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秘书不乖,厉总按在墙上亲详情
南秘书不乖,厉总按在墙上亲

南秘书不乖,厉总按在墙上亲

总裁豪门 | 南诗, 厉墨时
2024-04-21 17:05:54
推荐指数:
小说主角是南诗 厉墨时的小说《南秘书不乖,厉总按在墙上亲》,这本小说的作者创作的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拉链拉不上,怎么也不喊我们?”林绯雪探究地看着她,问道,“是谁帮你弄好的?”“我自己弄了好久才拉上的。”南诗平复自己的心情,解释道,“热的都出汗了。”林绯雪看着她,总觉得她有点怪怪的,但一时也说不出来哪里怪。梁太太却不疑有他,夸奖了她几句,急着就把婚纱给定下来。南诗对她的夸奖无感,一心只想着试衣间里的厉墨时,紧张的心情依旧没有平复。
章节预览

南诗 厉墨时的小说南秘书不乖,厉总按在墙上亲在线试读

南诗心里一惊,慌忙抓住厉墨时的手臂,对他摇了摇头,眼眸中露出几分惊恐之色。

“别出去。”她轻声道。

厉墨时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那眼神好像在问,她是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

“南芷晴在外面,你现在出去肯定会暴露的,麻烦你先在这躲一会。”南诗小声哀求。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就是林绯雪和梁太太的声音。

她们都回来了。

现在的情况更糟糕了。

“妈,梁太太,你们有看到墨时吗?”南芷晴穿着婚纱跑出来,一脸着急地问道。

“没有啊。”林绯雪摇头,环顾四周,也奇怪,“墨时他不是刚才还在这的吗?”

南芷晴跺了跺脚,气呼呼地道,“我进去试个婚纱的功夫,他就不见了,早知道我就不去了!”

“是不是有事回公司了?”梁太太笑着道,“厉总管理那么大的集团,忙点是正常的,要不你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一听说她们要打电话,南诗脸色一变,彻底慌了。

要是她们听见厉墨时的手机在她的更衣室响了,那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她看厉墨时还一脸风轻云淡的,急得额头上都冒出了细汗,也顾不得什么,直接伸手去他的裤兜里掏手机。

她的手在口袋里乱找,却不小心碰到了一个半软不软的东西。

这是什么?

南诗好奇地抓了抓,却发现这个东西在她手里变得越来越硬,越来越大——

厉墨时微微皱眉,垂眸看向南诗不安分的小手,嗓音异常沙哑,“你的手在摸哪里?”

南诗浑身一僵,这才意识到自己摸到了个不可描述的地方,脸上火辣辣的,马上就抽回了手。

“对、对不起,我是想找手机,你赶紧把手机静音……”南诗慌慌张张地说着。

厉墨时没有动。

南诗急的都快哭出来了,脸上也因为冒汗而红扑扑的,额前几缕碎发黏在脸上,看起来格外诱人……

看着,就让人想狠狠蹂躏一翻。

厉墨时喉结滚动了一下。

就在这时,他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嗡嗡嗡地响着。

慕时今松了一口气,原来,他早就已经调了静音。

外面的南芷晴打不通厉墨时的电话,跺了跺脚,“妈,墨时不接我的电话,你说他会不会已经走了?”

“不会的,墨时这么在意你,怎么会一声不吭就走呢,再等等。”林绯雪安慰道。

厉墨时在里面听着,长腿一迈,就打算出去,南诗见状,连忙把他按在墙上,抬手捂住了他的嘴。

“别出去,求你了!”

她的眼睛纯澈,水汪汪的,仿佛蕴含着满天星辰,尤其是求他的时候,有种想要狠狠按在墙上的冲动。

小手带着淡淡馨香,厉墨时唇角的笑意却越来越深。

他微微垂眸,就能看到南诗雪白的一抹沟壑,上面还有尚未消退的淡淡痕迹。

他的眼眸不自觉地深了深。

南诗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正在砰砰跳动着,又紧张,又不安……

“诗诗,你换好了吗?”突然,外面传来了梁太太的催促声。

“好了。”

南诗慌张地应了一声,松开了手,再次哀求厉墨时别出去,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婚纱,打开了更衣室的门,走到外面。

“换个婚纱怎么这么久?”林绯雪看她脸上红扑扑的,皱眉问道。

南诗强装镇定,“拉链拉不上,耽误了一点时间。”

“拉链拉不上,怎么也不喊我们?”林绯雪探究地看着她,问道,“是谁帮你弄好的?”

“我自己弄了好久才拉上的。”南诗平复自己的心情,解释道,“热的都出汗了。”

林绯雪看着她,总觉得她有点怪怪的,但一时也说不出来哪里怪。

梁太太却不疑有他,夸奖了她几句,急着就把婚纱给定下来。

南诗对她的夸奖无感,一心只想着试衣间里的厉墨时,紧张的心情依旧没有平复。

一旁的南芷晴看到南诗穿上婚纱的模样,嫉妒的眼睛都红了。

南诗的身材要比她好上太多太多,胸大腰细腿长,S形身材曲线,好像漫画里走出来似的。

不说她看了眼睛直,换作哪个男人看了不迷糊。

定下婚纱,几人便打算一起出去吃个午饭。

就在她们出门的时候,便看到厉墨时刚好从另外一侧走出来。

看到他,南芷晴的眼睛都直了。

一路小跑过去,牢牢挽住厉墨时的手臂撒娇,“墨时,你刚才去哪了?我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

“刚才在外面打视频会议,接不了。”

说这话时,厉墨时的目光却似有若无地盯着南诗。

南诗不自然地移开目光。

南芷晴倒也没有怀疑,“好嘛,正好饭点了,我们去吃饭吧。”

厉墨时嗯了一声。

附近有家中式餐厅,百年老店,吃的是正宗的本地菜,以清淡为主,基本上A市本地人,对这里都有情怀。

梁太太早就定了位置,五楼的VIP包厢,装潢精致典雅,中式韵味十足,处处都写着品味二字。

梁太太很贴心地让南诗先点菜,表面功夫做的很到位,看起来对她这个儿媳妇很满意。

包厢里开了空调,但还是有点热。

厉墨时脱了西装外套,又扯了扯领带,动作矜贵优雅。

“墨时,外套给我吧。”南芷晴殷勤地接过他的外套放好。

宛如一个温婉贤淑的好妻子。

“南太太,你们家芷晴真是太端庄贤惠了,一看就是你教育有方。”梁太太看着,笑着道,“厉总,这么好的妻子,你可要牢牢抓住啊!”

南芷晴一脸娇羞,“梁太太,你过奖了,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说完,偷偷瞄了厉墨时一眼。

厉墨时表情淡漠。

好像对这一切都没有兴趣。

南芷晴有些失落,突然眼尖地在厉墨时的脖子上看到了一抹抓痕,像是被什么挠出来的。

她脸色一变,有种不好的预感,“墨时,你脖子那怎么了?”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看向厉墨时的脖子。

上面一道细微的红痕十分明显,但凡是有经验地都看得出来,这个伤痕很不对劲。

就连南诗看的,也愣住了。

她忽然想到,昨晚自己被暗先生拽进车里的时候,也是在他的脖子上挠了几下,跟他的位置好像。

而且,厉墨时这个痕迹,还真有点像是被指甲挠出来的。

难道他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

这就有点刺激了。

厉墨时淡淡道,“被野猫挠了。”

“野猫?”南芷晴的脸色凝固了,这个说辞显然她是不信的,“哪里来的野猫?打疫苗了吗?”

“打了。”厉墨时吐出两个字。

“野猫的病毒很多,不能掉以轻心,一会我陪你去医院再看看吧,不然我不放心。”

“不用。”

厉墨时的语气仿佛有些不耐烦了。

南芷晴不甘心,想确定下到底是野猫挠出来的,还是女人挠出来的。

她还想再继续,但却被林绯雪拉住了。

“墨时是年轻人,身强力壮的,既然打了疫苗,那就不用担心了。”林绯雪笑着道,“芷晴,你就是太在意墨时,有点关心则乱了。”

林绯雪的手在底下捏了捏南芷晴,示意她不要着急。

南芷晴不敢多话,只能先听林绯雪的。

对于这种情况,林绯雪经验丰富,肯定会有更好的见解。

就在这时,服务员开始上菜,陆陆续续地端着菜走了进来。

托盘里的菜都是刚出炉的,香气扑鼻,色香味俱全。

清蒸海鱼很新鲜,上面铺着碧绿色的葱丝,淋了热油,鱼和葱花的香味被激发出来,令人食指大动。

可菜一上桌,南诗闻到这个味道,就忍不住反胃。

她刚想后退,胃里就一阵翻江倒海,连忙捂住嘴,“呕!”

以上就是南秘书不乖,厉总按在墙上亲小说的章节免费在线阅读,是由男主女主南诗 厉墨时的小说,全文故事情节紧凑、幽默、妙趣横生,作者文笔代入感强,让读者深深的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点击获取全部章节

是你的岚霏呀点评:

这么说吧 此书《南秘书不乖,厉总按在墙上亲》简单不做作,浅显易懂。情节紧凑,语句严谨。 老书虫觉得此文写的不错(*๓´╰╯`๓) 顺便说一下,大大,能不能更多点!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情深不及白首

情深不及白首

有些人注定是等待别人的,有些人是注定被人等的,叶清歌爱了慕战北三年,为他流了三个孩子,在她第四次怀孕的时候,他抽干了她的血,把她押上手术台为他最爱的女人换肾……...
小小鱼
已完结 总裁豪门
超级小农民

超级小农民

一文不名的农村半大小子、得到了隐居村里面一位神秘老人的传承,从而走上时运、得到邻居家守寡小媳妇的青睐、再到屯花、乡花、班花、校花、警花、女大学生村长的垂青、小小农民运气爆棚,攀登人生更雄伟的巅峰……...
六夕
已完结 都市情感
我的鬼界男友

我的鬼界男友

我怀疑自己得了神经病,因为一次爬山事故之后,我能看到奇怪的东西。天生倒霉,却没想到被炒鱿鱼之后,竟在一个古董街找到了一份高薪水的看店工作。老板还是个帅哥。BOSS疼我宠我蹂躏我,却没想到到最后卷入了一场阴谋之中……...
爆炒土豆
已完结 总裁豪门
娇宠前妻:爹地,妈咪又跑了

娇宠前妻:爹地,妈咪又跑了

霍氏集团总裁的老婆死了后,有人发现他从良了,不再沾花惹草,诚诚恳恳的带着儿子过日子。直到有一天,他新聘请的家庭医生上了门。“霍总,听说你那方面不行,要我帮你看看吗?”“我行不行,你不是很清楚?”霍总端着那张传说中已经从良的脸,目光就跟刀子似的。家庭医生落荒而逃。两个月后,家庭医生成功上位。“霍太太,你是怎么让霍总打开心扉的?走出对亡妻的思念呢?”“呵呵,很简单,娶一还送二...
Q.果果
已完结 总裁豪门
狱妻归来:老公请接招

狱妻归来:老公请接招

她在狱中生下一对龙凤胎,却又在迷迷糊糊中被人抱走。两年后,当她出狱,找到未婚夫,“凌,狱期满了呢,你说过只要我替你坐了牢,你就娶我的,对不对?”“傻子,你是坐过牢的女人,而我是成氏未来的继承人,你认为,我会娶你吗?”他的眼里满是嫌恶。跌跌撞撞回到家中,后母却一脸凶相的将她撵走,“死不要脸的,在外面偷偷结了婚还敢回来!滚回你的夫家去!”到了民政局才发现,自己户口上已被打上了‘已婚’的标签,老公叫路振伦,可是,路振伦是谁?...
琉水蒹葭
已完结 婚恋生活
薄总别虐了,夫人已经送到火葬场三天三夜了

薄总别虐了,夫人已经送到火葬场三天三夜了

两年婚约到期,薄南辞把离婚协议扔到沈襄面前。沈襄摸着一月孕肚问他:“真的要离吗?”薄南辞冷漠无情:“婉婉回来了,她救过我,我不能辜负她。”他只记得蓝婉月是他的恩人。而他不知道的是,她沈襄也曾在他生命垂危之际,割过一个肾救他。沈襄收下离婚协议,悄然离去。生产那天,薄南辞得知胎儿死讯,他只差没将沈襄挫骨扬灰。父亲公司垮掉,沈襄背负一身巨债,万念俱灰入狱,沈襄坐的囚车跌落山崖,生死未卜。那夜,薄南辞黑发变白,他抱着沈襄焦黑尸骨痛不欲生。多年后,沈襄结婚那天,薄南辞彻底疯掉,他牵着一双儿女冲去礼堂,当众下跪,当众...
石榴红了
已完结 婚恋生活
相爱已枉然

相爱已枉然

在失去之后,那些掩于岁月,见明不见暗的爱,才滚滚而来。愿世界上所有相爱的人,能彼此温柔相待。...
庭前花
已完结 总裁豪门
高嫁

高嫁

顾昙嫁入侯府五年,上孝顺公婆,下侍奉夫君,兢兢业业打理侯府中馈。阴差阳错之下得知当年夫君求娶真相,顾昙一怒之下招惹了那与她私怨甚深,恶劣至极的太子殿下。起初,萧暄心里有一百个想要弄死顾昙的心。后来,看着伤痕累累的顾昙,萧暄悔了。...
倦舞
连载中 现代言情