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绝艳惊天下详情
嫡女绝艳惊天下

嫡女绝艳惊天下

穿越重生 | 顾红妆, 容诀 | 已完结
2021-03-03 08:23:22
推荐指数:
顾红妆 容诀在《嫡女绝艳惊天下》里面是一波三折,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此话一出,一直在关注这边的动静的人立刻一片哗然,即便不将名字说出口,只要是有点脑子的人,便都猜到了面前的两位姑娘是将军府上的千金,苏絮娆与苏如鸢,怪不得丝毫不惧。那人暗自咬牙,心道刚才的对话定是被她们听了去,所以故意演了这么一出,是为警告,不敢再说什么,连忙艰难地扶起倒在地上的人狼狈离开。苏如鸢看着离开的两人,哼了两声,对顾红妆道,“姐姐就是心善,若是我,便在茶水里下砒霜让他永远闭嘴!”
章节预览

香榭阁内

顾红妆淡漠道,“这位公子,说话可是要讲证据的,这茶是你们点的,也是你们邀我姐妹俩坐下的,茶也是那位公子亲手倒的,我如何下药?”

“你……你……”那人你了半天也未说出什么话来,最后只是狠狠地瞪了顾红妆两眼。

“这人醒着的时候聒噪的很,还是晕过去后安静些。”顾红妆瞥了一眼地上的人,出言道。

苏如鸢也不笨,明白了顾红妆的用意,掩嘴轻笑了几声,“姐姐,你说这公子好歹是大户人家的,如果来寻我们算账,你说到时候我们该怎么办?”

“对,你们等着!沈兄的父亲可是宝斋轩的老板,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那人脸上的表情恨恨的瞪着顾红妆和苏如鸢。

“是吗?”顾红妆笑了两声,双眸暗讽之意明显,“那我们便等着看他的父亲能拿苏府的人如何。”

此话一出,一直在关注这边的动静的人立刻一片哗然,即便不将名字说出口,只要是有点脑子的人,便都猜到了面前的两位姑娘是将军府上的千金,苏絮娆与苏如鸢,怪不得丝毫不惧。

那人暗自咬牙,心道刚才的对话定是被她们听了去,所以故意演了这么一出,是为警告,不敢再说什么,连忙艰难地扶起倒在地上的人狼狈离开。

苏如鸢看着离开的两人,哼了两声,对顾红妆道,“姐姐就是心善,若是我,便在茶水里下砒霜让他永远闭嘴!”

顾红妆打趣地笑道,“你也就嘴上说说,若是真让你下,你恐怕只敢下个泻药之类的吧。”

“姐姐……”苏如鸢嗔怒表示自己的不满。

苏如鸢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走到她二人面前的店小二打断,是刚才被踹了一脚的那位店小二,神色恭谨,“两位姑娘,三楼有贵客相请一叙。”

贵客……顾红妆与苏如鸢对视了一眼,顾红妆点头道,“那便请带路吧。”

香满楼的三楼甚是合顾红妆心意,并没有装饰的很贵气很豪华,而是一派清幽,壁上挂了不少有意境的山水画,四面通风,还值了不少绿物。

每一包间门口都挂了一个小木牌,每个小木牌上都写着名字,也没有特意做门,而是外面用一层流苏帘子,里面用一层绸缎帘子遮挡了起来,装饰的颇为好看。

店小二领着顾红妆与苏如鸢来到一间名唤香榭阁的包间前,恭敬地弯了弯腰,“贵客在此间,两位姑娘请进。”

“等一下。”顾红妆唤住离开的店小二,从怀里掏出一些碎银子,道,“是我害你无缘无故挨了一脚,这银子赠你,不好意思。”

店小二一愣,又立刻低头说了句多谢便离开了。

顾红妆抬眸看了看小木牌上刻着的香榭阁三个字,猜测了一下帘子后的会是什么人,却无果,她也便不猜了,和苏如鸢一同走了进去。

里面两位丰神俊朗的男子正端坐着品茶,顾红妆是绝对没有想到的,在这香榭阁坐着的,居然会是容诀,而他身边的那位,身份便不难猜了,与容诀关系颇好,又配得起皇家气质的,除了六王爷容季不会再有第二人。

再次遇见容诀,顾红妆心里不可能毫无动荡,想起她死前发生的事,眸子便冷寂了几分。

虽然愣了愣,但是顾红妆很快便反应过来,立即行了礼,“见过五王爷,六王爷。”苏如鸢也连忙跟着顾红妆行了礼。

“两位姑娘不必客气,坐吧。”还是容季开的口,语气虽不冷淡,但却还是略带客气与疏离,还带了些探究看了顾红妆一眼。

顾红妆与苏如鸢坐定,安静了一会儿,苏如鸢显得有些紧张,眼神飘忽,不断地在偷瞄面前的人,顾红妆伸手握了握她的手,沁了些手汗。

“苏姑娘,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看见你。”

明明是温淳如明月映水的语气,却清凉淡漠。

顾红妆抬眸去看容诀,她知道,这一声苏姑娘是在唤她,只是这口吻在顾红妆看来,却是是冷了些,可又忽然忆起,面前这位王爷本就生性凉薄淡如雾。

“大病初愈,在府上待的实在有些闷了,便让鸢儿陪我出来走走,逛久了觉得腹中饥肠,于是便来香满楼,哪想到如此之巧。”顾红妆微笑,眸光却是淡淡的。

楼下的事情容诀与容季定是瞧得一清二楚,所以才会请她们上来,并且之后皇上所摆的酒宴,照苏晏所说,必是为了皇室的婚事,邀她上来定是有话要说。

容季看着顾红妆笑了笑,“昔日苏姑娘还未曾和五哥如此见外,现在怎么像陌生人那般冷淡,难道也是因为听了外面的一些闲言碎语而责怪五哥考虑不周?”

听到这里,苏如鸢忍不住嘀咕了一声,“难道不应该责怪?”

这里的人耳力都不差,更何况隔间如此安静,顾红妆拉了拉苏如鸢示意她莫要乱说话,又去看容诀和容季的脸色,幸得两个人的表情并未有什么变化,只是容季淡淡的瞥了眼苏如鸢。

“六王爷既已说了那是闲言碎语,絮娆自然是不会放在心上,不放在心上,又怎会责怪五王爷呢?不管怎么说,我都得多谢五王爷的救命之恩。”顾红妆顿了顿,又笑道,“两位王爷邀我们姐妹上来定是有话要说,不如开口直言?”

容诀微微眯眼,凝着顾红妆的眸子渐深,顾红妆心头一跳,这样的目光,到底还是抗拒不了,她有些艰难地移开了视线。

“苏姑娘多虑了,本王与五哥瞧见在下面发生的事,想必两位姑娘在二楼吃饭也不快活,所以便让小二邀了两位上来。”容季端茶细细品了一口,笑言道。

顾红妆没有和容季相处过,看不透容季是个什么样的人,是看似生性随意实则城府狠辣还是真的生性随意,但顾红妆知道一点,既是容诀身边的人,那便不容小觑。

“絮娆以为,两位王爷会开口问两日之后酒宴上皇上有意指婚之事,看起来真是絮娆多虑了。”顾红妆轻笑,垂首便不再看容诀与容季的神情。

这一餐,顾红妆吃的食不知味,苏如鸢也是浑身不舒爽。

在香满楼没待多久,顾红妆就和苏如鸢离开了,回到苏府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苏如鸢跟顾红妆道了别就回自己那儿去了。

顾红妆想起离开时容诀望向她的那一眼,让她觉得心慌。

“小姐今日与二小姐去了哪儿?”如画一边替顾红妆拆下头上的发饰一边开口问道。

这个小姑娘生的精致,又有一颗玲珑心,待顾红妆也是尽心尽力,顾红妆对她颇有好感,便笑了笑回答,“陪鸢儿看看首饰衣裳之类的。”

如画深深叹了口气,有些犹豫的开口,“小姐心里定是不快的吧,自从小姐醒过来以后,便时常独自一人发呆,如画自幼就伺候小姐,小姐是有什么心事吗?是因为外面那些谣言?”

“如画你放心,我没事,只是时常在想一些想不通的问题而已。”顾红妆抬眸与镜中的如画视线相对,宽慰之意明显,后像是想起什么吩咐道,“如果少爷来找我,不管什么时候,定要通知我,知道吗?”

如画点头应下。

逛了一整天,顾红妆也的确有些累了,褪去了衣裳便上床躺了一会儿,很快便入了眠。

像是做起了梦,顾红妆先是笑着低声呓语唤了一声容诀,但很快笑容隐去,额头上开始沁出冷汗,死死的咬住嘴唇,无声地喊着救命,然后一下子从床上起来,惊醒。

顾红妆立刻往自己身上看去,才恍然惊觉是在做噩梦,那浓浓的窒息感围绕着她,久久不散。

顾红妆闭了闭眼,缓过之后,双眸皆是一片沉寂,还有几分凉薄。

她对容诀,早已死心。

如画听见顾红妆的动静赶紧进来看她如何,顾红妆已经恢复如常,淡道只是做了噩梦而已,如画并未再多说什么,只是轻声说了句少爷在外屋等小姐。

顾红妆知道,定是她之前拜托他的事情有了眉目,倒是挺速度的。

着了衣裳,顾红妆便出去了。

苏幕卿正在屋子里来回踱步,似乎是有些焦虑不安,在看到顾红妆后连忙迎上来。

“姐,你猜的没错,顾红妆的死果然事有蹊跷,而且是那个柳潇荷干的。”

烛光蔼蔼,不算宽敞的屋子微敞开了窗,透了些月光进来,映照在顾红妆的面容上,她的双眼狠狠地盯着蜷着身子害怕的不敢抬头的人。

本以为苏幕卿只是查到了什么来通知顾红妆而已,却不曾想到苏幕卿派人追查此事得知真相后便干脆将人关在了沉湘阁的这间屋子里,这是柳潇荷自己的闺房。

苏幕卿威胁她,若是她敢出声或是找人来,那么他便送她去见官,柳潇荷胆子小,又顾忌苏幕卿的身份,她自然是什么都不敢说,有人来寻她也只有称自己身体不适敷衍了过去。

此时的房间里,便只有顾红妆与柳潇荷两人。

顾红妆敛去眸中发狠的情绪,低声开口,“柳姑娘,你最好如实相告,顾红妆的死是否与你有关?”

角落里的柳潇荷立刻摇头,否认道,“不……不是我,真的不是……”

顾红妆冷笑几声,用力的捏住柳潇荷的下巴对上她的眼睛,“柳姑娘,你若不肯说实话,信不信我也定有让你痛不欲生主动开口的方法?”

蹊跷

柳潇荷像是被顾红妆眼底的清狠给震慑住了,不知为何,面对这位容貌普通的女子竟生出几分怯意,就好像……好像当初面对顾红妆时一般。

这个想法立刻被柳潇荷摇去,顾红妆已经死了,她亲眼看见的,怎么可能呢?

“我说……我与顾红妆积怨已久,本来因顾红妆之容她便在沉湘阁更受欢迎,在我这里夺去了不少客人的钦慕,那日花魁大赛,她更是出尽风头,什么沉湘有女顾红妆,惊才绝艳世无双,那些男人,看中的不就是顾红妆那张脸吗?”柳潇荷讽刺地笑了笑,“说什么卖艺不卖身,是个雅妓,可谁又知道她是故作清高,眼高于顶,谁都不放在眼里,她那副身子,指不定被多少人糟蹋过。记得有一次,我便瞧见她与一名男子在床笫间抵死纠缠……”

柳潇荷对她的不满,顾红妆早就知晓,她的那些话,在她死前早就听过一遍,她已无所谓,倒是没想到她唯一一次与容诀做了过火的事情便被她瞧见。

容诀……顾红妆苦笑。

“我对你与顾红妆之间的个人恩怨不感兴趣,我只想知道,顾红妆的尸体在哪里?”

柳潇荷一愣,又赶紧回答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那日我虽站在门外,听顾红妆没挣扎多久,屋内的人就全跑出来了,说是顾红妆死了,我进去一看探她鼻息果然没气了,我心慌,便头也不回地跑走了。回去之后我一直觉得不安,害怕尸体被发现,所以只得找了几个大汉又回去想将尸体埋了,可是等我们去的时候,顾红妆的尸体已经不见了。”

“不要报官……求求你不要……”柳潇荷抬头哀求的看着顾红妆,梨花带雨的模样还真叫人生出几分怜爱之心,紧接着她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扒着顾红妆说道,“不是我想让顾红妆死的,是有人指使我……”

闻言,顾红妆一惊,“是谁?”

“是个男人,但我从未见过,看起来应该很有钱,他告诉我只要我弄死顾红妆,他就会给我一大笔钱,甚至不会让人查到是我做的……是我……我一时鬼迷心窍所以答应了他……”

顾红妆脑子里飞快的运转起来,她到底得罪了什么人,居然有人想要她死?她平时接触的人并不多,虽说在沉湘阁得罪过几位少爷,但也不至于至此,而且还是柳潇荷没有见过的人。

她的死,竟是因为真的有人想要夺她命。

顾红妆低头看柳潇荷,嘲讽与恨意显然,“就因你怀恨在心,便答应了那人,你不旦没有直接弄死顾红妆,反而想到了这样恶毒的方法,竟然找人轮*奸她,她不堪受辱便咬舌自尽,我说的对或不对?”

顾红妆深吸了几口气,心里气极恨极,即便柳潇荷说有人指使她要顾红妆的命,也改变不了顾红妆死前受辱之事。

没有人知道,当时的顾红妆有多绝望,唯一想到的办法就是死。

只有死。

顾红妆强忍住想要掐死柳潇荷的冲动,一瞥眼,便看到柳潇荷手腕上的镯子,那是上好的羊脂玉,顾红妆识得,上面刻了两个字‘子初’,那是容诀的字,是他赠予顾红妆的。

她明明对容诀已心死,却偏偏又是舍不得的。

从柳潇荷手腕上将镯子用力掰下,什么话都没有说便离开了,不顾身后女子的哭喊。

刚将门合上,顾红妆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为了防止有人过来打扰,顾红妆让苏幕卿守在院子里等她的,可是此时空落的院子里哪里还有苏幕卿的影子。

目光一闪,顾红妆便看到从屋檐上飞下来的人影正在向着她慢慢走来,她心头一凛。

那个人她也认得,聂祺骁。

聂祺骁走到顾红妆面前,恭敬道:“苏姑娘,王爷有请。”

依旧是香满楼,甚至是上次在这生了事端,与容诀和容季碰面的隔间。

顾红妆跟着聂祺骁来的路上,就一直在思考,聂祺骁为什么会在那里,是否听见了她和柳潇荷的对话,又或是……是为顾红妆而来。

聂祺骁退了出去守在门口,容诀一身白衣,悠然自得地坐着,却遮不住骨子里散发出来清贵气质,随手端起桌面上的清茶,微微尝了一口,馥郁的茶香满溢。

他眸子也没抬一下,淡声道,“苏姑娘,请坐吧。”

顾红妆应声而坐,又迟迟不见容诀有话说,她首先开了口,“不知王爷找絮娆来此是为何事?”

“事出有三。”容诀放下手中的瓷杯,拿起一旁备好的茶壶,往顾红妆面前的瓷杯中斟茶,一举一动都赏心悦目,“这杯茶,是为向苏姑娘道歉。”

“絮娆怎敢让王爷倒茶。”顾红妆心中了然,大抵就是为了之前容诀将她抱回府中,引来了百姓的闲言碎语。

果然,容诀接下来的话也证实了顾红妆并未猜测。

“先前是本王做事鲁莽,未替苏姑娘考虑周到,惹来了一些让苏姑娘名誉受损的谣言,但本王绝对并无冒犯之一。”容诀声线始终未变,将倒好的那杯茶递到顾红妆手中,道:“不管如何,本王是该道歉,这杯茶,就当赔礼道歉,望苏姑娘大人有大量。”

容诀的举动虽然看起来似乎是将自己的姿态放的颇低,但到底是天潢贵胄,眉目之间还是清傲。

他说的话句句在理,若是顾红妆不应下,倒是显得她不知好歹了。

顾红妆浅笑,接过纹理清晰的瓷杯,“王爷于我有救命之恩,而王爷却觉得有愧于我,既然如此,便功过两相抵吧,王爷不必再介怀此事。”

望着顾红妆将杯里的茶一饮而尽,容诀思虑片刻,似乎是在斟酌着如何开口,良久,他才缓缓道出第二件事,“明日父皇在宫中设了家宴,不逢节日,也无需要庆贺之事,众人都在纷纷猜测父皇此举为何,那日在此听闻苏姑娘说起,那想必苏姑娘定是知道了。”

那日在此顾红妆谈及此事,容诀和容季都未曾说什么,只是饮茶,顾红妆本以为两人都是不在意,没想到今日容诀却开了口,如此便不能装作不知道了。

“家父回家是曾提起过,皇上召家父进宫说了不少话,大概是听闻外面的谣言,有损皇家威严,所以有意赐婚与你我二人。”顾红妆如实道。

容诀看向她,目光深究,“苏姑娘对此有何想法?”

能有什么想法,如果她真的苏絮娆,那么定然也是只能遵旨行事,按苏絮娆的性子,哪里敢抗旨不尊?可她偏偏只是顶了苏絮娆的身体的顾红妆,她和容诀在一起的那段日子,的确很快乐很自在,她也曾抱有女儿家的幻想,若是嫁给容诀,那会如何。

但如今,她已心如死灰,不再对容诀抱有一丝一毫的幻想。

那是的顾红妆,如何能料到,现在会是这样的局面,她又能有什么想法呢?

容诀见顾红妆神色微愣,眼眶甚至有了微红的迹象,好像是想到她为何会如此,漠然开口,“苏姑娘是否想到了太子?”

这下顾红妆是真的愣了,抬眸不解地看向容诀,他这话的意思是……苏絮娆和容璟有些关系?

“苏姑娘不必讶异,你虽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但从小便因为一个偶然的机遇与太子相识。”容诀顿了顿,眸光变得深了些,“长大后更是和太子走得近些,父皇他们心里有数,皇后也希望你能与太子成婚,可如今却出了这样的事。”

原来竟是如此。顾红妆对于自己小时候八九岁以前的记忆都是一片空白,更别说现在多了些苏絮娆模模糊糊的记忆,混乱不堪,有时候顾红妆都会怀疑,顾红妆是不是真的存在过,她是不是疯了。

死后在另外一个人身上重生,说出去谁会相信?恐怕会将她当成疯子或者妖女抓起来,不是乱棍打死就是以火烧身。

她对苏絮娆的记忆并没有完全清晰,就像容璟,若不是容诀提起,她并不知道原来苏絮娆竟还与他有些瓜葛。

“王爷,婚姻大事,向来不由儿女做主。”顾红妆笑道,“更何况若是皇上真的有意指婚,絮娆一介女流,也定然不敢抗旨连累父母。王爷倘若对这桩婚事不满,可以私下去找皇上谈一谈,毕竟是父子,想必皇上不会太过为难王爷。”

言语之间的推托容诀自然是不会不懂,对于苏絮娆他是没有很熟,但好歹相处过,回答的这些话,跟他想象得多少有点不同,性子好像变得难缠了些。

“如此,那便听从圣意吧。”

顾红妆抬手握茶杯抿了一口茶,水袖遮住了神情,此时她心里是有几分无措,怕容诀提及这第三件事,若是她没猜错,这第三件事恐怕就是聂祺骁为什么不在其他地方而是在沉湘阁柳潇荷房门前带她来这的原因了。

“接下去,王爷是否想问絮娆为何会在沉湘阁调查顾红妆之事?”顾红妆微微笑着,先发制人总比太过被动的好。

提及顾红妆,容诀的眸子都沉了沉,眉目多了几分冷意,“苏姑娘最好如实相告,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不要试图找借口糊弄本王。”

本来她以苏絮娆的身份调查这件事已经够小心了,连找柳潇荷都是交代苏幕卿去做的,却还是被容诀抓了现行,要是那天在顾红妆的门前还有苏幕卿打掩护,那么今天,确是没什么借口可以再找。

但定然也不可能告诉容诀实话。

“颇觉可惜。”顾红妆叹了口气,面露遗憾,“絮娆与顾姑娘一见如故,哪里想到她就这么死了,想去沉湘阁了解一下情况,却不料那日遇见了王爷,但絮娆也听了些碎言,说顾姑娘之死事有蹊跷,所以找家弟着手查了一下。”

小说《嫡女绝艳惊天下》 第5章 香榭阁内 试读结束。

点击获取全部章节

光霁小姐姐点评:

《嫡女绝艳惊天下》的文章不够生动,细节描写有点少。故事本身还是不错的,继续努力吧!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替嫁嫡妃:太子滚开

替嫁嫡妃:太子滚开

她本是丞相府的嫡出小姐,却因为一个精心策划的阴谋而失去母亲,流落在外他是月华皇朝最尊贵的太子,因为利益不得已娶了丞相府的大小姐,虽无爱,但也能平心接受。一顶花轿,十里红妆,她成了他的妻,尊贵无比的太子妃她的清淡,她的机灵和无所谓,却一点点走进他的心谁知,一朝风云暗变,她竟不是她...
方圆
已完结 古代言情
鬼盖棺

鬼盖棺

一具女尸,一个敛尸人,一座村子,一场难以名状的死亡游戏:下一个就是你...
景朝尹
已完结 职场官场
诸天霸主

诸天霸主

他,被红颜设计,死于围攻。五百年后重生,她,相见不相识,她,相识不相认。每一次相遇,殊不知是世世羁绊,万年纠缠。 她,吾早晚要杀,神魔,吾早晚要灭,真相,吾早晚要查。 梦殊途,不回转,梦回还,终相见。为她,无畏无惧,鲜血浸染,铭刻伤悲,来世相逢,皆是你我心愿。 这一世,棋局,吾定破之,诸天,吾定掌之,原因,只为她。 若只能许下一个愿望,请让我回到你身边……...
已完结 玄幻奇幻
你不爱我的那些年

你不爱我的那些年

十六岁那年,夏云初遇见了许黎川。从此十年纠缠,他对她不屑一顾。二十六岁那年,她带着全部身家嫁给他。却被利用,走到家破人亡众叛亲离的绝境。当爱已成往事,他才深陷其中,执迷不悟,残忍掠夺。“许黎川。”她把枪口对准他的胸膛,“在你不爱我的那些年,我曾深爱过你。如今,我只恨不得你死。”...
已完结 总裁豪门
愿无岁月可回首

愿无岁月可回首

“本妃还能活多久?”“多则三载,少则一年余月。”...
如烟
已完结 古代言情
千面佳婿

千面佳婿

在音乐界,他是神秘的国手级别钢琴家。在书画界,他又是青年一代的第一人,将以书画界未来传承人的身份、作品出没于各大珍藏柜中。在商圈中,他更是让一线商人争相讨好的‘淼爷!’。在投资界,他是风标,他有着堪比鹰一样的敏锐目力,可以在数千风股中选出唯一赚钱的路。在饮食界,他可以是一个5A级西餐厅的主厨,仅仅一份牛排就能拍出百万天价的绝世厨师。在武修界,他更能吊打古老传承一脉。在中医界,他可以凭借一副金针让死人还阳!在学术界,他也是一个可以力挽狂澜的嚣张才子,在生活中,他也能是一个毫不起眼却又天定不凡的赘婿!...
阿X
连载中 都市异能
江山不及你一笑

江山不及你一笑

她是人人敬畏的巾帼女将,为他上战场,奋勇杀敌,却已有两个月身孕,他却不会准她生孩子,让她死在战场!...
棠糖
已完结 古代言情
吞天魂帝

吞天魂帝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诸神无道,视苍生如蝼蚁!”三千年前,一代妖孽叶开被圣庭围杀,身死道消,就连挚爱之人也为救他而死……三千年后,一个少年流着血泪从青铜棺椁中爬出!这一世,叶开誓要逆乱这苍天,杀上那圣庭,以心中怒火,手中长剑,焚天戮神!...
九帝
已完结 玄幻奇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