都和善。”

“以前不曾去过?”

“不曾,但是眼下我也没有其他办法。”

怀信沉默片刻:“如果他们不和善呢?”

乔雅南在草丛上抓了一把:“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怀信回头,看到她白皙的小腿后立刻又转了回来,脸红得伪装都没能遮住:“什么?”

“草籽,往地上一撒就能活。”乔雅南手掌朝下张开,草籽掉落:“我就和这草籽一样,在哪里都能活下来。”

怀信没有说话,这样的话,不该出自一个还未出闺阁的姑娘之口。

乔雅南双手撑在身后,身体后仰,歪了歪头看向怀信的背影:“不信?”

“信,只是很意外你会这么说。”眼角余光瞥到她的动作,怀信竟然感觉出了些洒脱来。回想这半日相处,观她行事确实称得上洒脱。

“是意外我这么认为,还是意外和你说这个?”

“都有。”

乔雅南把脚从水里抬起来,拍拍脚掌想起身,又实在舍不得这凉意,再次放到水里感受了一下才恋恋不舍的屈膝踩在石头上晾着。

“因为我想和你做朋友呀,既然是做朋友当然不能只有我知道你是逃婚出来的,你却对我一无所知。”

做朋友吗?怀信垂下视线看着洗得亮晶晶的碗碟,他不信乔姑娘的目的只是如此。她不止胆大,还机灵,有心帮‘她’是真,顺便达成自己的目的也是真,这半日,她往后瞧的次数多了些。

不过不管乔姑娘的目的是什么,对‘她’抱有善意这一点很明显。

簪花少年郎
簪花少年郎
已完结 | 古代言情
空留
免费试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让你召唤英灵,你召来始皇祖龙?
让你召唤英灵,你召来始皇祖龙?
妈妈,有人来爱我了
妈妈,有人来爱我了
职场:我被腹黑总裁掐腰宠
职场:我被腹黑总裁掐腰宠
女扮男装后,我成了反派的小团宠
女扮男装后,我成了反派的小团宠
傻状元和福运胖妻,绝配!
傻状元和福运胖妻,绝配!
鼠鼠我呀,要被仙君拿来擦屁股啦
鼠鼠我呀,要被仙君拿来擦屁股啦
天才萌宝找上门
天才萌宝找上门
婚姻坟墓
婚姻坟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