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江山嫡女谋详情
盛世江山嫡女谋

盛世江山嫡女谋

穿越重生 | 沈长歌, 慕珩 | 已完结
2021-03-03 12:47:21
推荐指数:
独家穿越重生小说《盛世江山嫡女谋》,主角沈长歌 慕珩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残生楼里的人见了这一青衣公子,颇为惊奇,来这里的人大都是宫里的太监公公,他们是为了低价买些奴隶,供宫里的贵族玩弄,眼下这细皮嫩肉的小公子是来干什么?沈长歌冷眸扫了一周,此处阴暗潮湿,只有昏黄的烛光,空气里遍布着血腥味,周围都是鞭打的叫骂声。有几个光膀子的男人手里拿着鞭子,随意打在那堆奴隶的身上。这里的奴隶们大都是从外地流落在京城的难民,或者从某些黑暗地带出来的“罪人”,他们无亲无家可依,被这残生楼给“弄”了进来,然后用武力迫使他们干活,或者低价卖给需要他们的人。
章节预览

反击

慕容府的侍卫来得及时,将二位小姐给救了上来。

谁也没想到好好的一出赏花宴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好在二位小姐都没有什么大碍。

李妍浑身湿漉漉的,狼狈不堪,她被丫鬟搀扶着,目光恶狠狠地盯着沈长歌,气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沈长歌故作关怀,道:“表妹,下次千万要站稳别摔了,你看慕容姐姐都被你给连累了。”

慕容惜身子弱些,她原本娇美的脸蛋此时变得苍白,眸子里若有似无的怨恨,可她是人美心善的相府千金啊,怎么可以失态?

即使在这个时候,慕容惜也要展现自己的“大度”,“妍儿妹妹,你快去换身衣服别冻着了,咳咳......”

沈长歌眼角一弯,闪过狐狸一般的精光,慕容惜可真是“善良”啊!

没关系,沈长歌会一层层撕开慕容惜的美人皮,让世人看看里面究竟是些什么!

......

赏花宴便这样结束了,沈长瑾故意没等沈长歌,一个人带着丫鬟坐马车回去了。

阿瑶埋怨道:“二小姐也真是的,一同出来的,就不知道等一等大小姐。”

“罢了。”沈长歌并不在意这些事情,她打量了一下四周,慢慢走上马车,然后和车夫悄悄说了几句话。

阿瑶不解,“小姐,你和车夫说了什么啊?”

沈长歌低声:“我让车夫换了条线路回府。”

阿瑶疑惑问道:“为什么不按原路返回呢?”

“我沿途看看其他风景。”沈长歌说完之后就陷入了沉默,李妍今日出丑,心里肯定郁闷怨恨,难保不会在路上设下什么陷阱。

回到沈府之后,已经接近傍晚了。

沈长歌没有直接回自己的房间,而是去了许老太太所在的翠春阁。

她深知要想在沈府站稳脚跟,首先便要收拢许氏的心。

许氏正在房间里喝茶,见了一素衣少女身影,便笑道:“长歌,这么晚了,你如何来了?”

沈长歌微微欠身,脸上立刻扬起适当的笑意,“孙女想着来看看祖母,又怕打扰祖母。”

许氏目光慈祥,“怎么会打扰呢?长歌,你坐祖母旁边。”

沈长歌点点头,坐在许氏身边,缓缓道:“孙女今日在慕容小姐的赏花宴上,见识了许多有趣的事情,祖母想不想听听?”

许氏来了兴趣:“哦?说说。”

沈长歌便绘声绘色地说了起来,前世里,她为了讨好南宫奕的母妃,也就是赵贵妃。赵贵妃的脾气很坏,特别不好相处,因此,她下了不少功夫,如今哄起老人来,也算是得心应手了......

房间里不断响起许氏开怀大笑的声音。

沈长歌与许氏聊了一个时辰后,许氏见天色很晚了,便让沈长歌离开了。

待沈长歌走后,许氏身旁的侍女绿萝道:“奴婢觉着,大小姐落水之后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许氏欣慰颔首,道:“是啊,近来这段日子,长歌这孩子懂事了许多,我看着总有些心疼。”

绿萝也眸露怜惜:“大小姐从小就没了娘,没人教养,之前难免长歪了,太过闹腾,好在现在长大懂事了,终归是招人怜爱的。”

提及沈长歌的生母,许氏的脸上露出几分哀痛。

当年沈易还是一个穷苦书生的时候,顾影怜便嫁给了他。

后来,沈易青云直上成为了首席太傅,原以为能过上好日子,没想到顾影怜却难产而死,沈易便把原是小妾的李如云抬作了正室。

许氏是个念旧的人,她总觉得还是顾影怜这个儿媳比较好,这李如云虽说是容貌美丽,手段精明,到底还是小家子气些,总是吹枕边风,让沈易给她娘家的亲戚在朝中安排差事,这点也正是许氏最看不惯的,奈何儿子宠着她,唉......

绿萝知道许氏在想什么,便顺着她的意道:“老夫人,奴婢多嘴一句,夫人有自己的亲生儿女,哪里会对大小姐真正上心呢?老爷平日里忙,也不管这些后院琐事。"

许氏深思了一会,吩咐道:“我看着长歌身上的衣服有些旧了,想必是缺了体己钱,你回头去我库房里拿些银子给她送过去。”

”是。“

......

慕容惜落水着了凉,受了风寒,在床上整整躺了一个月,心里怨极了李妍。

而李妍却是恨极了沈长歌,这口气出不去,她是无法安心的,想来想去,便去了沈府。

李妍的父亲是李如云的亲弟弟,因此,李妍与沈长瑾是自小长大的。

沈长瑾见了李妍,便拉着她说笑。

无奈李妍是一脸苦闷,道:“表姐,你怎么还笑得这么开心啊?”

沈长瑾一眼就看出了李妍的心思,打趣道:“落水之后还没让你清醒清醒吗?”

李妍咬了咬唇,恨道:“沈长歌陷害我,让我得罪了慕容小姐。”

沈长瑾的表情凝固了一会,笑容渐渐黯淡,沉声道:“你不觉得沈长歌变了许多吗?从前的她,就是我们手中的柿子,任由我们拿捏玩弄,现在......”

李妍摇头,她才没有想那么多,“沈长歌就是一个草包,表姐你想太多了。”

沈长瑾的目光望向西边,叹了声,“要对付她,可不能再轻举妄动了,如今祖母很喜欢她。”

李妍就是一个头脑简单行为粗暴的人,“我不管,表姐可要帮我出了这口气!”

沈长瑾心里暗骂李妍一句蠢货,嘴上道:“好了,我会帮你出气的。”

李妍这才满意离开了。

......

沈长歌站在不远处,看着花园里一红一紫两个女子。

记忆中,沈长歌贵为嫡长女,小时候却被沈长瑾和李妍欺辱过许多次,无人对她施以援手,谁让沈长歌没有生母疼爱呢?

这世态炎凉莫过于此了。

既然上天让沈长歌重活一世,她就不会再被这些小伎俩给陷害。

而且敌人已经出手了,那她还等什么呢?

是时候反击了。

十三岁之前的沈长歌被这两个人捉弄欺辱,现在的沈长歌就是一条蛰伏的毒蛇。

残生楼

这沈府表面看上去一派平和,暗地里却是处处凶机。

上次,沈长歌便是被李如云的婢女给推进了湖里,她深知李如云想要她的性命。

要想对付敌人,首先必得先保护自己的安全。

沈长歌抬起手臂,阳光照在她雪白柔嫩的手指上,换作前世的她,怕是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有这样好看的一双手。

从前的她,只能在刀光剑影之中嗜血而生。那双手摸惯了刀剑,粗糙无比,哪里会像现在这样呢?

只是眼前这双手,却是拿不动刀剑了。

而沈长歌身旁的这些婢女,阿碧阿瑶平日里倒也罢了,若是遇上个刺客之类的,又如何能保护她呢?

沈长歌估摸着自己身上这些银子,显然是不够去买一个武功高强的侍女。

不过她知道......有一个地方却是可以的。

夜里,沈长歌换了身男装,翻了沈府的墙,去了一个地方。

这个地方名叫残生楼。

残生残生,听起来就不是一个光明正大的地方。

残生楼,是京城里一个最下等的奴隶贩卖之处,沈长歌之所以知道这个地方,还是因为南宫奕。

说来可笑,前世的她,为了一个男人,做了那么多事,到头来却是一个惨死的下场,这辈子,再也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沈长歌初一踏入残生楼,便有一股子血腥味扑面而来,若是一般的闺阁小姐定是忍受不了这样的地方,但她却是面不改色,一步一步踏了进去。

残生楼里的人见了这一青衣公子,颇为惊奇,来这里的人大都是宫里的太监公公,他们是为了低价买些奴隶,供宫里的贵族玩弄,眼下这细皮嫩肉的小公子是来干什么?

沈长歌冷眸扫了一周,此处阴暗潮湿,只有昏黄的烛光,空气里遍布着血腥味,周围都是鞭打的叫骂声。

有几个光膀子的男人手里拿着鞭子,随意打在那堆奴隶的身上。

这里的奴隶们大都是从外地流落在京城的难民,或者从某些黑暗地带出来的“罪人”,他们无亲无家可依,被这残生楼给“弄”了进来,然后用武力迫使他们干活,或者低价卖给需要他们的人。

来者是客,这里管事的迎上来,殷勤问道:“公子,您来这是?”

沈长歌下颚微抬,手中折扇打开,往里面踱步,看上去对这里颇为熟悉。

她的目光在脏兮兮的奴隶身上打转。

奴隶之中,有一人抬起头望着沈长歌。

这是一张黑乎乎看不清长相的脸,唯有一双眸子,里面闪烁着复杂的光泽,那里面的仇恨如同一把刀,令沈长歌目光一凝。

只听见昏黄烛光下,一人声音清冽如泉:“就要她了。”

沈长歌付了钱,光膀男人朝角落走过去,对奴隶道:“小五,有人买了你。”

那个叫“小五”的奴隶被牵了出来。

管事的人多嘴,随口问了句:“公子,你买她是为了?”

这儿的奴隶,但凡是有点姿色的,便被送进烟花之地了,剩下的都是些丑陋的,他可不认为这位公子来这是为了女色。

沈长歌眸光骤然冷淡,“不该问的就别问。”她牵过小五手上的锁链,二人走了出去。

离开残生楼之后,沈长歌转过身,慢慢解开了奴隶手上的锁链。

奴隶的身子有些发抖,她瑟瑟地抬起头来,望着沈长歌。

沈长歌淡淡道:“我既然买了你,你就是我的人了。”

小五许久未说过话,声音甚是沙哑:“你解了我的锁链,不怕我逃走吗?”

沈长歌丝毫没有这方面的担忧,她摇了摇手中折扇,“你除了跟着我,还能有更好的出路吗?”

从残生楼出去的人,就没有活过一年的,他们这些奴隶,都是生活在世间最低层的炼狱,哪里还有生路可言?

小五已经对世间充满了绝望,再难再苦都体验过了,她低下眸子,跪在地上,“主人需要我做什么?”

沈长歌站立良久,而后亲手扶起小五:“人的双膝不是生来下跪的。”

小五神色惊异,在残生楼里多年,从来没有一个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

沈长歌又道:“以后叫我小姐吧。”

小五:“小......小姐为何选中了我?”

“我选中你,自然是因为你有让我选中的理由。”沈长歌选了小五,是因为小五的一身武艺,前世她练武多年,当然看得出谁有武功,她可不是因为发了善心。

沈长歌盯着小五的眼睛,一字一字道:“我需要你时时刻刻用命保护我,哪怕是你死了,也不能让我受伤分毫,这就是我买下你的原因。”

小五瞳孔收缩,说了一个字:“好。”

......

回到沈府后,沈长歌将小五安排在了自己身边,众人只当是大小姐添了一个丫鬟,也没多想。

小五其貌不扬,为人话也不多,平日里只跟在沈长歌身边,并不与阿碧阿瑶她们说笑。

本月十五,是西周的祈福节。

这日,李如云打算带上沈长瑾去静安寺祈福,因为许氏的明敲侧击,李如云不得不也带上了沈长歌。

今日去静安寺祈福的贵族夫人和小姐特别多,李如云唯恐自己和沈长瑾在贵族中失了面子,便特意打扮得十分张扬,头上的首饰和身上的衣裙都是顶贵的,唯独沈长歌是一身素衣,不施粉黛,看上去很是素净。

沈府母女三人下了马车,有小僧过来迎接。

周边的女子看见李如云母女,不由多看了几眼,只觉得她们二人身上金灿灿的首饰刺眼得很,这些女子都是达官贵族出身,一眼就看出那些首饰非同一般,可这里是佛堂,李如云母女打扮得如此花枝招展,真真是贻笑大方,有人窃窃说道:“真是小妾出身,丢人现眼。”

李如云还以为那些女子是艳羡她身上的富贵,更加得意洋洋了,殊不知她已经成了京城贵族女眷的笑柄。

沈长歌默默地将那些贵女的脸色揽于眼底,她对李如云道:“母亲,您比这些夫人真是雍容华贵许多。”

小说《盛世江山嫡女谋》 第11章 反击 试读结束。

点击获取全部章节

一只和宜呀点评:

写的非常棒!不仅感人,还写的非常有真实感,想得很周全!是我有史以来,看过最棒的一本穿越重生书!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非爱成婚:总裁大人求放过

非爱成婚:总裁大人求放过

她被父亲推到商业巨鳄宫墨寒的身边,接着她糊里糊涂的成了他的未婚妻。可是——她后来得知他跟自己订婚是为了保护他爱的那个女人。刚被取消婚约,他迫不及待的跟心爱的女人订婚。而她怀着腹中的骨肉落魄离开。两年后,她带着小包子风光回国。她被他堵在卫生间。“宫墨寒你混蛋!洛溪,这次我不会放过你了。”...
月七七
已完结 总裁豪门
孩子依赖性太强,妈妈怎么办?

孩子依赖性太强,妈妈怎么办?

今天,绝大部分父母可能都遇到这样一个难题,那就是他太过依赖父母,独立自主能力相当之差。这样的孩子长大之后,能否具备独立面对社会、养活自己的能力呢?很难说。希望本书能够给家有过分依赖父母的孩子的妈妈一些启示,并真正应用这些方法,从而培养有“资本”自立于社会的棒孩子。那样的话,孩子一生是幸福的,妈妈一生也会是真正不操心的。...
张振鹏
已完结 其它
废后不容欺

废后不容欺

传说她唐果儿不贞、狠毒、不知廉耻,是东陵国第一世家唐家的笑柄,身份尊荣却是废柴一枚,大婚之前丈夫赏她壮男十枚,再醒来,她已不是当初那个任人揉搓的懦弱嫡长女,渣男、装柔弱庶姐、阴险嫡母?看她一个个全都讨还干净!只是,那个美男一枚两枚,能不能离她远一点点...
南风知意
已完结 穿越重生
重生之逍遥仙尊

重生之逍遥仙尊

一代仙尊重生地球年少之时,却发现多了许多变故……上一世的遗憾,这一世不会再有,曾经的耻辱,必将加倍奉还!出师,即无敌!...
七月初一
连载中 都市异能
都市特种兵

都市特种兵

打算退隐的雇佣军首领陈天,带着救下的腹黑可爱小LOLI回到苏杭开了个旅馆修养,却不想卷进了地下世界争斗之中……且看一代雇佣兵王,如何携带众美在华夏如腾龙般崛起,威震世界!...
无冬夜
连载中 都市异能
超绝圣医

超绝圣医

林阳遵循母亲的遗言,去给别人做上门女婿,去装一个废物,为期三年。现在,三年时间结束了......
连载中 都市情感
异界御龙者传说

异界御龙者传说

一个异界血统无比高贵的男人的私生子,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异界御龙者的传说故事。...
五米秃佛
已完结 玄幻奇幻
都市古武仙尊

都市古武仙尊

出身显赫,但因为一场大变故导致林天从天堂跌落地狱,幸得贵人扶持,修得透视术,从此进入都市历练,斗恶徒,灭坏人,拳打扶桑,脚踩高丽,过上传奇人生!...
已完结 都市异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